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兵王传说〕〔天皇巨星是怎样炼〕〔超星大导演〕〔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玩家信条之锦时少〕〔仙道隐名〕〔奶爸的娱乐人生〕〔重生之鬼界公务员〕〔战宠入侵〕〔次元法典〕〔咸鱼的自救攻略〕〔蚕食万界的饕餮君〕〔冰山女总裁的妖孽〕〔重生之绝世废少〕〔皇旗〕〔国民男神是女生:〕〔异世神王录〕〔混血八旗〕〔恶魔城的傲慢之子〕〔九剑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279章 她不会再爱他!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过没关系,司天麟手里有一枚最重要的棋子——白妖儿。

    她在他怀里,坦克若放大炮,或者碾过来,她会死!

    果然,坦克猛然停止前进。

    “我等你很久了,南宫。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

    “教父,继续我的婚礼。”司天麟勾起玩味的笑容,“我要按照正统的形式,再来一次宣誓。”

    神父哆哆嗦嗦,一把射机器低在他的腰上,他只好翻开圣经:“尊贵的司先生,无论贫穷与富有,健康与疾病,年轻与衰老,你愿意照顾她一生一世,永不离弃,娶白小姐吗?”

    “我愿意。”

    “白小姐,无论贫穷与富有,健康与疾病,年轻与衰老,你愿意照顾她一生一世,永不离弃,嫁给他吗?”

    白妖儿一瞬不瞬地盯着那辆威严的坦克。

    心在胸堂无节奏地跳动,越来越响。但她人却在司天麟的怀抱中!

    “妖儿,关键时刻怎么能神游?”司天麟惩罚地咬了下她的耳朵。

    白妖儿目光复杂极了:“我……”

    突然,坦克坚硬的壳盖缓缓开启。

    “教堂外有99架大炮,你敢答应他就试试!”

    “……”

    冷冽的男人探出身来,一双眼如火种,焚烧到白妖儿的心上。

    固然是他,南宫少爵。

    司天麟惬意地笑起来,唇色更为幽紫:“你终于舍得现身了,南宫。”

    南宫少爵的目光落在他抱着她的那只手上,目光绞杀如刀。

    白妖儿的心,却仿佛被他的目光切开……

    他为什么要出现?这种时候不好好呆在白美雪身边,来找她做什么?

    他不该来的!他来了,司天麟肯定布下了更大的埋伏!

    “把你的脏手从我女人的腰上挪开。”南宫少爵声音冰冷。

    那么多的射机器在他打开坦克盖的瞬间,同时上膛对着他。

    但是南宫少爵浑身散发出的气场,却威震全场。

    他严酷如阿修罗,毫不惧怕任何事物。

    “你的女人?”司天麟嘲讽地笑了,“她是我方才当着全世界人的面,娶过门的老婆。”

    “放开她,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

    “就凭你围在教堂外的99枚大炮?”司天麟撇唇,“你看看外面还有什么。”

    南宫少爵的蓝牙耳机里,时刻传来罗雷的汇报。

    教堂的天空上盘旋着几十架导弹飞机……

    两对军火交战,受伤的是无辜的人。而南宫少爵最不想在乱战中伤害的人是白妖儿,这一点司天麟相当清楚。

    “南宫,你最爱的女人在我的手里……就是你的命在我的手里。”司天麟的手,轻轻地抚摸上白妖儿白皙的颈子,“只要我稍微用力,你就死了。”

    “……”

    “所以不管你如何挣扎,你从一开始就输了。”

    南宫少爵的薄唇轻抿,面对着几十把射机器洞。

    白妖儿此时內心潮汐起伏:“你走。”

    “……”

    “我不想看到你,你立刻给我滚!”白妖儿大声骂道,“你来做什么,我最不想看到的人是你!”

    南宫少爵面无表掅:“你是真的不想看到我,还是担心我的安危?”

    白妖儿说不出话。

    “妖儿。”

    他低喃的嗓音叫她。

    只是叫她的名字,却好像抓住她的心来回揉躏般难受。

    他的目光深刻地看着她,就仿佛要把这么久没有见过的时间全部不回来。扫过她全身上下,看看她是否过得好。

    白妖儿大声说:“我叫你滚,你听不懂吗?否则,我会第一个杀了你。”

    一地的花瓣。

    “你要杀我?”

    “……”

    “我不信,你舍不得杀我。”

    “你滚!滚啊!恶心的人只会玷污的我婚礼!”

    司天麟紧了紧白妖儿的腰肢:“既然来了,怎么也要让他参观我们的婚礼,喝杯茶水再走么——”

    白妖儿表掅清冷,可是心里开始担心起来,司天麟并非泛泛之辈,他既然敢请南宫少爵来,绝对是有十成把握。

    忽然,有保镖应声倒地。

    紧接着,有一个保镖软倒过去……

    白妖儿这才发现,在装饰的鲜花里有雾状的气体放出来,而距离那大堂两侧最近的保镖会先吸入气体。

    “看来是药效开始发挥作用了。”司天麟阴森地笑着。

    南宫少爵眉峰一寒,虽然及时闭气,但也在不知不觉吸入了许多,身体开始无力。

    “你放毒?”白妖儿问。

    “只是一些让人四肢发软,失去力气的迷药罢了,对身体没有害处。”

    白妖儿的身体丝毫不受影响,眼前的肉墙却有好些已经身体软绵绵的往地上倒。

    “别担心,你醒来的时候我就让你喝过兑了解药的水。”

    当然,司天麟和他的贴身保镖也都喝过。

    南宫少爵眉峰微皱,他的手开始握不稳射机器……

    就算用力握住,也扣不动扳手。

    “下药是卑鄙龌蹉的手段……”白妖儿忍不住骂。

    “我不在乎经过,我只要结果。”司天麟轻声说,“再说了,你要记住你现在是谁的老婆,你站在哪一边?”

    白妖儿恨司天麟如此利用她。

    不管南宫少爵是因为什么来了这个婚礼,但是,他的动机都是因为她。

    所以如果他有事,就是她害的。

    “你要杀了他?”

    “你刚刚不是说要親手杀了他么,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好主意。”司天麟低声笑着,让保镖给了他一把射机器,将弹匣里的子弹都退出来,只剩下一颗。

    “曾经他在我胸堂的位置给过我一射机器,现在,换你帮我讨回来,好不好?”

    白妖儿全身撼动,恨不得对司天麟的脑袋上放一射机器。

    司天麟靠在她耳边低声说:“你知道的,我就是要让他难过。我们越幸福,他就越难过。而只有他越难过,他才能活得更长……”

    “……”

    “你是希望我一射机器了结了他,还是希望他活命?”

    “……”

    “若这一射机器我打过去,心脏,一槍毙命。”司天麟将射机器教到白妖儿的手里,“担心点,别一不小心把头对着我了。”

    他眉目含笑,笑容妖冶。

    那笑容却分明在警示着她:若妄想杀了司天麟,他身边全是保镖。杀不死他,南宫少爵必死!

    白妖儿的手心在发汗,低声:“司天麟,你太过分了!”

    “这是他的劫数。谁叫他当时不留掅面地给了我吃了子弹?”

    “……”

    “我这个人,一向有仇必报。”司天麟的眼中划过冷光,“去吧,他现在全身乏力,正是虚弱之际。”

    “是不是我还给他一颗子弹,你就放过他?”

    “当然。”

    “你不许骗我!否则,我送你上西天!”否则,她杀了司天麟再自杀。

    司天麟笑得眼睛盈盈:“我若要杀他,还让你动手做什么,反正都是死。让他那么早死,他怎么去感受我经历过的痛苦呢?”

    “……”

    “他一定不许这么快死了,我要让他一直活着,品尝我的痛苦。”他眼中的偏执衮烫。

    南宫少爵冷冷地看着两人親昵地耳语。

    司天麟每跟白妖儿说一句话,都仿佛恨不得要把她的耳朵吞進去……

    那么緾棉地拥抱着,而白妖儿的手里还拿着射机器。

    他额头上冒出冷汗,身体一阵阵的无力,让他连站立都快支撑不住。

    白妖儿深深看了司天麟一眼,又看向南宫少爵。

    他今天根本就是来送死的。

    是他一向狂妄自大,唯舞独尊,以为他的坦克大炮能战胜司天麟,所以才这么气势磅礴地出现?

    还是,他明知道他有可能战败,但不愿她嫁给司天麟,所以孤注一掷?

    白妖儿很想去相信后者,可是手臂上的伤口,在相爱街里他在她心上划的每一刀……

    她不要成为那么健忘的女人,不要再给南宫少爵伤害她的机会。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出现在这里,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她不会再爱他!

    白妖儿握着射机器,一步步朝南宫少爵走近。

    他微微眯着红色的瞳,翻身想要从坦克里下来,却有心无力。

    他想抱住她,告诉她他有多想她,她不在的这段时间,他被思念折磨得有多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