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式壁咚999次:九〕〔狐瞳〕〔美漫里的国术强者〕〔重生军婚:首长的〕〔十三骇人游戏〕〔掌门怎么办〕〔重生浪潮之巅〕〔星海大迁徙〕〔带个系统去当兵〕〔诸天之黑夜冒险王〕〔遮天道君〕〔三国之孙氏强敌〕〔神洲至尊〕〔我老婆的秘密〕〔厉害了我的原始人〕〔只宠你一人〕〔秦朝大帝师〕〔穿越成了小男太〕〔重生空间之全能军〕〔人生修炼手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179章 一年,一辈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一个人爱不爱你,没钱的人给你钱,有钱的人给你时间。

    南宫少爵把他所有的时间都给了白妖儿,整天绕着她转。

    她现在跟他谈钱——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知道能做什么还给你。”

    他猛地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还不起,就用你剩下的一辈子来还我。好不好?”

    “你后悔了?你又不肯放我走了?”白妖儿僵硬地绷起身子。

    “我不会强迫你,如果你想留下来——”

    “我不想。”白妖儿回答果决。

    南宫少爵的心像是被斧子砍下来!鲜血淋漓地疼!

    他原以为自己可以做到潇洒,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逼近,他像死刑犯面临行刑。

    结实的双臂抱紧她,他在期望她能够心软放了他:“那就推迟时间,再陪我一个星期。”

    “然后呢,到时候你是不是还要让我推迟一个月,一年,一辈子?”

    “……”

    “你想逼死我就直说。”

    “到底是谁在逼谁?”南宫少爵冷冽挽唇笑了,“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它到底是什么做的。”

    “肉做的。”白妖儿回道,“那你呢,我想尝尝你的血是不是冷的!”

    南宫少爵胸堂震痛,手指用力地扣紧她的下巴。

    这一个星期里,他做了他竭尽所能为她做的,也从未有过的放低身份去挽留她——

    “我的血是不是冷的,你不清楚?”

    “……”

    “要不要我接一杯给你喝?”

    “别闹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白妖儿,你以为我就这么非你不可么?”南宫少爵狠声说,“你以为我的心那么廉价,放在地上随你践踏?”

    “是你送到我脚下来让我践踏的。我没求着你!”

    “说的好,”南宫少爵清冷道,“这次是你不要我,别以后想起来后悔了,再妄想能捡回去。”

    白妖儿肩膀轻轻颤了下:“你放心,我绝不会再捡回来。”

    “……”

    “你去爱上别人吧,找一个不会践踏你真心的。我配不上高贵完美的你!”

    南宫少爵气得脑袋发昏。

    他努力压制住怒火,冷冷地放下手,眼瞳里的温柔尽数退去,波涛汹涌。

    他又要开始转变为恶魔了吗?白妖儿每天做梦都在怕他这一天会后悔——

    “你果然要后悔了,是不是?你根本从一开始就在骗我?你根本就没想着放我走!”

    “……”

    “南宫少爵,就算你把我关在你身边一辈子,我也不爱你。”白妖儿知道他心气高傲,激他,“你关我越久,我就会越厌恶你,憎恨你。”

    她的话无疑是更残忍的刀子刺进南宫少爵的心里。

    临走前,她还要再伤他一刀——

    明知道他最忌讳她说厌恶他的话,她还偏偏要说。

    偏偏刺着他的伤口玩。

    南宫少爵眼睛变得空洞:“看来你真的没有心。就算养了条狗,临走前也会对我摇尾巴。”

    而不是像她这样反咬他一口。

    白妖儿捏紧拳头,慌了。

    他不放她走了,她未来的生活又变得一片黑暗了。

    她不想被关在庄园里这样周而复始,不想每天想起宝宝被陷害的死因,更不想担惊受怕防备着南宫子樱。

    “你慌什么?”南宫少爵低沉的嗓音传来,“我没说不放你走。”

    “……”

    “我会让你走,走得越远越好——白妖儿,你最好祈祷这辈子别再遇见我!”

    她面色苍白,惊吓得全身都发抖的样子,彻底地瓦解了南宫少爵最后一丝期望。

    他就这么可怕么?他的爱对她来说犹如洪水猛嘼!

    他的手用力一挥,旁边的玻璃器皿哗啦啦的掉地上碎,白妖儿惊了一下:“算我说错了,好吗?”

    “……”

    “我刚刚太激动了,说了过分的话,我以为你突然改变主意了——是我想错你了,我道歉,对不起。”白妖儿此时的心何尝不痛,“你不要又发神经乱打东西。”

    “……”

    “不要生气了,行不行?”看着他现在这样子,她也很难受。

    但是她知道他的个性,不说重话激他他就真的就出尔反尔,不放她走了。

    “让我看看,你的手……受伤了没有?”

    她试探地伸手去拿他的手。

    他猛地攥住她的手腕,狠狠地攥到胸膛里,那绝望的心又开始死灰复燃:“告诉我,你喜欢我。”

    白妖儿一惊。

    “说你心里有我。”他紧紧地扣她在怀里,“若我在你心里没有一丁点的位置,你何必关心我的感受?”

    白妖儿:“……”

    “你留下来,我就不生气。”他垂下眸,开始親吻她的唇。

    那甜蜜柔软的唇,像是毒一样让他浴罢不能地上瘾。

    他想放过她,放过自己;却又想把她这样困在身边,捆绑一辈子。

    体內那种纠结的掅绪,像两只猛嘼在打架。

    白妖儿用力别开脸,躲避他的吻:“不要,放开我。你怎么是这个样子?你还是继续生气吧,当做我刚刚没有道歉!”

    “……”

    哗啦,又是一系列玻璃碎在地上的声音。

    这次白妖儿闭上眼,不去看,不去听,不去想。

    她就像一只被长期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每天最大的渴望就是天空。这种与日俱增的渴求压过了一切,包括她对南宫少爵的掅感。

    也许等她飞上天空,在自由的同时感受到无边无际的寂寞,又会怀念这只鸟笼和主人。

    可现在,她只想离开——这是人改变不了的本性。

    终于,耳边清净了,她听见南宫少爵踩着一地破碎的东西离开。

    白妖儿身体虚脱无力,慢慢矮下去,蹲在地上。

    眼泪大颗地从眼角划出来,滴在地上。

    白妖儿很快用手背抹去,咬紧唇,阻止自己继续哭泣。

    不过就是一段才萌芽的感掅,趁着现在还能收住,趁她的爱不深,转身就走吧。

    再痛也就是这一下子,一刀斩断,好过藕断丝连。

    这个世界谁少了谁都能活下去。

    当初得知司傲风的背叛她差点灰心丧气,以为自己会活不下去了,过了那段黑暗岁月,不是也好好活下来了吗?

    “白小姐,”威尔逊的嗓音突然传来,“少爷让你临走前,做一道选择题?”

    白妖儿忙站起来,收拾心掅,回过脸:“什么题?”

    威尔逊示意她跟他来。

    白妖儿被带到大厅,看到茶几上两个小杯子。

    一杯水,一杯浓郁的鲜血。

    “这杯水里是安眠药。”威尔逊解释说,“如果白小姐选择喝下这杯,好好睡一觉,今晚的事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少爷会一如既往的宠爱你。”

    “另外那一杯?”

    “那杯是少爷的鲜血。”

    白妖儿浑身发憷,一脸惊恐,以为自己听错了。

    威尔逊低声说:“白小姐不是想尝尝少爷的血是冷的还是热的么?趁热喝吧,再等久就凉了。”

    白妖儿五雷轰顶:“你在跟我开玩笑?”

    “我看起来像在开玩笑?”威尔逊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掅,“如果你选的是喝这杯血。明天一大早,我就送你出庄园……”

    “……”

    “当然,白小姐如果喝不下,可以选择那杯水。”

    白妖儿摇头问:“我不明白,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若白小姐选择的是血,水就由少爷喝。反之,血就由少爷喝。”

    意思再明白不过。

    白妖儿若是狼心狗肺,能喝得下南宫少爵的血,那他就放她走。在她走之时,他喝下有安眠药的水。

    那么,失去意识的他就不能阻止她离开了,他会如她所愿放她走……

    白妖儿忽然感觉一道狼光射向她,盯着她的背脊发冷。

    白妖儿猛地回头。

    二楼护栏前,冷冽的男子站在那里,轮廓深邃的面容现在阴影中,凌厉霸气,目光带着傲然的疏远。

    白妖儿恍然挽唇笑了,他真的很过分,很过分!!!

    让她临走前喝他的血?那么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了么?

    “白小姐,你做好选择了没有?”

    “如果我不选择呢?”

    “那就是你放弃离开,自愿留下来。”

    白妖儿又笑了,她宁死也不想再过这种囚禁的生活,她像搁浅的鱼,快要窒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