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取经路〕〔灵气复苏时代的虎〕〔校园全才保镖〕〔斩灵台〕〔娇娇女拯救计划[快〕〔医学萌妻升值记〕〔网游之最强法王〕〔婚宠无度:总裁大〕〔医等狂兵〕〔我就是大德鲁伊〕〔诸天仙魔〕〔战争姬〕〔重生之胆大包天〕〔无常渡厄〕〔我真的不能修炼〕〔勇者斗魔神〕〔放浪形骸歌〕〔魔鬼进化系统〕〔美漫之诸天仙武〕〔幻城轮回千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264章 那些伤痛永不可忘!
    ,精彩无弹窗免费!

    “……”

    “这个世界容不下你,你为什么要活着?”越来越残忍的话从她的嘴里吐出。

    南宫少爵像被打蒙了一样,眼睛空洞洞的,连声音也是空洞洞的:“你想让我去死?”

    “对,我想让你去死,你去死,永远地从我的世界里消失,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

    “怎么,你怕了吗。你不敢死吧?”

    南宫少爵咧起红唇,恍惚地说:“我不相信你舍得我去死。”

    “……”

    “白妖儿,你舍不得我去死。”

    “如果我在你面前,我一定会親手杀了你。”

    “我欢迎你来杀我,”他报出自己的酒店地址,“我在这里等你。”

    “……”

    “除非我死了,否则这辈子我的身和心都是你的,你休想摆脱!想要扼杀我的爱,只有一个办法,让我的心脏停止跳动。”他残酷嗜血地说,“我的命是你的,听清楚了么?结束我爱你的唯一办法,只有你能做到。”

    “……”

    “你什么时候来杀我?”他阴测地问。

    白妖儿苦恼地抓住头发,就仿佛有他化身鬼魅,就站在盥洗间外的窗口上看着她。

    睁着那一双如血的瞳孔——

    “你不要逼我,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吗……”

    “那就来杀我,白妖儿!只要你一天舍不得杀我,那就是你爱我,你需要我!”

    “南宫少爵,你别逼我。你把我逼急了,说不定真有那么一天。”

    如果真的杀了他,才能一了百了,她也想动手杀了他。

    南宫少爵阴鸷地冷笑:“我期待那一天。你每天这样折磨我,倒不如了解了我。妖儿,只有你才有办法结束对我的折磨……”

    爱她爱到把自己都折磨疯了。

    他也想结束,恢复到没有认识她之前的人生!

    “如果再让我看到你,我一定毫不犹豫……杀了你……”

    说完这句话,白妖儿仿佛耗尽了最后的力气,猛地将手机扔出去。

    南宫少爵沉静地站着,握着断线的手机,长久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这个女人就是有这么本事,轻易就将他的灵魂全部掏空了。

    威尔逊在健身房里找到南宫少爵,看到他近乎自虐的方式将所有健身器材统统来了一遍……

    汗水跟下雨一样滴淌,浸湿了地毯。

    最后他停止在拳击运动上。

    没有戴手套和护膝,膝盖和指骨却不断地打在沙包袋上,倾尽全力地压榨掉全身最后一丝力气。

    仿佛白妖儿的嗓音变成回音,在他的耳边不断地回响……

    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他的嘴唇干燥裂开,汗水滴过刚毅分明的脸庞,而被沙袋磨得鲜血淋漓的手骨,更是手皮都翻了出来,鲜血糊了一手都是。

    终于又是一击……

    沙袋沉闷地晃了晃,破了个大洞。

    沙子全部倾泻在地上,他没有踩稳狠狠地摔到地上。

    脑子震蕩着,仿佛看到白妖儿站起他面前,微笑地伸出手:

    他伸手想要抓住她,握紧了手却是燥热的空气。

    她到底有怎样的魔力,会让一个人连爱都如此上瘾。自甘堕落地在痛苦里煎熬?

    南宫少爵凄狠一笑,终于眼圈发黑,失去了知觉。

    “少爷!少爷……”威尔逊立即拨打电话叫医生……

    白妖儿背靠着墙壁斑驳下落,蜷缩着抱住膝盖好久。

    目光呆滞地看着手臂上已经结痂愈合的伤疤——

    那些伤痛永不可忘!

    在洗漱台找到一把剃须刀的刀片,对准胳膊……

    鲜血顺着雪白的肌肤滴淌,疼痛蜿蜒。

    温甜心这边,白妖儿才离开去打电话,就有佣人拿了扫帚和撮箕过来,将一地散落的积木全都清理了,准备扔掉。

    ll抱着几块积木摇头:“不要,不要!”

    这是麻麻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他这些天来的新宠。

    只要有空,他就玩着这些积木,摆出不同的形状,再去妈妈那里讨夸奖。

    温甜心听说,小孩子拼积木有利于智力发展。

    他会辨认颜色,形状,数字……

    温甜心忙走过去问:“为什么要把ll的积木扔掉?”

    “对不起,这是少爷的吩咐。”

    “这些都是新买的,是我送给ll的生日礼物。你也欺人太甚了吧!”

    “我只是听令行事,有什么问题,你去找少爷。”

    “麻麻,礼物……”ll求救地看着妈妈,这些积木都是他的宝藏,少一块都要心疼的。

    现在全部被簸箕打怪嘼一口气吃掉了,他着急起来。

    温甜心安抚着ll:“宝贝等等妈妈,我去找爸爸评评理。”

    明摆着罗雷就是故意的,他心掅不爽,就对儿子间歇发泄。

    从来没见过世界上有这么烂的爸爸。

    温甜心很不想去找罗雷,可是看着ll可怜巴巴的期待眼神,只好硬着头皮上二楼。

    在书房里没找到,佣人说他在主卧。

    温甜心敲敲门,没有人理,就打开房门,奇怪呢,卧室里并没有人,但是灯却亮着。

    “罗雷,你在吗?”温甜心提高音量,“我要进来了?”

    主卧有自带的书房,也许他在这个书房里面呢。

    温甜心走進去,书房倒是也亮着灯,却也不见人。

    她从书房里出来,突然,卫生间的门打开,罗雷全倮出境。

    温甜心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你……我……”

    她忙别开脸:“我没有听到卫生间传来水声。”

    罗雷颈子上挂着条毛巾,冷冷地攃着头发,倒意外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出现在他房间。

    温甜心的脸红到耳根了,极力别开:“我刚刚敲了门的,你没有应我。”

    “所以?”罗雷挑了眉,“你就可以擅自闯入一个单身男人的房间?”

    “这也是我的房间啊!什么叫擅自闯入?”

    “你的房间?”罗雷又是挑了眉,人已经站到她面前了。

    天,他根本没穿衣服,挨她这么近。

    他洗过澡后的清新香气还在她的鼻子前萦绕。

    温甜心的下巴被拧过去,对上罗雷讥讽的笑容:“你大概忘了,你早就被我扫地出门了。”

    “我……没忘……”

    “那是如何?”他冷声问,“一个即将结婚的女人,却半夜跑进我的房间,有什么企图?”

    “我来找你,是想问积木的事……”

    “借口,”他冷寒地说,“你分明是来引唀我的。”

    引唀?

    可是她什么也没做啊!

    “温甜心,我真是小看了你的本事。以前以为你保守古板,是个思想很简单的女人。现在才发现,你在男人间游刃有余,床上功夫也很有一套吧?”他捏起她的下巴,“在我身边装了那么久,连我的眼睛都能瞒过,你功力不小。”

    “你在说什么?”温甜心拿开他的手,“对不起打扰了,我现在立刻就出去。”

    该死,都是她冒冒失失的,为什么要走进来。

    她难道忘了这不是她的房间,就不能再随便出入了吗?

    以前在这里住了太多年,太习惯这里的一切,所以才没办法把自己太当客人。

    她才要走,一只手攥住她的胳膊:“浴擒故纵?浴拒还迎?”

    “……”

    “还是被识破了动机,没脸呆下去了?”

    温甜心像被踩到尾巴的狐狸:“你冤枉我,我才没有!”

    “没有那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我都说了,是你让佣人扔掉ll的积木。那是我买给他的生日礼物,你有什么权利?”

    “就凭我是他老子,他现在的法定监护人,我想如何就如何。”

    “……”

    “而你,送他每一样东西,都要问问看我同不同意?”

    “你根本是强词夺理,你野蛮人!”

    “我野蛮人,那你是什么人?你是只野鸡吗?只要看到男人就蹦跶?”罗雷扬起浓眉剑目,忍她太久,真是忍无可忍了!

    今天,可是这个女人自己送上门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