刚刚更新: 〔花式壁咚999次:九〕〔狐瞳〕〔美漫里的国术强者〕〔重生军婚:首长的〕〔十三骇人游戏〕〔掌门怎么办〕〔重生浪潮之巅〕〔星海大迁徙〕〔带个系统去当兵〕〔诸天之黑夜冒险王〕〔遮天道君〕〔三国之孙氏强敌〕〔神洲至尊〕〔我老婆的秘密〕〔厉害了我的原始人〕〔只宠你一人〕〔秦朝大帝师〕〔穿越成了小男太〕〔重生空间之全能军〕〔人生修炼手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324章 有多疼?比死还疼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不是对ll的不舍,温甜心早熬不到现在了……

    那种刺骨的冰冷真的好痛好痛,就仿佛在被刀不断切割的巨痛,让她很想要放弃。

    可是潜意识里仿佛有个稚嫰的声音在哭,叫她:

    “ll……”温甜心苍白的嘴唇抖了抖,一行泪水从眼角溢出来。

    头顶,一个凶恶的声音在说,如果她敢死,他就虐死她的儿子。

    温甜心全身剧烈地一动,睁开迷离的眼睛……

    罗雷低沉地看着她:“温甜心,我说到做到。”

    “你这个…魔鬼……”温甜心呛咳着,“你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你还是不是人?”

    罗雷寒着脸,搓着她的手心:“你都说我是魔鬼了,我当然不是人。”

    “你放开我……”

    温甜心觉得被他抱着都恶心。

    而且,当她发现自己全身赤倮着,而他也是赤倮的,这样紧密地贴在一起。

    她就恶心得要作呕!

    “你竟然……连一个将死之人都能……下得了口!”

    “别担心,你死不了。”

    “你好恶心!”

    “那你信不信,就算你死了,我还也不会放过你?”他阴狠地捏起她的下颌,吻上她的双唇。

    温甜心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任由他在她的口腔里嚣张肆意地狂吻着。

    她的眼里噙着泪水,发现自己多么傻,傻的悲哀。

    她根本是来白白送死的。

    罗雷不但不给苍狼解药,还不肯放过ll。她都要死了,他还欺负她,践踏她最后一丝尊严。

    温甜心手掌心凝聚着,努力地抬起手,在他的脸上打了一下。

    却是软绵绵的一下,轻轻拍在他脸上。

    罗雷攥住她的手腕:“看来你到这个时候还很有精力?”

    她真的好想打死他,跟他同归于尽就好了。

    可是她知道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我不求你别的……”温甜心目光发飘,“我死了……你就当做从来……没见过我……”

    “……”

    “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叫温甜心的蠢女人……”她泪光闪了一下,“也没有ll……”

    “……”

    “就当做ll不是……”她说话吃力,“不是你的孩子。”

    罗雷抓住她的头发,目光赤红的:“你没长耳朵?没听清楚我不许你死?”

    温甜心迷离地一笑。

    他总是对她这不许那不许的,好多的不许,好多的规则。凭什么她都要听他的。

    凭什么连她的生死他都可以决定?

    “你笑什么?”罗雷攥着她的肩用力摇晃,“我说不许,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

    “乖,这才像话。”

    “凭什么你说不许……就要听你的……”温甜心真的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连手耷拉在身上都觉得累,“这一次……我自己做主……你管不着……”

    她真的倦了,眼睛再次缓缓磕上。

    罗雷的心弦崩塌,他以为她醒了,就是彻底好了,她竟敢又睡过去?

    他残忍地撑住她的眼皮,却也阻止不了她的沉睡。

    “温甜心!”

    他震耳浴聋地吼了一声。

    难道这就是常人说的——回光返照?

    又是一拳狠狠地打在隔板上,他恼怒地震吼:“为什么还没到?!”

    “堵车……”

    罗雷凝眉看着窗外,这才意识到车听了好一会没有动静了,两边全是水泄不通的车辆。

    在z国,尤其是现在下班的高峰期,而且温甜心本来选的塔钟就是市中心,堵车太正常了!

    就仿佛盖头一盆冷水浇下来,罗雷从未有如此尝到挫败过。

    现在叫直升机过来也要时间,找人清理马路更要时间。

    而每一分一秒的时间,温甜心的生命都在流逝……

    罗雷捏住她的下颌,为什么他温暖了她这么久,她这具小身板还是冰寒的。

    不管他怎么捂都捂不热她。

    不管他怎么抱紧她,都要即将失去她了……

    她这么不听话,他要怎么惩罚她才好?

    他目光发空地盯着她半晌,脑子里仿佛有无数重的山,她的每一句话在他脑海中都回音地震下响着——

    ……

    罗雷抓住她,她想就这么走了,哪有那么轻松容易。他不会放过她的。

    他疯狂地打下座椅,平摊成小型沙髮,将温甜心放平……

    结实高壮的身体很快覆过去,笼罩住她。

    她就是他的,从他把她拎回去的第一刻,她就是他的私有物。

    生死他的,死也是他的。

    他的……

    温甜心的身体被重重占囿,她的身体用力地摆动了一下,撞在车门上。

    僵硬的身体,脸色如死去一般的苍白,双唇也俨然没有一丝的血色……

    可是那股强悍的力量,却撕裂开了她的身体。

    他毫不怜惜地欺负她。

    干涩让她瘦了伤,他一点也没有因为她快要死了而对她怜香惜玉!。

    他每一次的动静,都好像有针在刺痛他……

    逐渐,就有鲜血温润开来……

    她的血还是热的。

    罗雷捏起她的下颌,残酷地笑起来,用力啃噬了一口她的双唇,鲜血从她的唇上流出,也是热的……

    他用力地喰吸着她的唇瓣,品尝着她鲜血的甜味。

    就犹如一个可怕猖狂的魔鬼,身后的影子都要张牙舞爪张开血嘴来,将温甜心吞进肚里。

    所以,就连死神看到这一幕,都望而却步了么?

    温甜心的身体被他狠狠摆弄着,寒气在从身体里逼出。

    她觉得好痛啊,她是下了地狱了吗?

    是谁在用斧头一下下凿着她的身子?

    她好像闻到血腥的味道……

    “唔……”

    “温甜心……”

    “好疼……”她皱起眉,疼得小脸皱成一团。

    男人低语的嗓音响在她耳边:“有多疼?比死还疼么?”

    温甜心睫毛颤抖了一下,这是罗雷的声音!她死了他都要追过来吗?

    身体传来异样的感觉,巨大的痛苦过后,是一阵稣麻的感觉替换。

    他感觉她的身体不再是死尸,有了反应,会痛,会舒服,会出声……

    而且她苍白的脸,渐渐开始有了些血色。

    车內的暖气早就热得如同一个大蒸笼了。

    罗雷全身是汗水,粘稠地滴在她身上,抱起这块逐渐要被他捂热的冰,跨坐在自己腿上的姿势……

    温甜心被来回折腾着,身体开始热了,意识也跟着慢慢清明过来。

    同时,发现自己在遭受什么。

    这个混蛋真是没有下限了啊,这个时候都…

    他怎么会做得出来?

    “罗雷,你……”

    “嗯?终于舍得醒了么。”他凑过来,含住她的双唇,轻轻地描绘着她的伤口,“还冷不冷?”

    温甜心的身体暖了许多,果然嗳嗳是最有效出汗的运动——

    她这小身体才被折磨了十几分钟,已经开始细密地出汗了。

    她的脸色也在回阳,简直比送去医院挂药水儿还要有效!

    罗雷挑唇赞扬自己的机智,否则,等这蠢女人要等到送去医院,早就一命呜呼了。

    “放开我!”温甜心用力地在他的肩上打了一拳,“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你是我的女人,我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你。”他托着她的臀,上上下下的动着。

    不错,她的吼声这么中气十足,证明她已经脱离的生命危险。

    但是罗雷依然不敢大意……

    “不要……我不要你……”

    温甜心用力地打着他的胸堂,也小拳头开始有力气了。

    “你不是说我管不着么?”罗雷翻身将她压回去,“现在知道我管不管得着了?”

    “……呸。”

    “你敢呸我?!”

    “……”

    “温甜心,跟景泼泼学了不少泼皮的习惯。”罗雷捏住她的下颌,头发流着汗,狠狠地菗动着吓身以示惩罚。

    他的头发自从被温甜心糟蹋后,变成很短很短的板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