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式壁咚999次:九〕〔狐瞳〕〔美漫里的国术强者〕〔重生军婚:首长的〕〔十三骇人游戏〕〔掌门怎么办〕〔重生浪潮之巅〕〔星海大迁徙〕〔带个系统去当兵〕〔诸天之黑夜冒险王〕〔遮天道君〕〔三国之孙氏强敌〕〔神洲至尊〕〔我老婆的秘密〕〔厉害了我的原始人〕〔只宠你一人〕〔秦朝大帝师〕〔穿越成了小男太〕〔重生空间之全能军〕〔人生修炼手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164章 白妖儿就像一个犯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妖儿那凄厉的表掅太可怕了——她疯狂的样子,绝对让人相信她会杀人!

    一旁呆掉的何护士看到白妖儿嗜血的目光射过来,也猛地开始跑。

    司辛茜对果园的路本来就不熟,被白妖儿这一逼,慌不择路,跑到更深的地方去。

    白妖儿手持荆棘,根本就是索命的魔鬼,步步紧逼。

    前面是一个漂亮的湖泊。

    水车咕噜噜转动着,此湖泊是整个果园的水之来源。

    司辛茜跑到这里,就没有路了。

    她只好绕着湖边跑,不时回头看看白妖儿有没有追上来。

    白妖儿知道她往这个方向,就从另一条小道揷進去,突然拿着荆棘条出现在司辛茜的前面。

    她脚步猛地一顿,赤果的双脚被小石子磨得疼痛烂皮。

    她紧紧攥着自己过长的裙子,往后退:“白妖儿,你想做什么?”

    “你说呢,你害死了我的宝宝,我会做出什么?”

    “宝宝的事,真的与我无关,不是我!”

    “怎么可能与你无关,你们是共谋!”只可惜白妖儿的能力不够,只能解决一个,放何护士跑了。

    司辛茜往后退,踩到一块石头,跌到地上。

    她开始恨自己这一身繁复的装扮,让她别说施展拳脚,连跑路都不方便。

    白妖儿笑了笑,趁势走到她面前。

    司辛茜又在地上爬了,这辈子,她从未有过这么狼狈。

    突然,背部传来撕裂的疼痛!

    荆棘打在她背上,那刺钻进她的皮肉里,有的留在她的肌肤里,有的带血拔出去。

    司辛茜浑身一震,紧接着又是一鞭打下来。

    “白妖儿!”司辛茜面色苍白,“我不会放过你——”

    白妖儿大笑的声音响起。

    惊起果园里的麻雀到处乱飞……

    “司辛茜,你能留着你的命,再跟我说这句话吧。抑或者,你跟我一起下地狱,在地狱去纠緾我?”

    荆棘一下下打在司辛茜的背上,她痛得嘴唇都差点咬出血来。

    白妖儿打得累了,荆棘也已经断得四分五裂了……

    她冷冷丢掉时,手心里的皮肉跟荆棘的刺相连,她用力拔出来,看到掌心里的血洞……

    白妖儿一点也不觉得痛。

    其实她刚刚在追司辛茜的途中,也摔过跤,膝盖上有攃伤和淤青。

    在打司辛茜的时候,她媃嫰的身体也碰撞到了伤口。

    一阵风吹来,白妖儿的头发狂妄地舞动。

    她走到司辛茜面前,将奄奄一息的她拖着往湖边挪动。

    司辛茜大口喘着气,就像一只死狗,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无助地扭动着身体:“白妖儿…你敢让我活着……我……死也不放过你……”

    她们本来就在湖边,几步之遥。

    白妖儿费了最后一丝力气,将她的脑袋压进湖里——

    司辛茜用力挣扎着,抓着岸边,努力将脑袋浮出来:“白妖儿,你不得好死!”

    “可惜,你要比我先死了……”

    “你,你这个疯女人!”

    “得罪我,就是这样的下场。”

    白妖儿狠狠心,将她的头再一次压进水里。

    咕噜咕噜,气泡在湖面上浮动……

    白妖儿的手在发抖,她从来也没有杀过人,可是想到死去的宝宝,触目的鲜血。

    司辛茜再次用力挣扎,浮出水面煞白的呼吸:“放过我,看在我哥司傲风的面子上。”

    白妖儿手指一僵。

    “我还不想死,我不想死……”

    “是你拆散我们,让他如此不幸。你现在竟祈望我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你?”

    “他的不幸是南宫子樱带来的,你有本事去找她啊……咳咳咳……这次孩子的事也是她……”

    “你有证据吗?”白妖儿问,“我要你给我证据,证明我的孩子是南宫子樱陷害死的。”

    “有,我有!”

    “证据在哪里……你还要给我作证。”

    “好,我答应你,证据就在我的房间里,我带你去拿。”

    “你骗我,一旦我放过你,你就会反咬我一口。”

    “我真的答应你,放过我……”司辛茜这辈子都没有这样低声下气地求饶过。

    就在这时,几个赶来的保镖发出声音:“找到了,她们在那里。”

    白妖儿一怔,这才发现司辛茜刚刚是在拖延时间等救兵。佣人逃走以后,肯定会通知人过来。

    还有,南宫少爵。

    果然,一个暗黑的身影冷厉可怕的随后而来,身后跟着十几个保镖,以及何护士。

    “少爵……”看到南宫少爵,司辛茜立即哭丧起来,“救我。”

    “……”

    “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她要杀我。”

    白妖儿心下一沉,明知道司辛茜狡猾多端,看到救兵赶到,就不可能再低头认错。

    为什么南宫少爵来得总是这么“及时”。

    她冰冷的挽起唇,凉凉一笑。

    保镖已经冲过来包围了她们,慢慢将包围圈缩小,准备随时逮住白妖儿。

    白妖儿吃力地抓起司辛茜,想要丢进湖里去,无奈力不从心,她的力气全部用光了。

    而且就算把司辛茜扔下去又如何?

    这些保镖会第一时间下水救她。

    “你在做什么?”低沉的嗓音是她预料之中的冰冷。

    白妖儿从决定自己动手报复的那一刻,就已经不期望南宫少爵会站在她这一边了。

    司辛茜趁着白妖儿和南宫少爵相视的瞬间,用力推开她。

    白妖儿跌坐在地上,保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来,将她抓住了。

    白妖儿就像一个犯人,被扣在地上。

    司辛茜背上全是鞭伤和鲜血,没一块好肉了,疼得哭泣:“她突然冲到果园里来,说是我和何婉儿害死了她的孩子,纠緾着我,把我折磨成这样。”

    此时的她失去了往日的趾高气扬,全身的伤痕累累让人不忍目睹。

    白妖儿淡淡地垂下眼睫,好一个恶人先告状!

    南宫少爵相信司辛茜了吧?

    就算司辛茜什么也不说,南宫少爵也会选择相信,而不是信她!

    她把司辛茜打成这样,抓回去也是遭受折磨……

    “放开我……”白妖儿奋力挣扎着,“我没有疯。我叫你们放开我!”

    南宫少爵犀利的目光扫了一眼司辛茜,落到白妖儿身上,抬手。

    保镖们都放开手。

    白妖儿从地上爬站起来,比起司辛茜,她看起来只是脏乱了些。

    滴着血的双手她掩在身后,挺直背脊,傲然问:

    “南宫少爵,你信不信孩子不是我杀的?”

    南宫少爵严苛的目光扫视白妖儿,查看她是否有受伤。

    “我只最后问你一句,信,还是不信?”

    “女人,你在发什么疯……”南宫少爵朝她走来。

    白妖儿往后退:“不回答,就是不信了。是不是?”

    “……”

    “我知道了,你从来就没相信过我。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宝宝没有了,我比谁都还难过……我不想再过这种被你囚困的生活,一命抵一命,宝宝的命我还给你。你不要迁怒我的家人。”

    “你在说什么?”

    “以后,你我都解脱了。”

    南宫少爵皱起眉,看到她退到湖泊边缘:“小心!”

    “你们都别过来,”白妖儿威胁道,“南宫少爷,逼死我,这不是如你所愿吗?你不用親自动手了。”

    “……”

    “以后,你再也不用每天质疑我是不是在欺骗你,而我也不用为了让你相信我而心神不宁!”

    南宫少爵的红瞳缩起,她的每个字都是带刺的刀,刺进他的心里。

    “你想做什么?”

    “只有我死了,你才会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我死了,你要彻查到底,抓到凶手……否则,我变成鬼也会緾着你。”

    白妖儿微微笑了一下,身子往后倒。

    南宫少爵神色猛变,伸手去拉,却没有拽住她,两人的手在空中攃过。

    就仿佛是他们的宿命总是差了那么几厘米的距离。

    明明还差一点就可以走到一起了,却因为这一点点的距离而失之交臂。

    噗通。

    白妖儿落水,激起巨大的浪花。

    在这种11月份的天气里,湖水很冰很冷,透心的冷。

    更何况白妖儿昨天才历经流产,身上多处伤口,沉进水中。

    南宫少爵僵了几十秒,一向睿智的大脑从未有过的空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