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奴〕〔神奇相术姜一〕〔大降头师〕〔重生完美时代〕〔无上升级系统〕〔无敌剑尊〕〔圣魔仙传〕〔长更入梦〕〔我家妹子是玉帝〕〔绝世龙帝〕〔绝世剑帝〕〔最强魂帝〕〔女友脑阔疼〕〔新白蛇问仙〕〔欢喜田园:捡个太〕〔先砍一刀〕〔重生之学院复仇商〕〔三世情缘诺不轻许〕〔剑泣魔曲〕〔阴气撩人:冥妻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294章 做她的奴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司天麟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小东西,酒量这么浅?”

    心里却在暗忖,这罗雷到底在酒里加了什么东西,连他这海涵的酒量,一杯下肚也有些飘忽,全身急剧地燥热起来。

    还好他酒量比白妖儿好,而且,喝得又不算多。

    踢开主卧的门,司天麟把迷醉的女人放到软绵大床上,忍不住,拨开她的刘海吻了吻。

    结婚后他们一直是分房的状态,今天终于能把她抱进这个房间,这张大床!

    体內升起一股难耐的亢奋,他从未有如此急切地想要一个女人……

    不知道是酒里药效的作用,还是今晚的白妖儿特别美丽迷人。

    他硬了。

    突然领带被扯住了,白妖儿全身燥热难当,胡乱地扯着他,手指从他的衬衣扣之间探進去。

    那手柔软无骨一般,软软地扫着他。

    司天麟感觉自己更硬更痛,几乎是立刻就要忍不住拥有她。

    可是时机还不够,还没有等到她的药效发挥后,她将他扑倒——

    如此一来,等她清醒了,截取城堡里的录影给她看,她才能哑口无言么。

    司天麟邪邪一笑:“小东西,你在摸我哪里?”

    “唔……好热……”

    “怎么热,我给你扇扇风?”司天麟明知故问,用手在她烫红的脸颊边扇来扇去。

    白妖儿觉得他就是一块冰,连手挥动都有冷气过来,让她好舒服。

    猛地抓住他的大掌,贴在自己的小脸颊上,她难耐地动着:“好舒服……唔……”

    软绵绵的声音,无疑是最强的催化剂。

    司天麟觉得自己腫漲浴裂,逐渐地把持不住。该死,这个磨人的女人。

    白妖儿微磕着眼,意识不是很清醒,面前男人的脸在恍惚着,一下很近,一下又很远;一下变成南宫少爵,一下又变成司天麟。

    “妖儿。”

    仿佛是南宫少爵低沉的嗓音在叫着她。

    她觉得全身稣麻,心脏也是颤栗着……

    司天麟看了看与侧卧相连的那扇门,早就在他抱着白妖儿进来之前,就打开了一条缝隙。

    于是,这边发出的动静和声音,都会清晰地传到那边去。

    白妖儿更急切地抚摸着他的胸膛,甚至一路向下,急切地在寻找着什么。

    她也不知道要找的是什么,只是本能的浴望在驱使他。

    司天麟低声一笑:“小妖精,你在摸我哪里?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

    “你再这么燎我,我可要忍不住欺负你了。”他的笑声在屋子里磁感地震蕩,“妖儿,老婆……”

    白妖儿恍惚着,又看到南宫少爵出现了,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

    这个媚药由于催掅的成分太重,会让人的脑袋进行幻想,就像吸食了海洛因一般,达到一种奇怪的境界。

    这种药不能多吃,吃多了,也会像毒一样上瘾!

    罗雷掌管着各种毒,要得到它太简单了。

    他没有告诉司天麟这并不是普通的媚药,而是毒药的一种——给的分量不足以让白妖儿上瘾的。

    “这么猴急的样子,我可是第一次见。老婆,你太可爱了。”

    白妖儿面颊烧红,钻在他怀里拱来拱去的。

    大床因此发出一阵激蕩的声音……

    吱呀,吱呀。

    司天麟看着门缝阴鸷笑了。

    她很想要,很想,药效在身体里发挥作用,全身每一处都在叫嚣着。

    “想要了么?”恶魔的邀请从地狱里发出。

    “嗯……”她被带着走,“我要……”

    “叫我老公,我就给你……”

    南宫少爵对她邪气匪然地笑着。

    白妖儿红润着双颊:“老公……”

    司天麟挑唇笑了,一双丹凤眼噙着满满的笑意,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他感觉白妖儿被药效逼得开始承受不住……

    白妖儿如云坠雾的,只想快点削减自己逼人的热气。潜意识里,她被药效驱使着,知道该怎么做才会让自己舒服。

    小手抓住他的衬衫,用力一带。

    司天麟怕压坏她,身体一侧,跌在她身边的大床上。

    白妖儿反被动为主动,突然跃起,扑到他身上,就要去剥他的衣服。

    司天麟实现查过这间卧室的摄像头都在哪儿,什么位置最方便照到一切,他挪动着身子,在大床正中心躺好。

    微微噙着笑意:“老婆,我准备好了。”

    白妖儿目光汹汹。

    “今晚,我是你的,任由你摆布。”

    说着,司天麟摆了个大字型,双手放置在头顶两边。

    而就是他这个动作,似乎感应都某个机关,大床四处突然发出机械的旋转声,扣锁声——

    司天麟就发现自己的手脚被扣住了!

    他眉峰微微一皱,嘴角的笑容顿时僵住。

    该死,罗雷竟然如此恶趣味,在大床里设置这样混蛋的机关。

    看来今晚他要真的忍受被白妖儿折磨了。

    “宝贝,快点……”司天麟浴火焚身,雄狮般的身体振起雄风。

    可就在这时,白妖儿觉得胃部一阵恶心,哇,的一声,就吐在了司天麟的胸堂上……

    一股刺鼻的味道襲莱……

    司天麟皱了皱眉,但碍于是白妖儿的,努力忍耐道:“老婆,别吐了,快把我的衣服脱掉。”

    白妖儿吐了一下,稍微有点迷糊的清醒。

    “我……去卫生间……”

    白妖儿跌跌撞撞下床,想上洗手间,脑子迷糊,热火焚身,她一直恶心想吐,很难受。

    司天麟眼见着她朝隔间的房门走去——

    “老婆,宝贝儿,我的小公主……你走错方向了……”

    “……”

    “白妖儿!”

    白妖儿全身衮烫,越来越靠近那扇虚掩的门。

    门缝另一边透着灯光,就仿佛打开那扇门,就会看到珍贵的宝藏……

    司天麟用力想要起来,身体却被手铐紧紧烤着,根本半分动弹不得。

    这一边,南宫少爵也被绑在床上,清晰地听到那边传出的每一个动静。从白妖儿跟司天麟恩爱的第一时间,他的心就像掉进了冰窟里,再一点点地被斧头凿成冰屑。

    ……

    白妖儿果然恨,親自安排这一幕,就为了报复他么?

    他的心里冷冻得一片荒芜,苍白的唇抿着,心底爆发出可怖的嘶吼。

    他为了她,从一个王者,自甘堕落到如此落魄的程度,愿意跪下来,親吻她的脚尖,做她的奴隶……

    而她给他的,却是一鞭又一鞭的刑打。

    他的眼瞳在灯光的映照下,红得格外诡异。

    就在这个时候,那扇虚掩的门,被白妖儿缓缓伸手推开了。

    南宫少爵浑身一震,没有预料她会过来,是来看他的笑话么?

    如果他现在能下地,能有力气,一定会将她吊起来打一顿!

    但只一瞬,他看到她迷糊的视线,她红得不正常的脸颊,他知道她喝了酒,但没想到她会醉得这么厉害。

    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拉住白妖儿,带着她往南宫少爵走去。

    一股巨力的吸引力,行程让她无法抗拒的漩涡。

    司天麟的低吼声在隔壁响起。

    该死,为了方便让南宫少爵观瞻这场肉搏秀,司天麟特别交代佣人不用看守南宫少爵。

    正因为如此,司天麟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没有一个下人会听到他的声音。

    白妖儿脚步不稳,走到床边。

    伸出手,触摸他的轮廓。

    眼睛,鼻子,嘴唇……

    忽然他张开口,含住她的指头,在她手指上就是惩罚地用力一咬。

    她敢这样报复他,他绝不会放过她!

    微微的疼痛却仿佛给予了白妖儿极大的朿激,她浑身不断地发热,越来越烫了。

    猛地扑上丨床,就开始用力拉扯南宫少爵的衣服。

    因为太着急,撞到他腹部上的伤口……

    南宫少爵微微扬眉:“白妖儿,你又是在唱哪出戏?”

    “热……”白妖儿浑身燥热。

    “你被下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