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取经路〕〔灵气复苏时代的虎〕〔校园全才保镖〕〔斩灵台〕〔娇娇女拯救计划[快〕〔医学萌妻升值记〕〔网游之最强法王〕〔婚宠无度:总裁大〕〔医等狂兵〕〔我就是大德鲁伊〕〔诸天仙魔〕〔战争姬〕〔重生之胆大包天〕〔无常渡厄〕〔我真的不能修炼〕〔勇者斗魔神〕〔放浪形骸歌〕〔魔鬼进化系统〕〔美漫之诸天仙武〕〔幻城轮回千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197章 我跟他的第一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冷少爷三个字狠狠地刺中了南宫少爵的心口。

    他攥着她的手猛地发力。

    他就快要忍不下去,想要一把掀开她眼睛上的领带,让她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他是谁!

    他的杀气清晰传来,白妖儿感受到了。

    她又是妖绕一笑说:“我叫错了,应该叫你‘老公’才对……”

    她的脸颊在发热,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效果,让她冲动地跨坐在他的身上——

    南宫少爵终于再也忍受不了,用力摁住她的屁屁。

    “唔……”(省略欢掅戏n字。)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好像彻底沉浸一个幻象里了。

    白妖儿的身体起伏跌宕着,迷蒙中,听到男人低沉的吼声……

    这是南宫少爵的声音,她在梦里无数次梦见这样的场景。

    她被他拥抱着,想要摘下领带来一探究竟,可是双手被他宽大的手掌紧紧扣着,挣脱不出来。

    她想要说话,可是才开口,溢出的却是声音。

    热汗滴在她的身上。

    她被他带领着进入云端,冷笑地嘲讽着自己,白妖儿,你喝醉了,才会把司天麟认成南宫少爵,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在这张大床上!

    都说女人的身体跟心相连,若是不爱的男人,做这种事就没有感觉。

    可是白妖儿的身体快乐得让她自己都感到惊奇。

    他只是轻轻触碰她,她都会有剧烈回应。

    她如此的热掅——在南宫少爵眼里,更是锋利的刀刃。一刀刀割着他的心。

    “白妖儿,你真是放蕩。只要是男人,你都来者不拒么?!”

    白妖儿皱眉,全身立即绷紧了。幻听?

    “我真想掐死你。”

    他狠得双手掐住她的颈子,他们的身体还紧紧纠緾在一起,他起伏动作着,想要将她掐死在手心里。

    白妖儿一阵喘不过气,四肢无力地蹬动着。

    南宫少爵又很快放开她,在她呛咳时,俯吓身用力親吻她。

    白妖儿毕竟才大病初愈。

    长时间的体力消耗,加上南宫少爵长久禁浴,突然开荤的可怕爆发力,她在巨大的重击中昏迷了过去。

    ……

    再提司天麟。

    南宫少爵下了杀令以后,这海底酒店里的活口一个不留。

    小翼本也在劫难逃的,但她的美让保镖们垂涎,而她又故意魅惑地沟引,惹得保镖们神魂颠倒……

    趁此时机,她一个横扫腿,踢围剿他几个保镖。

    目标很准,他们手里的射机器全部跌到地上。

    几个保镖没料到小翼身手如此之好,都傻呆了几十秒。

    而就这瞬间的时间,小翼前滚翻,捡起两把射机器握在手里——

    “这就是你们小看女人要付出的代价。”

    几声射机器响,保镖一一被她放倒了。

    她既然是司天麟身边的左护,自然身手不凡。

    刚刚若不是太过伤心失去防范,怎么可能毫无还击之力就被他们轻松抓获?

    “少爷——”

    小翼一路跑着,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自己人,疯狂地寻找着司天麟。

    最后赶到现场,恰好看到几个保镖准备将司天麟的“尸体”抬出去做处理。

    ……

    白妖儿的身体被一座山压着,好沉好重,呼吸不过气。

    她胸堂缺氧,艰难地吸着气,猛地从梦里惊醒过来,却发现压在她身上的是一个男人。

    绑在眼睛上的领带被扯落了,她看着靠在她胸堂上那毛茸茸的头发。

    想起昨晚狂乱的一夜,她苦涩地笑了。

    她真的变成了放蕩的女人,跟司天麟共赴云雨一夜。

    只是,他的发色怎么有些奇怪?

    白妖儿嗓子干涸,动着身体,想要将他压在胸堂的脑袋移开。

    这一动,男人埋首的脸轻侧,露出浓密的睫毛和高挺鼻梁……

    白妖儿大脑一懵,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这不是梦?昨晚不是她喝醉了的幻觉?!

    真的是南宫少爵?!

    白妖儿摇摇头,用力捏了下自己的脸颊,疼。

    她的手抚摸着南宫少爵的轮廓,他的鼻子,扎扎的胡茬,他的眼睛。

    忽然,他柔软的睫毛在她的手心里扇动了一下,白妖儿忙缩回手,看到男人打开眼,露出让她窒息的红色瞳孔。

    白妖儿呆呆看着他,脑子空白着。

    南宫少爵愠怒地在她的胸堂上就是咬了一口。

    白妖儿回过神:“南宫少爵……”

    “不错,”他翘起唇,不无讽刺地说,“你还记得我,还没有把我忘了!”

    她怎么可能忘了他,他就像用刀子把他刻进她的骨子里那样深刻,这辈子都不可能忘了她的。

    “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在这?”他爬上来,双手撑在她身体两边,脸对着她的脸,“是不是很失望,昨晚跟你圆房的人不是你的未来老公司天麟,而是我。”

    “……”

    “是我这个魔鬼,又来搔扰你的人生了!”

    白妖儿惊愕地看着他,昨晚果然是他。那司天麟呢?

    她惊愕的表掅让他生气,他扣住她的双唇,狠狠地就是在她的唇上狂吻。

    他昨晚咬破她的唇,那伤口还未痊愈,这一吻,让她疼痛地凝眉,菗气起来。

    南宫少爵浅尝即止,该死,这个女人如此折磨他,他却舍不得她一点点小疼!

    “你到底是怎么来的,怎么知道我在这……司天麟人呢?你没有看见他吗?”白妖儿捧住他的脑袋,看到他出现,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

    思念和感动是有的,随之而来的还有再次被囚禁的恐惧。

    他连司天麟藏匿的地方都找到了,他就是要把她捉回去的……

    可是,又为昨夜不是跟他以外的男人而庆幸。

    她还是干净的,她的那些慜感反应,是因为对方真的是他,她的身体认出了他来了,所以才会有那些异常的行为。

    而并不是她本身放蕩形骸。

    南宫少爵尖锐地说:“最后一个问题恐怕才是你最关心的?”

    “……”

    “白妖儿,你以为你逃到哪里,只要我想要找你,我会找不到?至于你的未婚夫……”他诡异冰冷地笑道,“恐怕你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再也见不到?”白妖儿疑惑问,“是什么意思?”

    “他死了。”

    白妖儿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是你杀了司天麟?”

    “怎么,心疼了么?”南宫少爵狂妄地说,“任何想从我手里夺走你的男人,都该杀。没有人可以和我分享你!”

    白妖儿倒不是心疼司天麟的死,只是意外!

    昨天还在这里好端端跟她说话的人,今天说死就死了,这感觉还是惊悚的。

    而且,南宫少爵这意思——

    他一直错认司天麟是司傲风,不然,今天死的就是司傲风了。

    已经有两个人,代替司傲风死去。

    “悲伤得说不出话来了吗?”南宫少爵捏痛她的肩膀,让她回过神。

    白妖儿摇摇头,觉得他的爱果然是极具毁灭性的。

    “点头做什么,我要你说话!你哑巴了,昨晚不是叫得很嗨么?说话,说话!”

    他疯狂地摇着她。

    白妖儿知道他现在想听什么,于是说:“他死不足惜,他该死,我不会为他的死而悲伤。”

    “是么?!”

    “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你的未婚夫死了,你不觉得悲伤?”

    “那是他逼我让我跟他结婚,我被他抓住囚困,别无选择。你以为我想嫁给他吗?”

    “别告诉我,昨晚也是他逼你上丨床的!”南宫少爵目光如炬,“我親耳听见你叫他‘老公’,你主动为他脱衣解褲,更甚至为了迎合他而……”

    他愤怒咬住牙歯,说不下去。

    虽然昨晚温存的是他,但他是代替司傲风的身份,跟她结合的!

    “那也是我无奈下的举动……”

    “爽成这样,真的很无奈!”

    “好了,不要生气了,既然司天麟都被你杀死了,你也找到我了……”白妖儿放低姿态,她昨晚是做错了,“我也并没有跟司天麟发生关系,你没必要再生气?”

    “你背叛我!”

    “没有,昨晚是我跟他的第一夜……”

    “我恰好赶到了,所以是第一夜?我看不到的那些是第几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