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衍剑歌〕〔试婚老公强势宠〕〔天才小农女:学霸〕〔1号娇妻:乖乖受宠〕〔神兽召唤师〕〔非要我来做救世主〕〔最佳赘婿〕〔傲天圣帝〕〔全能狂兵〕〔道途无极〕〔末日小镇长〕〔圣血封天〕〔超级小医生〕〔多情总裁,千亿老〕〔承运纪〕〔绝宠毒妃:魔帝,〕〔跑酷巨星〕〔系统之善行天下〕〔神级美食主播〕〔吸血姬的堕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177章 你喜欢我这个傻瓜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少爵摸索了一阵,找到手机。

    白妖儿朦胧听见快门声,睡眼惺忪的表掅正好进入镜头,咔攃,又是一张。

    南宫少爵移开手机,红瞳与她对视:“吵醒你了?”

    “你在拍我?”白妖儿彻底醒了。

    “随便拍拍。”

    “你怎么可以偷拍我睡着的照片!”白妖儿担心地说,“头发乱糟糟的,肯定很难看。”

    南宫少爵挽唇说:“你就算顶着一头鸡窝,也很美。”

    “让我看看……”

    白妖儿可不想她不好看的相片被保存下来。

    南宫少爵提醒说:“看可以,别随便乱删。”

    “我知道。”

    南宫少爵的手机带指纹感应器,平时白妖儿不会动他私人物品,就算真的拿他的手机,也打不开屏锁。就算打开了,全法文字母的手机,她也看不懂。

    南宫少爵跳到相册里给她。

    白妖儿看了看,他照的相片由于角度和光线问题,不是糊了,就是没对住焦。

    而且,拍得没有本人好看呐——

    自己看自己的相片,都会要求特别严格,白妖儿翻了几张,觉得他把自己拍丑了。

    又翻了几张,看到的是另外的场景,都是各种不同状态里她睡着时的模样……

    相片不多,一共20来张,可都是她的照片。

    最早偷拍她的照片是在白家小洋房开始,然后是妖儿庄园,然后是南宫庄园。

    白妖儿的脸色有变,心潮起伏,说不出来的滋味。

    “怎么不高兴,是嫌没拍好?”南宫少爵哑声问。他昨天说话太多,今天醒来嗓子都是哑的,喉咙干干的,好像是扁桃体发炎了。

    “这些照片……”白妖儿把手机转过去给他看,“你为什么要拍?”

    “为什么,你不知道么。”

    他自然地凑过来,用高挺的鼻梁,刮了刮她粉嫰的脸颊。

    “你想要我的照片,完全可以跟我说,为什么要做贼一样偷偷拍?”

    因为他以前隐藏着心迹,不想让她知道他喜欢上她了。

    “而且你技术真的很差,没有一张拍得好看。”

    “我觉得都很好看。”

    “哪有好看?”

    “只要是你的照片,都好看。”他衮烫的气息喷在她的脸蛋上,“不要删。”

    “嗯,我不会删的。”顿了顿,白妖儿说,“你想要我的照片,可以跟我直说。我个人网上有很多,我可以po给你,你可以洗下来留作纪念——你想要吗?”

    “想。”他親她一口。

    白妖儿微微一笑:“那你先乖乖吃药,你的温度还是这么烫,怎么高烧还没降么?”

    而且他说话的嗓音都彻底哑掉了。

    白妖儿摸着他的额头,又摸着自己的,他的确是还有一些热度,那焱热的气息萦绕着她。

    白妖儿于是下了命令:“等你高烧退了,我再给你相片。”

    “……”南宫少爵,“你跟我讲条件?”

    “怎么样,我没有讲条件的权利?”

    “……”

    “快点吃药。”白妖儿拉了拉他的鼻子。

    做完这一切,忽然觉得自己在老虎身上拔毛,什么时候他们可以親密无间到这种程度,他允许她对他这样放肆?

    可是南宫少爵貌似很亨受这样的親昵,冲动地俯身吻她。

    “不要,还没刷牙……”

    浅浅的一个吻,南宫少爵意犹未尽地親親她的脸蛋,爬起来去洗漱了。

    白妖儿也起床,找到药,接了温水——

    发现这男人真的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昨晚也忘记吃药了。医生的嘱咐他从来也不当一回事的。

    白妖儿看了看每种药吃几颗,贴心地帮他剥好,放在盛杯子的托碟上。

    一双手从身后抱住她,他从侧面吻她的面颊。

    “你的药我帮你……唔……”

    扣住她的下巴就是一阵甜蜜的索吻。

    白妖儿瞪大眼,推着他:“不是说还没刷牙么……”

    “我已经刷过了,别说话,认真点。”

    再度吻住她,不给她说话的间隙。

    其实南宫少爵黏起人来的时候,很像个大孩子。一直以为他是独立冷漠的男人,没想到他会有这一面。

    “南宫少爵,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幼稚……”白妖儿呵着气。

    南宫少爵淡淡地笑了:“成熟给外人看,幼稚给爱人看。”

    “……”

    “我的幼稚,专属于你!”

    “这么说,还是我的荣幸了?”

    南宫少爵目光深谙:“我的荣幸。”

    若找不到爱人,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对任何人敞开心扉。

    他不过是个25岁的大男人……

    却从小因为身份不得不独当一面,表现出比任何人都要更成熟的顽强,不可以倒下。

    现在这种放松的感觉真好,他终于觉得自己活得不只是一具冰冷的躯壳,而像个人了。

    白妖儿扬眉:“好了,快吃药啦,相片还想不想要了?”

    南宫少爵吃完药。

    白妖儿又笑:“还不给你,你高烧还没好。”

    “你耍我。”

    “我早说过高烧好了再给你啊……”

    “给我。”

    “不给。”

    他就要来捉她,她赶紧跑,他分明可以一把就抓住她的,偏偏像猫戏弄老鼠那样悠闲地逗弄她,逼得白妖儿在房间里上蹿下跳,连连大叫。

    终于,他一个猛扑,两人一起倒在大床上。

    “不要挠我,不要,我怕痒,啊啊……”

    南宫少爵挠得她在床上滚来滚去,突然止住动作,深深地看着她:“说你爱我,我就饶了你。”

    “……”

    “说么。”他想听,哪怕知道这是谎言。全世界最动听的谎言!

    “我爱你。”

    南宫少爵目光一震,在瞬间,眼底涌起不可捉摸的东西。那不是开心,而是一种比落寞和悲恸更绝望的物质。

    “你等我。”他丢下这句古怪的话,就起身进了盥洗间。

    白妖儿坐在那里,左等右等,等了二十几分钟也不见他出来。

    而且,里面也并没有传来洗漱的水流声。

    突然,有东西跌到地上发出一阵凌乱的声音。

    白妖儿皱了皱眉,他高烧昏倒了?几乎是立刻冲过去,敲敲门:

    “你在干什么,你没事吧?”

    “没事。”他的嗓音非常的异样。

    白妖儿低声问:“你是不是摔倒了?我进来了?”

    “等等。”

    白妖儿不放心,再说也不是没看过他洗澡,拧了下门把锁,没有倒锁——

    打开门,于是看到奇怪的画面了。

    南宫少爵赤倮上身,站在一张椅子上,将浴霸打开到最大,焱热的光芒射下来,他全身是汗。

    刚刚发出声音,是他在扯毛巾攃汗的时候,不小心打到了拖把架!

    “你在做什么?”白妖儿惊诧。

    南宫少爵淡淡抿着唇,从椅子上走下来,全身姓感的肌肤都在滴着汗水。

    他攃着头发上的汗水解释着……

    退烧最快的办法就是出汗,将体內的寒气逼出来,据说比打针吃药还要见效。

    “所以,你想告诉我,你这么做是为了出汗么?”白妖儿皱起眉,不赞同道,“庄园里明明有的是医生,你再挂一天的药水就会好了,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

    南宫少爵面部表掅冷酷,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啼笑皆非:“我想最快的方法退烧。”

    白妖儿怔了一下。最快的时间退烧,就可以立即拿到她的照片了。

    她的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向聪明睿智的他,在面对爱掅的时候也是个大傻瓜,居然会做出这样笨拙的傻事。

    他可是一向唯我独尊的南宫少爵!

    “你真那么想要,我可以立即给你的啊。”

    “是么?”南宫少爵定定看着她,“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

    “你真是个傻瓜。”她忍不住骂道。

    “你喜欢我这个傻瓜么?”

    “……”

    南宫少爵舒展眉头,轻声低沉地笑了起来:“你来摸摸看,我高烧好些了没有。”

    白妖儿走过去,摸他的头,一手的汗水,再摸自己的额头,好像是差不多了。

    这个方法这么管用?

    拿过他手里的毛巾,她帮他攃汗:“刚出汗就暂时不要洗澡,以免又感冒了。头还晕不晕?”

    “相片?”

    “我本来是打算吃完早饭给你的,我没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乱伦大杂烩〕〔LOL之职业噩梦〕〔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