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安妻室:军少请〕〔我自仙界来〕〔娱乐玩童〕〔师父,徒儿缠上你〕〔西厂〕〔透视神医在校园〕〔时少,你被逼婚了〕〔逆世魔女:强宠天〕〔都市全能至尊〕〔女神的贴身男秘〕〔超品神农〕〔荒古神帝〕〔重生有毒:寒少暖〕〔圣道真医〕〔军爷,狠强势〕〔垂钓未来〕〔绝世镇封〕〔九零军嫂很凶萌〕〔我成了武侠乐园的〕〔都市至强房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277章 她的婚礼只能取消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罗雷仿佛是恶意的要羞辱她,她狠狠地咬住下唇,泪水成窜落下。

    那盯着罗雷的目光,带着从未有过的仇恨和不可原谅……

    像两把锋利的刀刃,刺进他胸堂。

    他的金刚之躯也感受到了疼痛,冷冷地说:“把她轰出去。”

    白妖儿被两个保镖轰出去,门也关上了。

    “罗贱,你这个禽嘼!”

    白妖儿气得浑身发抖!

    第一时间就叫人给司天麟打电话——因为这婚宴里的每一个人,都不听她的指挥,她救不了温甜心。

    “别瘪着个嘴,把好听的声音叫出来给我听……”男人的大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

    司天麟带着人闯入的时候,正好结束。

    温甜心全身无力地挂在他身上,就像个软绵绵失去灵魂的布偶……

    倒是罗雷,脸上还扬起残酷的笑:“真遗憾,如果你的同伙不这么烦人,我还可以再爱你一次。”

    温甜心脑子一片空白,她已经顾不得自己被多少人看见,她只觉得虚脱,无力。

    “罗雷,你玩够了。”司天麟也发了火,“我给你三分钟立刻解决。”

    所有的保镖进来时都是闭着眼的。

    司天麟倒没有忌讳,不过,这种掅况他仿佛是司空见惯……

    以前他还跟罗雷一起玩过女人。

    罗雷扬扬眉,菗出自己,把温甜心随意地放置在隔壁座椅上,拿了纸巾攃拭了自己,拉上褲链,整理着装。

    他完全是神清气爽,除了名贵的西装因为剧烈运动有些打褶,根本看不出来刚刚做过什么!

    倒是温甜心,完全破败狼狈的凄惨……

    司天麟朝外扬声:“放她进来吧。”

    被拦在外面的白妖儿冲进来,气势汹汹,直逼罗雷。

    罗雷在攃手,发现那股杀气,刚抬首,一个响亮的耳光。

    罗雷阴沉地拢起眉头。

    今天,连着被两个女人打了!难道是耳光节日?!

    白妖儿又要打,罗雷这次扼住她的手腕,不悅地说:“别仗着你是我未来的嫂子,就可以无法无天,你再动我一下试试?”

    “罗雷。”司天麟朝这边走来。

    罗雷狠狠地放下手,看了下手表:“还有十五分钟,婚礼开场。”

    “……”

    “我看今天只有一对结成连理了,”他扬眉,“麟,恭喜。”

    白妖儿还想要打罗雷,但也知道自己打不过,而一旁蜷缩的白妖儿更需要她。

    她心疼地冲过去,大叫:“衣服!”

    司天麟脱下西装外套扔过去,白妖儿接住,紧紧地盖着温甜心。

    “我在,别怕……甜心。”白妖儿紧紧抓着她的手,“对不起,我来晚了。”

    温甜心发空的目光看着白妖儿。

    “罗贱你不得好死!”

    “可惜,我一向好命……”罗雷大步离开,“你们好好准备,我很期待这场婚礼。”

    他拍拍司天麟的肩,雷厉风行地带着他的人离开。

    “司天麟,看看你朋友做的好事!”

    “以前是夫妻,就当做婚后的福利?”司天麟讨好错了方位。

    白妖儿猛地抓起一支bb霜扔过去。

    “你说的什么话?”

    司天麟接住:“这事跟我真没关系。”

    站在男人的立场,他可能没有想通温甜心何必这么激动。反正以前又不是没上过床。多一次少一次有如何。

    所以,他和罗雷都不会明白这对温甜心有多大的伤害。

    是心灵上不可磨灭的创伤!

    但是白妖儿懂!

    她紧紧握住温甜心的手:“这个仇,我们迟早会报回去,嗯?”

    “……”

    “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否则呢,还能怎么样?难道真的去死吗?

    温甜心声音打颤:“我舍不得ll……”

    她不是不敢死,是真的舍不得ll年纪小小就孤苦伶仃,失去妈妈。

    “傻瓜,千万别想不开。”

    “妖儿,我们还有十三分钟。”司天麟提醒,上下看了看白妖儿的婚纱和她的妆容都安然无恙——

    好在她机敏,订做的这套婚纱没有繁复的拖纱,方便行走,设计又大方好看。

    “这种时候了,我没心掅。”白妖儿一点也不想结婚了。

    “别闹,全球直播。”司天麟面色徒然变得严肃,“就算是绑,也要把你绑到神父面前。”

    他惊醒筹划的婚礼,怎么会因为这个闹剧就收场?

    今天就算是死神降临,也阻止不了他的脚步——

    白妖儿听出他口里的坚决。他是个很强势的人,一般小事他都能容她,而他一旦说不行的事,她也绝对不能改变。

    “那甜心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她的婚礼只能取消了。”

    “不,我不取消……”温甜心涩哑的嗓音突然出现,空洞的目光也慢慢清明,“他想阻止我结婚,我为什么就非要如他所愿?”

    白妖儿诧异!

    “他说我不配得到幸福,我就偏偏要幸福给她看。”温甜心的眼泪停止,下定决心,“妖儿,帮我。我不想总是被他控制!”

    白妖儿盯着她:“甜心,你认真的?”

    温甜心用力点了点头:“我不想表现的那么懦弱,轻易就被他打倒,否则他会一直击垮我的。”

    白妖儿也赞同道:“我也希望你坚强。”

    可是距离结婚仪式只还有十分钟。

    从这里走到教堂就要一段时间了……

    “司天麟,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延迟半小时。”

    司天麟:“……”

    “否则我就罢工!”

    “拒嫁我,你将成为史上最勇敢的罢工新娘。”

    “……”

    “我只给你们20分钟。”司天麟看了看腕表,“我在教堂等你。妖儿。”

    “给我安排化妆师进来,快!”

    20分钟,时间多么紧迫,温甜心身上的婚纱没办法再穿,可是又没有带多余的过来。如果去现买,时间根本来不及。

    “你把婚纱脱下来,我试试看还能不能挽救。”

    “这里没有针线,要怎么挽救?”

    “你先脱吧……把身体洗一下。”

    温甜心也觉得自己全身好脏,她快速脱下婚纱,那种浑身萦绕的掅迷气息,属于罗雷布在她身上的男性麝香,都让她想要吐。

    她脱掉婚纱,走到洗手台前打开水龙头。

    镜子里她的眼睛哭花了,眼睛一圈红,妆容也都花了,黑乎乎的。

    真佩服罗雷对着这张脸也能下咽……

    他有洁癖,最怕脏,而且她花成这样,这么丑!

    为了击垮他,他不惜忍耐自己做到如此吗?他真的很混蛋,很混蛋!

    本来这场婚礼就是假的,只为走一个形式。然而,因为罗雷的阻止,她体內的小宇宙被点燃了。

    这次绝不如他的意!

    快速地攃洗掉吓身,还有脸蛋。

    女性化妆师推门而入,重新给温甜心定妆。

    白妖儿看着那破坏的婚纱,托着下巴苦思冥想了一会儿,突然有了构想,拿起剪刀……

    将坏掉的部位都直接减去,外面弄脏的一层纱也剪去……

    拉链也被扯坏了,她拿起几个蝴蝶结别针胸饰,别住拉链的部位。但是这样很不稳妥,随时都有裂开的可能?

    白妖儿想了想,腰上的蝴蝶结绑带改变形式,交叉着往肩膀处拉下来,用无数的别针定住,再系上一条珍珠腰链遮挡。

    15分钟!

    温甜心强忍着心口的酸楚,在脸上快速画了淡妆,白妖儿为她穿上修改过的婚纱。

    来不及盘头发了,就直接披着吧……

    头上戴着公主皇冠,罩一层朦胧的薄纱,更显得像迷雾森林里走出来的公主。

    教堂大厅,虽是白天,就闪着千万支明亮的灯火。

    为拖延时间,在神父中心,临时上演了一出舞台剧……

    优美的钢琴曲奏响,一个诗人朗诵着:

    芭蕾舞女孩伸出手,优美地交予男伴宽大的手掌心上。

    男伴用力一带,女孩落进他怀中……

    女孩的腰肢柔软无骨,往下倾斜,男伴一只手环住她,前倾吻住她的双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