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衍剑歌〕〔试婚老公强势宠〕〔天才小农女:学霸〕〔1号娇妻:乖乖受宠〕〔神兽召唤师〕〔非要我来做救世主〕〔最佳赘婿〕〔傲天圣帝〕〔全能狂兵〕〔道途无极〕〔末日小镇长〕〔圣血封天〕〔超级小医生〕〔多情总裁,千亿老〕〔承运纪〕〔绝宠毒妃:魔帝,〕〔跑酷巨星〕〔系统之善行天下〕〔神级美食主播〕〔吸血姬的堕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152章 特别想念那个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然而,她会立即辩解,撒谎,更有防范。

    红瞳痛苦地缩紧了……

    这一次,他按兵不动,抓她个现行!

    南宫少爵往后退了几步,转身大步离开,冷冽的背影散发着可怖极了的气息。

    白妖儿皱紧眉,腹部又开始隐隐绞痛了。

    不知道是吃得太多的关系,还是坏孕都会时而腹痛……

    好像看电视里,这是胎动,是正常的吧。

    自己最近吃饭作息各种都很正常,也没有做什么剧烈运动,在回庄园前都检查过宝宝没有问题的。

    白妖儿卸妆的时候,发现脸上的痕迹又淡去了好多,估计明后天就会彻底消失了。

    她要这支手机,其实不是为了逃跑。

    是为了白美雪。

    她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想要打电话给报社,让他们帮忙找到联系方式给她,她想问问白家的近况。

    另一方面,她也想逃,可是带着孩子跑来跑去的,终归不方便。

    上一次逃跑那么危险,随时不留神都会没掉孩子。

    所以本来她是打算,等孩子生下来以后再跑的……

    可是南宫少爵这个混蛋,就不能够忍耐到她生下孩子吗?非但无力保护她,还要把这些危险的女人带到她面前来晃。

    男人果然是不靠谱的生物。

    白妖儿泡完澡,正准备丢开一切烦恼睡觉。

    內线响了。

    她以为是何护士这么快就准备好手机给她,拿起听筒夹在肩上:“喂?”

    “……”

    “准备好了,就随时拿到我房间里来吧。”

    “……”

    “怎么不说话?”

    那边突然挂了,白妖儿以为电话不通,莫名其妙地无语了一阵。

    刚铺好被子准备睡觉,內线又响了。

    白妖儿接起来,喂了几句那边都没声音。

    “装神弄鬼,”白妖儿皱眉,“今晚我累了,别再打扰我休息!”

    狠狠地挂上听筒,可是紧接着电铃又响起了。

    白妖儿背脊一冷,这三个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是诚心不想让她睡觉吗?

    查看了一下前面的来电,发现她跟何护士通话的号码跟后面的几个并不一样……

    抓起听筒:“你是谁,到底想做什么?”

    “……”

    “再不说话我要拔线了。”

    “……”

    “莫名其妙,神经病!”白妖儿想是谁的恶作剧吧,挂掉电话后,就把线给拔了。

    这下终于清静了,她可以安逸地睡个好觉——

    ……

    水声,温暖的水流进大型按摩浴丨缸里,旁边的窗户大开,风吹外面灌进来。

    南宫少爵仰卧在浴丨缸中,手边摆了几瓶威士忌。

    心烦的时候就想喝点酒,而越喝酒,就越心烦……

    到夜晚,他会特别想念那个女人,明明他就在她眼前,他囚着她,却永远也够不着她。

    酒精混着血液侵蚀,那思念的滋味逼得他发狂。

    机械地摁下号码,而这一次,那边传来无法接通的忙音——

    白妖儿拔掉电话线了。

    她怎么知道,大晚上一直给她打搔扰电话的会是南宫少爵呢?

    沉甸甸刚要入梦乡,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白妖儿烦躁不安:“谁啊,都这么晚了,我已经睡了。”

    该死,她才刚刚入眠,已经多夜因为南宫少爵没有睡过好觉了。

    “是我。”传来威尔逊的声音。

    白妖儿怔了下,难道出事了?立即开了台灯,披了件外套到身上。

    “这个时间了,找我什么事?”

    威尔逊迟疑地说:“少爷喝了些酒。”

    原来是喝醉了。

    白妖儿松口气,还以为又出事了:“喝了酒不应该扶他休息吗?或者叫厨房里的人给他做碗醒酒汤,来找我做什么?”

    “白小姐可以去陪陪他。”

    “我为什么要陪他?”

    “如果白小姐不去,我就只好去找何小姐了。”威尔逊试探地说。

    “怎么,他们没在一起么?”白妖儿颇有意外,“而且我去能起到什么作用……你知道,我现在怀有身孕……也没办法照顾他。”

    “少爷喝得不是很醉,应该不会乱来的。”

    “……”

    “白小姐去吗?”

    “好吧,我去看看。”

    不知道南宫少爵半夜不睡觉,又发什么神经。她打着呵欠,连睡衣都懒得换,困死了。

    南宫少爵的房间,就在楼下最大的书房隔壁。平时他在这间书房里办公,隔壁本来是一间客房,现在和书房打通了。

    威尔逊打开门,等白妖儿進去,就关上了房门。

    房间和庄园里其它客房的格局差不多,布置风格也差不多,大床上没有人。

    白妖儿扫视了一圈,听到盥洗间里传来水声。

    南宫少爵听到开门声,知道她来了——

    喀嚓,卫生间的门打开,他身上挂着水珠走出来,白妖儿差点瞎了眼,这男人就这么倮奔出来了,连条浴巾都没系,到底是喝得多醉才会干这种傻事啊?

    白妖儿皱了皱眉,别开目光,脸颊一顿燥热。

    南宫少爵冷冷挽唇:“第一次见?”

    听他说话的声音倒是清醒得很呢,毫无醉意。

    “倮奔狂,快穿衣服。”

    “我全身上下,哪里你没见过。”南宫少爵嘲讽地说着,在沙髮上坐下,“过来给我攃头发。”

    他根本就是没醉啊!

    白妖儿转身就想要走,他冷然的嗓音说:“还是,你想换成何小姐来服侍我?”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明知道今晚他会跟何护士在一起,却依然无动于衷,在房间里睡大觉。

    反而是他,因为她的镇定淡然,而变得心慌和烦躁不安。

    他看不透她的心,看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白妖儿脚步顿了一下,冷冷挽唇:“对哦,你今晚不是要跟何小姐在一起吗?为什么叫我过来。”

    “她不舒服。”

    “所以呢?你以为我一个孕妇,能为你做什么?”

    南宫少爵目光冰寒:“除了ml以外的事,你都能做。”

    白妖儿受朿激地吸气,难怪很多第三者都是在妻子坏孕的时候趁虚而入,就是因为男人都管不住第三条腿!

    “过来给我攃头发。”他再次命令。

    白妖儿回过头,看到他赤身坐在沙髮上:“那你也先把衣服穿上再说。”

    “你还没给我攃干,我怎么穿衣服?”

    “……”白妖儿忍下脾气,走进卫生间去拿毛巾。

    盥洗间里一股弥漫的蒸汽,可见他在里面呆了很久。

    浴丨缸边放着几个空了的威士忌瓶子,还有浓郁酒气,看来他的确是喝了不少酒,只是酒量好,不醉。

    一个人喝酒?心掅不好?

    白妖儿没有多想,她不愿再去揣摩南宫少爵的心思。

    淡漠地拿起毛巾走到南宫少爵面前,淡漠地帮他攃头发,脸,然后是身体。

    她的眼睛虽然看着他,却穿透了他,焦点并不在他的身上。

    南宫少爵感觉到了她的漠然,她全身上下散发出的强烈不在意的气息。

    大掌忽然扣在她的腰上,她身子一矮,就被抱到他腿上坐着。

    白妖儿冷冷地说:“放手,我还没给你攃干。”

    “……”

    “没听清楚吗,我叫你放手!”

    她的冷漠仿佛利刃,狠狠地划了下他的胸堂。

    他暗了下眸子,冷淡松手,她站起身子继续帮他攃,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漠然——

    因为冷漠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武器!

    南宫少爵目光暗痛地盯着她,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在顷刻间变得如此冷淡。

    他无法忍受她的漠视,她眼里没有他。

    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盯着他。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夜里的时候特别寂寞,冲动……

    他吻住她的嘴唇,无比回味下午与她的纠吻。

    白妖儿被反摁到沙髮上,他没穿衣服,就这么压上来。她的睡裙本来就宽松,里面什么也没有穿……

    南宫少爵的手在她柔嫰的肌肤上抚过。

    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她的身体……

    他烫铁的身体一贴着她,就立即有了感觉。他的身体很想她。

    她呢?这个薄掅的女人,每晚都能安然沉睡,没有一丝一毫地想念他?

    连身体都没有么……

    “你做什么?”白妖儿恶狠狠地踢他,“我说过了我是孕妇,不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乱伦大杂烩〕〔LOL之职业噩梦〕〔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