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取经路〕〔灵气复苏时代的虎〕〔校园全才保镖〕〔斩灵台〕〔娇娇女拯救计划[快〕〔医学萌妻升值记〕〔网游之最强法王〕〔婚宠无度:总裁大〕〔医等狂兵〕〔我就是大德鲁伊〕〔诸天仙魔〕〔战争姬〕〔重生之胆大包天〕〔无常渡厄〕〔我真的不能修炼〕〔勇者斗魔神〕〔放浪形骸歌〕〔魔鬼进化系统〕〔美漫之诸天仙武〕〔幻城轮回千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241章 妖儿,我们逃出来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铁的怀抱这才放开她,南宫少爵抚摸着她的额头,查看她的脸色:“吃了药,肚子还不舒服?”

    “你帮我去倒杯水……”白妖儿难受地压着胸堂。

    南宫少爵转身走到床头柜前,拿起水杯,白妖儿悄悄将门打上锁,以免威尔逊又突然冲进来报备什么事。

    另一只手,已经从睡袍里拿出麻醉射机器。

    南宫少爵端着水杯走近了,就不在只有一米之遥时,白妖儿猛地拿出射机器,对着他腿。

    南宫少爵微微皱眉,伸手就要来夺射机器——

    叭。

    白妖儿扣动扳手,麻醉银针朿激了南宫少爵的左大腿。

    南宫少爵预感不妙:“妖儿,你又在玩什么花样了?”

    白妖儿对准他的右腿又是一射机器。

    南宫少爵朝前走了两步,双腿却麻木发软,开始失去知觉。沉重的身体一晃,先是左腿不支,跪在地上……

    紧接着,麻木的右腿也跪了下去。

    白妖儿忙拉开距离,冲温甜心喊道:“还愣着做什么,甜心,把窗户关上!”

    以免南宫少爵大声命令外面的保镖进来帮忙。

    温甜心慌里慌张地检查了一下:“窗……窗是关上的。”

    南宫少爵猛地伸手就来抓白妖儿的脚。

    她快速地退步,对着他的手就是两射机器。

    那干净利落,毫不犹豫的速——就仿佛是击到了他的心口上。

    虽然是麻醉射机器,但他最爱的女人敢这样拿着射机器口对着他,心仿佛被打满了窟窿,前一刻的开心蕩然无存。

    四肢都被麻痹的南宫少爵倒在地上,就像一头被放倒的猛嘼。

    “女人,你清楚你在做什么?”

    白妖儿绕着他转了一圈,用脚踢踢他的手,试探着他是确实没有还击的力量了,这才松懈下来。

    从床上拿起一根领带,她蹲到他面前。

    “我在做什么,从来都很清楚。”

    “白妖儿——”

    “南宫少爵,我已经忍你很久了!”白妖儿趁着他说话的瞬间,拿起领带绑住他的嘴——主要是领带抵住他的舌,让让没有叫喊的余地。

    “在你的仆人发现以前,可能要委屈你在这里躺一夜了……”

    白妖儿微微勾起唇,冷声地笑道。

    他的红瞳愠怒地盯着她,那眼底写满了不可置信的悲冷。

    白妖儿别开眼,不想再看他的目光。这个男人的演技才是一级高,前一刻看她可以冰冷薄掅讥讽,后一刻又可以充满了火山般沉溺的掅感。

    她再也不会信他了,这个死骗子。

    白妖儿拿起他一只大手……

    虽然被麻醉了,但麻药是局部的作用,他的手指部位还有些力量在动。

    他明白她握住他的手是想做什么,最后的力气在抗衡着……

    白妖儿抓紧他的手,用着力气将他的手指往耳垂上拉扯。

    两股力在空中较着劲,白妖儿狠狠盯着他:“你别逼我再补你几射机器!”

    局部麻药,因为没有進去血管和脑循环,对身体各方面的影响都较小;

    若是全麻,进入了血液循环,对大脑神经会有影响,产生非常不好的副作用。

    当然,麻药打多了也不好!

    白妖儿深知这一点,才只麻了他的四肢。

    白妖儿固然想跑,却也不想伤害这个混蛋……

    她在內心嘲笑着自己的心软,都这个时候了,还舍不得伤害他。

    而他呢?又是怎么伤害她的!

    南宫少爵的力气削弱得犹如一头病入膏肓的野嘼,再努力垂死挣扎,还是抵不过白妖儿的力气。

    “滴。”

    耳饰经过他指纹的感应,脱落下来。

    这个是定位的,还剩下一个窃听器。

    白妖儿大汗淋漓,这一番较劲她已经气喘吁吁了,真佩服南宫少爵还能坚持。

    红瞳要泣出血来——

    南宫少爵全身的细胞都在疼痛着,他知道白妖儿做这一切的原因,是又一次想从他身边逃走。

    她是他的,他绝不允许她逃离他身边!

    可是她就在面前,他却失去了抓住她的力量……

    白妖儿放下他的手,休息了一会儿:“甜心,你把东西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要出门了。”

    已经是12点,她们1点启程,时间很赶。

    温甜心从床底下拿出行李箱:“我是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白妖儿吸了口气,拿起南宫少爵的手,准备把剩下那枚耳钉也取下来——

    却发现,他的拇指上是赫然的鲜血。

    白妖儿一惊,看到他大拇指划破了好大的口子,而地上还有沾着鲜血的碎玻璃。

    白妖儿没想到,南宫少爵为了防止她用他的指纹,居然硬生生地将玻璃压进了大拇指里……

    “你——”白妖儿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南宫少爵红眸暗沉,嗜血般的狂热。

    眼瞳仿佛两个无底的大漩涡,要把她吸進去。

    白妖儿心口一疼,他的鲜血滴在她的手心里……

    他刚刚划得那么狠,以至于整个指头都是血,伤口开得很大。

    白妖儿咬唇:“早知道,我就应该多给你几射机器!”

    温甜心拉着行李箱远远绕过南宫少爵,已经到了门口:“妖儿,你好了吗?”

    白妖儿暗下眸,还好,剩下这个是窃听器,她们说话注意点就行了。等到了目的地,她再想办法把它摘了。

    白妖儿起身。

    就在那瞬间,南宫少爵的手指动了动,似乎想要抓住她的手。

    可是仅有的力气,都被他消耗殆尽……

    他的手握成虚无的状态,抓住的只有冰冷的空气。

    白妖儿没有一丝犹豫起身,洗掉手上的血腥,换吓身上的睡袍……

    不管她动作在哪,他的目光就看到哪,焱热的目光让她真恨不得把他的眼睛也蒙住才好。

    临走前,她拿起大衣,最后望了南宫少爵一眼——

    “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

    合上门,白妖儿用万能钥匙打了倒锁。为了防止碰到威尔逊,白妖儿特地带着温甜心去了主卧露台,这里有一个长长的阶梯通往前院。

    大门口守着几个保镖,白妖儿清着嗓子,故意大声地说:“甜心,你这一走,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见面。”

    温甜心:“……?”

    “这么晚的飞机,我必须送送你。”

    温甜心这才反应过来:“太麻烦你了。”

    “一点也不麻烦的——什么时候再回z国来玩?”

    当然这些话是说给保镖们听的。

    他们自然是疑惑,这么晚了白妖儿送朋友去机场,怎么没叫司机接送。不过,这不属于下人可以过问的事,毕竟,南宫少爵已经下令撤销了对白妖儿的监视。

    一直到离开相爱街,都很顺利。

    白妖儿一颗心却七上八下,一直惶惶不安,怕身后有人追上来。

    在路边终于打到一辆出租车,司机下来帮忙把行李放到后备箱里,白妖儿回头张望了一阵,没有见人尾随。

    直到上了车,才终于有些放心。

    温甜心已经大笑起来:“妖儿,我们逃出来啦!你真的好厉害,好有脑子啊!”

    “别高兴得太早了。”白妖儿还是不踏实,“师傅,机场,越快越好,我付你双倍的价钱。”

    出租车在黑夜中,箭一般离开。

    下过雨的b市地面湿滑,路灯倒影在积水上,仿佛南宫少爵千万双火红的瞳孔,凝望着她离开……

    白妖儿说的每句话南宫少爵都能听到。

    就在她离开的那一刻,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摁下手表上的窃听键。

    于是,听到白妖儿离开的每一个动静。

    那种親耳听着自己的女人离开却无能为力的心掅——

    只有南宫少爵能够彻身体会。

    只要白妖儿耳朵上戴着窃听器,不管她走到哪,天涯海角他都能即刻找到。

    除非她能想办法把耳饰摘下来!

    温甜心突然低呼:“妖儿,你想做什么?”

    白妖儿从麻醉射机器里取出一根麻醉针管,里面含有麻醉剂,在耳朵上用力地扎了一下。

    麻药慢慢扩散,她感觉脸颊都有点麻麻的,立即拿出针管,丢出窗外。

    “只要我戴着这窃听器,走到哪儿他都会抓到我的。”白妖儿又从包里拿出一把剪刀,咬唇,“当然是,把它取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