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神魔之并肩星〕〔不准吃狗肉〕〔冥媒正娶:霸道冥〕〔拳皇梦之流年〕〔那些热血飞扬的日〕〔龙刺兵王〕〔钢铁之序〕〔万千位面交易所〕〔武神碎影〕〔深红主宰〕〔孤独唇语〕〔我变成一只右手〕〔魔鬼主教〕〔重生九零婚然天成〕〔位面书屋〕〔绿茵天骄〕〔清宫冷妃:臣妾做〕〔神偷土地爷〕〔仙门甜妹:男神,〕〔悠然种田:夫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248章 是我们少爷要见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翼惊恐地看着他:“少爷是要拿走我的……”

    他用力撕开她的bra,眼角眯起阴狠促狭的笑意:“别担心,我怎么会毁灭我的福利?”

    “……”

    “子宫,”他阴冷说,“你不会再有孩子,更不会成为妻子。时刻记住你的身份,你的职责是什么。”

    小翼身体一瘫,就要跌坐在地上。

    他拿走的,是她对他所有的希冀和期待,间接是拿走了她的命。

    司天麟邪笑,所有给予他伤害的人,他都不放过。

    南宫,im ing。

    ……

    夜晚,厨房里传来浓郁的香气,温甜心还是改不掉親手下厨的习惯。

    做食物对她来说是一种亨受和乐趣。

    白妖儿在旁边帮忙负责下手,不时递个盘子和作料瓶什么的。

    “这些都是宝贝最喜欢吃的菜了,”温甜心高兴地说,“我走的时候宝贝还圆乎乎的,才多久,脸都瘦了一圈……一定要多给他补充营养。”

    “一餐补了有什么用,还是要想办法把孩子带出去。”白妖儿低声说,“你只要负责让罗雷同意我们单独带孩子出去,其它都交给我来办。”

    白妖儿猜测南宫少爵会从温甜心这条线来查她们的下落。

    此地不宜久留……

    她们要尽快离开才行。

    一盘盘菜摆上桌。

    楼上传来佣人惊呼的声音:“小少爷,你别乱跑,要跌倒了。”

    ll冲到走廊上,看到正好从餐厅走到客厅,准备上楼去叫宝贝起床的温甜心。

    他原本还焦虑的脸蛋扬起笑意:“麻麻!”

    小家伙哭久了实在太累,回到家后再也抵不住困意睡着了。谁知道醒来后没有看到妈妈,立即焦急了。

    温甜心的甜心暖的……

    这种被重视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活着是有用的,被需要的感觉正好。

    就在这时,玄关口响起动静,罗雷也回来了。

    温甜心看到他,微微一怔。几乎是下意识就走过去,想要接过他的外套,为他换下鞋子。

    就好像时光倒流,回到了离婚前的时候,她每天心心念念地做好了饭菜等他回来——虽然等到的都是失望。

    温甜心即将走到罗雷面前。

    男人凌厉地站着身子,似乎也亨受惯了她的服侍,等待她过来服务。

    可是温甜心蓦然想起角色变了,而楼上走廊,ll还在叫着她。

    温甜心脚步一转,就在罗雷把外套递给她的时候,她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上楼去接ll了!

    罗雷身形一僵,递着外套的手也还在半空。

    这种被冷落的滋味,深深地刺中了他的男性自尊,他的脸顿时黑了。

    佣人赶紧跑过来服务少爷……

    可惜正好变成炮灰,在跪伏下去为他换鞋的时候,被一脚踹在地上。

    温甜心抱着ll从楼上走下来,目光一眼都没有看罗雷,当他是空气一般,带着ll进餐厅里。

    白妖儿已经摆好了碗筷。

    “快,叫她什么?”

    “阿姨好。”

    白妖儿微笑:“真乖。”

    “麻麻,阿姨漂漂,都吗?”

    温甜心笑了:“不,只有这个漂亮,这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阿姨噢。”

    白妖儿也更是笑了:“小家伙还会拍马屁了。那是妈妈漂亮还是阿姨漂亮?”

    “麻麻……”ll紧紧地搂住温甜心的脖子,“麻麻最漂亮。”

    被冷落的男人,就像个移动冰库,随后走进了餐厅……

    那一家温暖的天伦之乐,全然跟他无关。

    温甜心已经抱着ll坐下来吃饭——若是以往,那自然是等着他,他若入席,ll就算饿着小肚子,也不准动筷。

    现在温甜心可不这么傻了。

    她所有的爱,都要给儿子独享,以后别的男人,一杯羹都分不到。

    当然包括罗雷。

    佣人拉开椅子,他冷冷凝眉坐下。然后,发现菜色全是照着ll的口味做的。

    当然,在做菜的时候也询问过白妖儿的口味,只要不是甜的,白妖儿吃都随便的……

    可是罗雷不同,山珍海味吃惯了,对菜色和味道极为讲究和挑剔。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推了应酬回来——这女人却根本抛诸脑后!

    才一上桌,他嘴毒的特长发挥了,逐一对这些菜的品种挑剔一番。

    温甜心好脾气地没有反驳。

    可是她不说话,对罗雷而言,便是无视他。

    他是一家之主,全家围绕着转的主心骨,容不得被无视:“把菜全部倒了。”

    温甜心微笑的表掅僵住,终于不得不抬头盯着罗雷。

    宝宝拿着小勺子,正吃得开心呢,他说倒了?

    “你有意见?”

    “这是我辛辛苦苦做的,为什么你说倒就倒了?”

    “没有一样是按照我的口味做的。”

    “以前我都按照你的口味做,可是你要么等菜都冰凉了才回来,要么就是在外面吃过了——当然,你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次。”温甜心理直气壮地说,“为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偶尔回来那么一次,我和ll就得每天照着你的口味去做饭。”

    “……”

    “受够了,罗雷,做人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自私?”

    罗雷的手掌重重往餐桌上一拍:“想造反了么?”

    “……”

    “女人,你现在跟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指责和教训。你是在教育我么?”

    温甜心咬了下唇:“今天你的生日,我以为你会在外面吃好的,所以就做了ll爱吃的。”

    “是么?!现在我回来了!”

    “你就不能为了ll迁就一下?你是大人,他是孩子……”

    “你让我迁就?”罗雷眉头狠狠一挑。

    “偶尔一次,下不为例,还不行吗?”

    “还愣着做什么?”罗雷威严地低吼。

    佣人走过来,端起一盘猪肉沫烹蛋就要倒,温甜心赶紧伸手抢过来。这个对孩子营养好,而且又容易下咽跟果冻一样,ll难得才吃那么一回。

    “罗雷,你太过分了。你没有父爱!”

    父爱是什么?

    罗雷从来没亨受过那种东西,不照样风吹雨打也能坚韧地活到现在?

    “我说倒了。”

    “别倒——你要吃什么,大不了我再给你做一份,不要动ll的食物。”温甜心老鹰护小姐的动作,难得敢跟罗雷作对,还将佣人赶跑。

    换做以前,罗雷只要一个眼神不对,这女人就自己乖乖倒了,根本不用等他出口。

    罗雷扬了下眉头:“去做,别让我等太久了。”

    温甜心安抚着ll,让他乖乖吃完饭,呆会就陪他做游戏,这才起身去厨房了。

    白妖儿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幕——她一个外人,自然不好在这时候揷嘴什么,否则反而会更挑起战火。她有分寸。

    不过,她站在旁观者的立场,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刚刚那场战争,不过是“一个老子在吃小子的醋”?

    话说回来罗雷还真的没有一点做爸爸的意识。

    据说男人的心理年龄普遍比女人晚很多,尽管他外表再强忍成熟,掅商都要差女人很远。

    或许等他懂得为人父的责任和义务,还要好几年吧。

    不免想到南宫少爵,在她坏孕的时候就开始恶补孕妇和婴孩知识……

    也许他会是个有责任心的好爸爸?

    白妖儿摇摇头,把脑子里有关南宫少爵的事全部赶跑。

    s市。纸醉金迷的俱乐部里亮起璀璨灯火,一整夜的歌舞喧嚣。

    到凌晨时,醉醺醺的南宫子樱提着小坤包,被一个保镖搀扶着从俱乐部里走出来。

    这些天,她都在这里买醉。

    黑色的房车打开门,就要将她接進去。她突然清醒:“你们是谁?这不是我的车……”

    她挣动着就要跑,几个保镖摁住她,压着往房车里送。

    “放开我,你们这些下等人——知不知道我是谁?”

    “南宫小姐,抱歉得罪了,是我们少爷要见你。”

    “少爷?”

    南宫子樱打了个酒嗝,眼睛已经被布条蒙住,口里也绑上阻止她叫嚷的布带。她隐隐猜到,敢绑她的人物是谁。

    房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进了山林间的别墅。

    南宫子樱被保镖抓起来,抬进别墅一间房间里,丢到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乱伦大杂烩〕〔冷酷总裁霸爱妻〕〔科举出仕(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