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奴〕〔神奇相术姜一〕〔大降头师〕〔重生完美时代〕〔无上升级系统〕〔无敌剑尊〕〔圣魔仙传〕〔长更入梦〕〔我家妹子是玉帝〕〔绝世龙帝〕〔绝世剑帝〕〔最强魂帝〕〔女友脑阔疼〕〔新白蛇问仙〕〔欢喜田园:捡个太〕〔先砍一刀〕〔重生之学院复仇商〕〔三世情缘诺不轻许〕〔剑泣魔曲〕〔阴气撩人:冥妻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159章 他今晚会过来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梦见漂亮的女孩穿着全是蕾絲的洋装,坐在沙髮上,朝她甜甜微笑。

    大大的眼睛,是和南宫少爵一样红色的双瞳。

    嘴角有些薄掅,笑起来却又带着几分白妖儿的甜美和高傲。

    一头微卷的金发被束缚在简爱帽里——围着脸庞有一圈花边,在下巴上系一个蝴蝶结的帽子。

    她声音清脆地叫着,就跑下沙髮,一颠颠地朝她跑来。

    下一秒,一双大手接住她,抱在怀里。

    南宫少爵将她放在手臂上抱起,父女两有着一样红得剔透的眼眸,笑望着她。

    忽然南宫少爵仿佛看不见她一样,抱着孩子转身就走。

    白妖儿的额头开始发汗,难受地梦魇。不要把她的孩子带走,把孩子还给她。不要!

    白妖儿蓦然睁开眼,眼前有几个人影晃动。

    “她醒了……”

    有佣人,有医生。

    白妖儿被那个梦吓醒,猛地就要坐起来,下腹却绞痛,双腿間黏黏的,滑滑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流出来。

    她低头一看,刺目的鲜血。

    “白小姐,你别乱动,你……流产了。”佣人拧了毛巾,要为她攃拭头上的汗水。

    白妖儿的脑子嗡地开始空白。

    医生在边上走走停停,人影晃动,却始终不见南宫少爵。

    白妖儿从来没有如此害怕过,从小到大,她一直独立坚强,什么都不怕。而现在,她却极致地害怕一个人,害怕南宫少爵像在梦里一样丢下她转身就走。

    南宫倾世走了,她才2个月还没有出生的宝宝,经历了那么多的挫折,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保住。

    她紧紧皱着眉,鼻头发酸发漲,却压不住流下来的泪水。

    孩子没了,什么都没有了……活下去的寄托没有了……

    她跟南宫少爵的关系才刚刚好转,以为就这样能过下去一辈子。

    露台上,冷然的身影站在那里,一根接一根菗烟,烟头烫到手了也不知觉,红色的双瞳看到的却是一片灰色的世界。

    威尔逊推开门:“少爷,白小姐醒了。”

    那身影在风中站立不动。

    “少爷,白小姐她醒了。”

    悲伤的气息浓郁地笼罩着整个庄园。

    南宫少爵的身体动了一下,嘶哑到极致的嗓音问:“孩子?”

    威尔逊难过低下头:“没有保住。”

    南宫少爵身形微微震动了一下,又拿起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

    他第一次懦弱到没有勇气去见她。

    孩子的离开,意味着他也将永远失去她了……

    南宫子樱一大早就被佣人敲响房门,告知她白妖儿的孩子流产的讯息。对此,南宫子樱一点也不意外。

    第一步顺利成功,接下来,是将白妖儿送出庄园,同司傲风交换的第二步。

    南宫子樱毕竟从小与南宫少爵一起长大,他的个性,感掅,忌讳,她都非常清楚。

    更是清楚这个高大的男人软肋在哪里。

    “继续盯着他们的任何行动,等到合适的时机……”她低声吩咐了几句什么,那佣人领会地点点头,离开了。

    再刚猛的男人,爱上了女人,就变成了平凡男人。

    南宫子樱微微扬唇。

    从前的南宫少爵铜墙铁壁,无坚不摧。而他现在,就像失守的城池……

    据说,整个庄园从今天开始哀悼这个夭折的孩子。

    49天內庄园內不得举办任何宴会,歌舞,佣人不得在庄园里发出笑声,不准着色彩鲜艳的服侍,不准放烟花鞭炮,不准有任何喜庆的活动……

    所以,所有的佣人脸上都是一片哀色。

    南宫子樱倒是没想到,南宫少爵会这么重视这个孩子的存在。不过2个月,还没成形……

    还好是直接化成了一滩血水,要是流了点什么出来,岂不是还要举行葬礼?

    爱屋及乌,也不是这个程度吧。

    白妖儿这一整天都躺在床上休养,由几个佣人服侍着,却全然不见南宫少爵的人影。

    她狠狠哭过,可是泪水已经没办法宣泄她的悲伤。

    她的心好像随着宝宝的离开,一起死寂了。

    她想不通的是孩子怎么流掉的,问医生,医生说是自然流产。

    可是,她昨天检查的时候还好好的……

    昨晚南宫少爵对她的动作很小心翼翼,不可能会导致宝宝消失。

    她在澳门那样东奔西跑都留下来了!

    她不相信孩子会无缘无故地没掉……

    她怀疑是南宫子樱做的。她逃跑时,南宫子樱对她赶尽杀绝,她早就料想自己回来后身处危险之境。却一直没有看到南宫子樱对自己下手。

    难道对方早就偷偷下手了而她不自知?

    白妖儿忽然想到何护士,她是学医的,而且从她出现后,她的腹部就时而绞痛。

    难道是何护士趁着跟她接触的时候,对她做了什么?

    白妖儿满腔的难过化成愤怒,可是一时又找不到证据……

    这一天,她自然没有胃口,不管佣人怎么劝,都吃不下东西。

    到了晚上,还不见南宫少爵,夜已经很深了。

    白妖儿这一天都呆呆的,时而难过,时而痛心,时而愤怒,时而绝望。

    各种乱七八糟的掅绪逼迫得她喘不过气。

    忽然,白妖儿皱眉下床,她不能让伤害宝宝的凶手逍遥法外。

    “白小姐,你不能出去,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佣人即可拦住她。

    孩子没有了,她全身乏力——就凭她在这个庄园的地位,能调查出什么?

    “少爷呢?”

    “在书房。”

    “就说我有事要见他,让他过来。”

    一个佣人去了,很快回来说:“少爷有事要忙,让你先睡。”

    白妖儿哑然失笑。

    在书房一整天都不来看她?是因为宝宝没有了,他不想再看到她了么?

    他还有心思能工作得下去?

    “他今晚会过来么?”

    “不知道……少爷只是让你先休息。”

    这种时候了,白妖儿怎么可能睡得着?可是哭了一天的眼睛又腫又疼……

    白妖儿闭上眼,思维却清晰的很。

    孩子没有了,也许是上帝安排的意思。但她不会原谅凶手,绝不……

    书房,一股冲天的酒气。

    烟灰缸上堆满了烟头。

    南宫少爵喝几口酒,就低低地咳嗽,他的胃受不了这样的朿激和折磨,几次咳出带血丝的酒水。

    眼睛通红的,仿佛血色蔓延到眼圈里,从未有如此颓然过。

    佣人时刻会来向他报备白妖儿的掅况,据说她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哭了好几次。

    他紧紧皱着眉,想到她的眼泪心口就像被刀子扎進去。

    他宁愿真的被扎几刀,也不想看到她流泪,看到她受一丁点儿的伤害……

    思绪回到早晨。

    他先清醒,看到白妖儿在他怀里安逸睡着的面容,他以为他终于得到她了。

    挽起唇,露出了恍若得到全天下的幸福笑意。

    然而,笑容才成型——

    感觉她腿間有暖流滴在他的身上,打湿了被单,咽出刺目的红色来。

    他用手往下摸,鲜红。

    当他掀开被单,看到她腿間刺目的鲜血,他第一次恐惧到从床上跌下去。

    他推她,她苍白着脸昏迷不醒。

    那一瞬间,南宫少爵心口发窒,差点以为她要死了!

    那种失去的感觉就像心脏在瞬间被挖空,只剩下一个洞。

    恐惧变成魔鬼的手掐住他的咽喉……

    半夜,房间只开着一盏暗色的壁灯。

    白妖儿闭着眼蜷缩在床上,佣人见她休息了,就报备给南宫少爵。

    房门的锁拧了下,他走进来,神色疲惫,遣散了佣人。

    他带着浑身的酒气,在床边坐下,看着白妖儿苍白失血的睡容。

    “你喝酒了。”白妖儿闭着眼说。

    “……”

    “今天的工作有这么忙吗?”

    “怎么还没睡?”

    白妖儿霍然打开眼,盯着他:“宝宝没有了,我怎么可能睡得着?我只要一闭上眼,就是她满身鲜血地叫我妈咪!”

    南宫少爵皱了皱眉:“她?”

    “我昨晚梦见她了,是个很漂亮的女孩。”白妖儿淡然一笑,“金色的头发,还有……跟你一样漂亮的红色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