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式壁咚999次:九〕〔狐瞳〕〔美漫里的国术强者〕〔重生军婚:首长的〕〔十三骇人游戏〕〔掌门怎么办〕〔重生浪潮之巅〕〔星海大迁徙〕〔带个系统去当兵〕〔诸天之黑夜冒险王〕〔遮天道君〕〔三国之孙氏强敌〕〔神洲至尊〕〔我老婆的秘密〕〔厉害了我的原始人〕〔只宠你一人〕〔秦朝大帝师〕〔穿越成了小男太〕〔重生空间之全能军〕〔人生修炼手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163章 你得罪了一个疯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少爵没说不调查,他就是傻,被骗了千万次,这女人只要轻轻再编个谎话,他就又信了。

    白妖儿前脚才离开房间,有几个保镖被带进来。

    这些保镖都是看守在白妖儿房间附近的……

    一旦哪个佣人进出过她的房间,什么时间点,做过什么,一个查一个,很快就清楚了。

    可是这些保镖也都证实,昨晚9点左右,没有佣人进出过白妖儿的房间。

    庄园里的佣人都不可带手机,所以她们没有办法通过手机去联络……

    而且,就算其中一个佣人玩手机,其她三个佣人也会看见。

    “我们没有手机,真的没有。”

    “那个时间段,我们都在房间里,哪儿也没去……”

    南宫少爵冷冷揷兜而立,没有手机,也可以用无线监听器。

    如此,白妖儿在房间里的一切活动,才能透出去……

    南宫少爵冷声说:“查佣人房。”

    威尔逊问:“所有的佣人房?”

    很快,所有的佣人房被封锁,不准任何佣人再進去,威尔逊带保镖一间间查,翻找手机或监听器之类的东西。

    “少爷,要不要找冷小姐和何小姐来问问?”

    “不要打草惊蛇。”

    “是。”

    南宫少爵又低声吩咐了什么,让人暗中看着司辛茜和南宫子樱近期的举动。

    然后,疲惫地往椅子上一坐,冷冷地笑了起来。

    他笑自己的愚蠢——

    被白妖儿骗到团团转了,所有的证据都指证她,这时候,对她还抱着一丝幻想。

    因为她一个人,他怀疑了庄园里所有的人,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她昨晚伤心流泪的模样,像刀一样刻在他心里。

    让他只要一想起她的眼泪,她悲伤难过的样子,他就要心碎。

    如果她这些都装的,她真是天生的戏子。

    白妖儿茫然无助地在庄园里走着,身后远远跟着几个看着她的佣人。除了监视,这整个庄园里连她一个伤心诉说的人都没有……

    这种孤立无援四面楚歌的境地,让她有些疯狂了。

    凭她的能力,她在庄园里能怎么查?

    白妖儿略一打听,听说司辛茜和何婉儿都去了果园摘草莓了。

    果园,草莓区。

    司辛茜戴着大大的遮阳帽,戴着蕾絲手套,打着蕾絲边小阳伞,由几个佣人服侍着。

    她的盛装一点也不像来摘草莓,倒像是来这儿拍外景的。

    何婉儿也撑着把同系列的小阳伞,在她身边晃悠着。

    “这里的风景倒是不错。”

    “难得你也会停下心来看风景。”何婉儿笑,“怎么突然想起来摘草莓?”

    因为,她昨天看到白妖儿和南宫少爵来过。

    她很希望今天南宫少爵也会来这儿看看,就顺便能遇见他了……

    司辛茜目光冷冷的:“孩子夭折了,庄园里不准办任何活动,连扑克牌都不许打了,真是无聊透顶。”

    “那不然我们出庄园去玩玩吧。”

    “没兴趣。”她要呆在这个庄园里,南宫少爵可能出没的地方,才随时有机会偶遇——

    她知道南宫少爵喜欢呆书房,可是除了白妖儿,任何人没有他的同意,连书房那一层楼都不许靠近!

    该死,她赖在这个庄园里,就是为了找机会和南宫少爵多多相处的,现在却连见一面都那么难。

    何婉儿怎么会不懂司辛茜的心思,她也很想南宫少爵。

    “你说,他会怎么罚她?”

    何婉儿想了想:“最好是如南宫小姐的计划那般,将白妖儿送走。”

    “那岂不是太便宜她了。”司辛茜摘一颗草莓,轻轻一挤,淡淡的草莓汁水沾在她白色的蕾絲手套上。

    “她才刚刚被害掉孩子,我看她生不如死,惩罚已经够重了。”

    “不够,远远不够。”

    她占用了南宫少爵的宠爱这么久,还怀过南宫少爵的孩子。

    尤其是,她在南宫少爵的心中这么特别……

    司辛茜将整颗草莓捏在手心里。不过现在为了司傲风,暂时不能动白妖儿的安危。

    就在这时,一个佣人低声说:“冷小姐,何小姐,白小姐来了。”

    司辛茜微微眯眼,没有抬头,她早知道白妖儿会来。

    可是又如何,她没有证据。

    白妖儿才流产,身体还很虚,刚刚爬了长长的阶梯,全身都虚脱了一般。

    她的脸色极致苍白,嘴唇也是苍白的,没有血色。

    “你在给我的手机里动了手脚?”白妖儿开门见山。

    司辛茜笑着站直身子,回过脸:“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孩子是你们害死的!”白妖儿看向何护士,“你把她安排进庄园,就是让她接近我,对我下药?”

    她第一次看到何婉儿的时候,她穿着护士装,还给南宫少爵包扎。

    偶然听说起何婉儿是特别看护——只是白妖儿一直不知道,何婉儿是冷爷爷的特别看护。

    “她是护士,懂得药性……所以趁着接触我的时候,对我下了堕胎药!”

    司辛茜略微惊讶地看着她:“是不是失去了孩子,所以精神有些不正常了?”

    “我知道是你做的。”

    “白小姐,你应该去看医生。”

    司辛茜怎么会承认呢?她和南宫子樱绝对做到滴水不漏……

    当初那佣人通报的确是利用监听器——做成胸针的样子,别在佣人的衣服上。

    一用完就扔了,南宫少爵就算查佣人房,也找不到的。

    白妖儿目光发狠,就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突然冲上去,将司辛茜推倒。

    她本来就穿着高跟鞋,而草莓地又坑洼不平。

    一跤摔在地上,白色的洋装滚着泥。

    白妖儿眼疾手快坐上去,抓起地上一块发硬的泥巴就朝司辛茜的脑袋上打。

    “你……住手!”司辛茜挣扎着,“疯子,你给我住手!”

    白妖儿的确是要疯了,失去理智的她撕扯着司辛茜的衣服,头发,抓住什么东西就往司辛茜身上打。

    佣人想要过来拉扯,却碍于白妖儿动作激烈,不知道怎么靠近。

    司辛茜揉着眼睛,泥巴糊得她眼睛快睁不开,她的嘴里也是泥。

    呸呸……

    “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把她拉开!”司辛茜吐着嘴里的泥,恶心得全身颤抖。

    白妖儿疯狂的两爪子挠到司辛茜的脸上……

    哪个佣人抓她,她就飞快地用手肘子捅过去。

    佣人终于抓住了白妖儿的身体。

    她被拉扯着,又是几脚踹在司辛茜的身上。

    司辛茜脸被打腫了,漂亮的发型跟泥巴混在一起,全身脏兮兮的全是污垢。身上也被踢出好几块淤青,更重要的是她的脸,很大的抓伤。

    白妖儿本来刚刚想带刀过来的……

    可惜她一拿刀,就被佣人抢走了。

    否则,她今天一定要杀了司辛茜,让她们血债血偿。

    “放开我,”她奋力地在佣人的钳制中激烈挣扎,“司辛茜,我杀了你。”

    司辛茜呛咳了几声,大声骂道:“白妖儿你疯了!”

    “我就是疯了,如何?你得罪了一个疯子,你被我緾上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敢动我,你不要命了?!”

    “死赤脚的不怕穿鞋的——”白妖儿哈哈大笑,“我今天就是来找死的,还会怕死么?!”

    “……”

    “怕的是你!”

    白妖儿突然朝身边的佣人踹了一脚,又一口用力地咬住另一个佣人的手,趁机脱离钳制。

    白妖儿从果园里拔出一根长荆棘,抓在手心里。

    荆棘刺破她媃嫰的掌心,鲜血滴下来,她也不怕疼。

    谁敢靠近她,她就冷冷地将荆棘甩过去——

    佣人大惊失色,吓得全都不敢上前。

    “我今天的目标是她们两个,你们不想死,就都离我远点!”白妖儿那纤细的身体,好像崛起了狂暴的力量。

    几个佣人怔了怔。她们早就看不惯司辛茜反客为主,飞扬跋扈,立即保自己的命跑了。

    司辛茜也吓到了:“你,你别过来!”

    “怕了么?原来你也懂什么是害怕?”白妖儿一步步逼过去,“人被逼到绝境,什么可怕的事掅都会做出来的。”

    司辛茜爬起来,才跑了几步就踩到自己的裙子跌到地上,她连滚带爬,甩掉脚上的高跟往前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