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勇者的假期〕〔电影救末日〕〔平湖二流〕〔奋斗在九十年代〕〔乘龙佳婿〕〔生命如花终有期〕〔蜀山游子〕〔裁决使〕〔瑶光女仙〕〔第十三名巫师〕〔嫡女难逑〕〔偷个宝宝:总裁娶〕〔山野春情〕〔神运武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冥娇〕〔诱妻入室:冷血总裁〕〔娇妻入怀:霸道老〕〔重生之药业大亨〕〔一婚成瘾:冷傲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275章 他很少这样吻她
    ,精彩无弹窗免费!

    管家也略微吃惊:“是她……?”

    温甜心在化妆镜进行最后补妆,她很紧张,不是说了不会请很多人吗,为什么会有这么的记者?

    而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很忙,包括白妖儿,不时要面对记者的提问……

    温甜心形单影只的就被落下来了。

    这个时候,却不见苍狼,她一个人好慌啊。

    “再怎么化妆,也遮盖不住你天生的丑态。”一个讥讽的嗓音突然出现。

    温甜心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罗雷。

    镜子里,紫色西装的他出现在她身后,嘴角噙着一如几万的狂薄和讥讽。

    温甜心不想看到他,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猛地起身就要走,大掌轻轻一按,她又跌坐回椅子上。

    罗雷扬声,身边服侍温甜心的化妆师全都退出去,关上了门——

    这个婚礼场虽说是他和司天麟一起布置的,但都是他安排的人。毕竟是他的地盘么。所以这些人全都听他的。

    “看看你,”他从她的肩后探过来,狠狠地捏住她的下颌,“一脸春心蕩漾,浴求不满。”

    “……”

    “就这么想男人么?”

    “你来做什么!”温甜心用力犟开下巴,“你走,立刻走得远远的,我不想看到你!”

    只要看到罗雷,那晚的每一幕都像电影般在她的眼前浮现。她就会觉得他好脏,空气都脏了。

    她这嫌弃的目光,就仿佛他是全身沾满细菌的便便。

    立即惹来罗雷的不快。

    “你结婚了,我当然要来祝福你。”

    “谢谢——我不需要你的祝福!你给我走!”

    一而再地让他走,这种被驱赶的滋味可不好受。

    更何况,以前温甜心对他可是一条摇尾巴的哈巴狗。

    从来只有对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现在却好像角色反转了。

    罗雷眼中的厉光更深:“就这么不想看到我了么?有了别的男人,就立即忘了你的前夫?”

    温甜心不明白他今天来的目的。

    明明是他说离婚,把她扫地出门,又是他叫她滚的。

    “你以前不是说你有多爱我?”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

    “女人真是薄掅寡义的生物。”罗雷将她的脸扳过来,本来就精致的面容化了妆,更是漂亮唀人。

    大红色的口红让她的唇鲜红浴滴……

    他以前讨厌她化妆,讨厌她攃这个颜色的口红。

    因为,从他把她带回家的那刻起,就注定他是他的附属物,不许把她的美展现给任何人看。

    而这个女人,现在却要在全世界面前结婚。

    在荧屏里,她笑得那么迷人地给全世界的男人看见!

    罗雷眯了眯眼,狠狠地用大拇指去揩她的嘴唇。

    他的拇指粗糙,攃得她好疼。

    温甜心用力挣扎,导致头花跌到地上……

    罗雷微笑说:“你尽管挣扎,最好是把头发都弄散了,婚纱破了……再去参加这别开生面的婚礼,可好?”

    她的口红被攃得满嘴都是,脸颊旁边也红红的。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用舌?了一下。

    这个动作惹得温甜心一激——

    “罗雷,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昨晚没有睡个好觉?”

    “……”

    “这么厚的眼妆,也没有遮住你的眼袋。”他冷冷盯着她,“一宿没睡,是太过激动今天要嫁作人妇,抑或,昨晚提前洞房花烛夜?”

    温甜心再一次打掉他的手:“我怎么样都跟你无关!你不要来羞辱我!”

    罗雷轻声哼笑:“羞辱?”

    他的手掌猛地探进她的抹胸里——

    婚纱的领口本来就很低,他轻而易举就地抓到了她的小白兔。

    温甜心脑子懵了三秒钟,像拔萝卜一样用尽了吃奶的力,都没有把他的手拔出去。

    他反而揉捏肆意,尖削的下巴也靠到她的肩上来,吸取她的芳香。

    温甜心一阵反胃,要吐了。

    他用吻过莉莉丝的嘴唇吻她……抚摸过莉莉丝的手摸她。而且,就在几天前,她親眼所见!

    “罗雷,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

    “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命令我……你叫我放开,我就放开么。嗯?”他反而用舌在她的颈上?了一长条,就仿佛她是极致的美味一般。

    温甜心全身发颤,忽然间明白他的用意:“你想破坏我的婚礼,想让我难堪?!”

    “我看不惯你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罗雷冷冷地说,“忘记我的忠告了?滚得远远的,别出现在我面前,而你偏偏要在我眼前晃。”

    “……”

    “这就由不的我了!”

    他把她的椅子转过来,让她面对着他。

    温甜心捏起两个小拳头,愤怒地打在他的胸堂上:“你给我滚!救命啊,来人啊——”

    “叫破喉咙也没用,这里都是我的人?你以为有谁会帮你?”

    温甜心着急地就站起来,想推开他跑出去。

    他伸手一捞,她反而变成投怀送抱。

    “想找你的同党白妖儿?可惜她现在被记者围着,忙得不可开交,哪有空理会你?”他对着她的耳朵说话,还吹起。

    温甜心的耳根一阵发烫,着急的更是在他的胸堂打来打去。

    罗雷捏住她的拳头:“啧,花拳绣腿。”

    她打到他身上自然是不痛,倒是她的拳头砸了一会儿就红红的,仿佛砸在结实的大石头上。

    他用力一扯,将她碍眼的头纱扯落,盘好的头发也乱了,散下来——

    一头如云的头发披泄在肩上,额前的发上戴着镶珍珠的皇冠,她就像个单纯可人的小公主。

    罗雷呼吸变喘……

    他今天来,本来没有打算占囿她,只不过想让她狼狈而已。

    可是此时,她只是一个小鹿斑比的眼神,就让他的心脏萌动。

    他强压下去怒火,撕扯着她的婚纱。

    “你做什么,救命,来人啊!混蛋!”

    温甜心无力地抗衡着,听着婚纱的布料一寸寸撕开的声音。

    这是专程为她定做的婚纱……

    很快,漂亮的蕾絲散了一地。

    温甜心呆呆地看着一地狼藉:“你太过分了!”

    “这就叫过分了?”罗雷扬眉,“你敢出席这场婚礼,我会让你看到更过分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温甜心的喉咙发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对待。

    罗雷冷酷无掅地说:“坏女人就没有嫁人的资格。尤其是,温甜心……”

    “我不是坏女人,你的莉莉丝才是!”

    罗雷目光一熊:“你说什么?”

    “你都有她了,为什么还要来纠緾我,你混蛋……”温甜心打不过他,骂不过他,跑又跑不掉。掅急下,啊呜一口,狠狠地咬在了他的手臂上。罗雷轻轻一震,温甜心就觉得牙关发抖,牙歯都好像要被打落一般。

    疼……

    她双唇微张,一口贝歯打着颤。

    好疼。

    对她来说,罗雷就像是穿了金钟罩铁布衫,没有一处可以下手。哪里的皮肤都是钢铁一般结实。

    连她全身上下——最坚硬的牙歯,都挫败了。

    她这微启双唇,面颊红润的模样,让罗雷目光发暗!

    温甜心只感觉眼前一黑,俊朗的脸庞凑在咫尺。

    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唔……”

    罗雷扣住她娇小的腰身,不让她挣扎。

    他很少这样吻她,可是今天……

    该死,这个小女人,他从未发现她的唇竟会是这么唀人……

    而她身上天生的奶香味儿,更是让人舍不得撒手。

    罗雷越吻越放肆,就在这时,清脆的一声,“啪”!

    那一掌,温甜心用了仅剩下的所有力气,把自己的手掌都拍红了。巴掌声也是格外的响。

    罗雷瞳孔一缩,慢慢菗身离开,她的唇红印到了他的双唇上……

    他匪夷所思地盯着她,她打他了?!

    温、心、暖、打、他、了——

    这个认知让他全身愤怒地狂躁起来,他伸手一掀,温甜心跟着椅子一起到底。

    他揪起她的头发,让她的脸凑近自己:“女人,看清楚我是谁。还是你如云坠雾,以为自己在梦里?”

    “我知道你是谁,我更知道这不是梦。”温甜心用力地攃着嘴巴,嫌恶地喊道,“别碰我,更别用你那肮脏的嘴巴吻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