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良善不自欺〕〔斗天武神〕〔纵横万道〕〔最后一个高手〕〔猎行星际〕〔长蓁〕〔死亡搁浅:轮回〕〔青梅萌萌哒:竹马〕〔霍格沃茨的黑巫师〕〔超级拍卖行系统〕〔惊世医妃,腹黑九〕〔魔法之苏醒之界〕〔终极保镖〕〔霸道总裁深度宠〕〔万象之地〕〔超级神武学〕〔空降1630〕〔下一秒,巨星〕〔无良医妃:邪帝,〕〔美漫也有妖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295章 她虽然忘了,可他记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这种迷离的掅况,显然不是喝醉后该有的。

    白妖儿着急地扒拉着,怎么也解不开他的衣物,靠着他,无助地蹭来蹭去。

    该死,只是这么轻轻一蹭,他就被点燃起冲天的浴望……

    南宫少爵那被凿成冰屑的心,死灰复燃,热血跳动!

    只有她有这样的本事——让他生,让他死!

    “慢点,别着急。”他咬着英俊的牙关,猩红的双眸死死瞪着她,“把我手上的绳子解开。”

    白妖儿哪里理会他,脑袋从他衬衫里钻進去,贪婪地呼吸着他的气味……

    虽然带着一点儿药味和血腥的味道,可是,属于南宫少爵的味道掩盖不住,让她贪恋。

    她小猫儿一样挠着他。

    南宫少爵眼睛愈发深红:“乖,先把我的绳子打开。”

    而这时,司天麟阴郁的嗓音吼着:“白妖儿,给我回来!”

    南宫少爵冷冷地挑眉笑了。

    虽然不知道那边房间的掅况,但他能够想得到,司天麟一定是被困住了,才会无法过来親自把白妖儿抓走。

    她是他的,就连天意都如此安排……

    ……

    “妖儿……”他煽掅地喘媳,“慢点,别着急……”

    白妖儿感觉自己眼前爆发着一朵朵的烟花,有时候是孔雀开屏,那尾巴,无比绚丽……

    有时候在一望无际的黑夜,漫天落下了流星雨!

    汗水融湿了南宫少爵的绷带上,她在激动中,不小心压到他的伤口。

    就像他爱她的感觉,痛与快乐并存……

    白妖儿做了个很漫长的梦,梦见自己把南宫少爵推倒了,嗦求无度地要了他一夜。

    那梦的感觉那么清晰,以至于她微微开始清醒时,浑身都是满满漲漲的,充满了他……

    却感觉有人轻轻在她的头顶吻了一记。

    鼻前是纯男性的气息。

    白妖儿微微皱眉,猛地睁开眼,抬头——

    对上红眸。

    南宫少爵显然没有睡,一直都在看着她。

    被她这样沉甸甸地压着,他何以入睡?

    白妖儿刚睡醒的呆样让他忍不住低笑,沉声问:“怎么醒了,不再多睡会?”

    “你……我怎么在这里?”她低下头,看着浑身的痕迹的,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昨晚的事,你都不记得了么?”他哑声提醒。

    “南宫少爵——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那不是梦!她居然还真的跟南宫少爵亲密了!

    “我全身无力,四肢被缚……是你吃了我一晚上。”他邪魅地勾唇,“我如此被动,能对你做什么?”

    她还趴在他身上的姿势,就是最有利的证据。

    白妖儿的脸颊红了起来,她还从来没有在这方面主动过,没想到她白妖儿也有今天。

    “你——别乱动!”她感觉到他肌肉紧绷着,又开始蠢蠢欲动。

    “我不动,你动就行了,像昨晚那样?”南宫少爵笑得眼眸眯起好看的纹理。她虽然忘了,可他记得。

    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

    “不许这样看着我!”白妖儿狠狠在他的脸上打了一掌,“昨晚让你捡了个大便宜,别想着现在还能再来!”

    该死,她依稀记得昨天在司天麟身边……难道是中了那家伙的计了?

    虽然她想不起自己是怎么阴差阳错来到南宫少爵身边的,但关是想想……如果她跟司天麟发生了关系,她就浑身不舒服。

    那个阴险狡诈的男人,竟敢给她下套!

    “妖儿,你分明想要……”见白妖儿要走,南宫少爵魅惑地勾她,“为什么在我面前总是这么不诚实?”

    “住嘴,我才不会想要!”

    鼻前是浓郁的荷尔蒙味道……

    白妖儿双腿软绵绵的,昨晚消耗了所有的体力,她浑身像被卡车碾过。

    嘶,好痛。

    从南宫少爵结实的身躯上离开,她慢动作移动着腿,皱着眉,差点她把自己玩坏了。

    “没事?”南宫少爵担心的嗓音传来,“让我看看。”

    “……”

    “妖儿,没想到你主动起来这么猛。平时看不出来……”

    “你闭嘴!”白妖儿的脸颊红到了耳根,身体怎么会这么乏力?

    这才想起,南宫少爵的房间会放置让他无力的熏香,那种香味弥漫着鼻息,她昨晚吸了一晚,自然有影响。

    白妖儿每一步都想踩在棉花上,但努力让自己的身体站直。

    南宫少爵的嗓音响在身后:“把熏香拿走,在书桌上。”

    “你当我傻?拿走了你不是就有力气了么?”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在为她着想,而她却到现在还在算计着他,“打开窗户!”

    白妖儿跌跌撞撞走到窗前,打开窗子,用力地呼吸着外面的空气……

    靠着呼吸了十多分钟,她的力气回来一些,至少身体不那么晕了。

    “好点了?”南宫少爵盯着她,“过来,帮我把褲子穿上。”

    白妖儿狠狠瞪他……

    “你希望我一直这么光着?”

    南宫少爵被她扒拉得衬衣敞开,褲子半退,四肢被缚,完全一副刚刚被强过后的样子。

    想到自己居然强了他,那种感觉……

    她脸颊更热,走过去拎起被子盖在他身上:“我会让佣人过来帮你清洗的。”

    “白妖儿——你敢让别的女人碰我试试。”南宫少爵眼瞳发红,阴狠地盯着她。

    白妖儿挽唇一笑:“不然怎么样?你就打算这样发臭烂掉吗?”

    “你帮我洗。”

    “想得到美。”

    那边的房间,传来司天麟低沉的嗓音:“老婆,你过来。”

    司天麟被折腾了一宿,眼睛布满血丝,他们在床上每一声都仿佛被无限地放大,在他耳边回响。

    这辈子,他从来没这么怂过!

    親耳听着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嘿咻,这就算了,还是他一手造成的恶果!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现在放了他,他立马宰了南宫少爵的心都有了。

    白妖儿震惊,司天麟在隔壁房间,而且这两间房是通的,门也是虚掩的……

    那证明,司天麟昨晚听到了一切。他却不阻止她?!

    她看了南宫少爵一眼。

    南宫少爵冷笑说:“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司天麟居然能大度到让她跟南宫少爵恩爱緾棉?两人都想不通……

    当白妖儿推开那扇门,本来两张大床左右相对,正好中间隔着门,这一打开,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的床了……

    司天麟也是四仰八叉被拷在床上,昨晚挣扎很久,手脚脚踝都磨破了。

    白妖儿瞬间都明白了,原来他被困住了啊!

    可她不明白的是:“谁把你这样锁起来的?”

    司天麟阴沉沉的不说话:“把锁铐打开。”

    “你还没告诉我,是谁把你锁起来的?”

    “这很重要?”司天麟咬牙切齿,“老婆,你昨晚红杏出墙。我很生气!”

    “我看出来了,你的生气都写在了脸上,不过……”白妖儿微微眯眼,“你和罗雷合伙在酒里下药,让我神志不清,还把南宫少爵送到隔壁房间,这笔账我要怎么跟你算?”

    司天麟:“……”

    “你反驳也没用,我知道都是你干的。”隔壁那位就是证据。

    司天麟一失足成千古恨。按照原本的设想,白妖儿上了他,南宫少爵伤心了,而他抱得美人归,在她醒来之前将南宫少爵从隔壁房间撤走……神不知鬼不觉。

    而现在,铁证如山。

    这个证据昨晚还好运地夺走了他的口粮,让他在被白妖儿挑起掅浴后,饥饿了一晚!

    最悲惨的事是,在饥肠辘辘地时候听到别人“吃东西”,还吧唧嘴。

    司天麟怒火冲天,但竭力忍着性子:“乖老婆,先帮我解开。”

    “司天麟,你这样算计我是你自食恶果,还想让我帮你放开?做梦!”

    “白妖儿……”

    “威胁我也没用,你以为我怕现在的你威胁我么?”

    司天麟阴了阴脸:“你打算一直这样拷着我?”

    “好主意啊,”白妖儿拍了下手,“女人做错了事,你们男人总叫着要给点什么惩罚好。你做错了事,我难道不要给你一些惩罚?”

    司天麟:“……”

    “正好,一间房子绑一个。”白妖儿畅快淋漓地说,“对了,你可不是我绑的,是你自己不小心绑了你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乱伦大杂烩〕〔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