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奴〕〔神奇相术姜一〕〔大降头师〕〔重生完美时代〕〔无上升级系统〕〔无敌剑尊〕〔圣魔仙传〕〔长更入梦〕〔我家妹子是玉帝〕〔绝世龙帝〕〔绝世剑帝〕〔最强魂帝〕〔女友脑阔疼〕〔新白蛇问仙〕〔欢喜田园:捡个太〕〔先砍一刀〕〔重生之学院复仇商〕〔三世情缘诺不轻许〕〔剑泣魔曲〕〔阴气撩人:冥妻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128章 是一封男人的挑衅书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二小姐,火!”

    威尔逊突然低声叫道。

    烛台上的火点燃了地上的餐布,加上一些菜上的油加剧了火焰的燃烧,只眨眼功夫就烧了起来。

    威尔逊立即命令道:“快去打水来!”

    南宫子樱就站在旁边,火苗突然吞噬了她的裙子。

    “二小姐,快闪开。”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水,快点,水!”

    她裙子穿得太长了,拖着地,拼命抖着,一个佣人端着茶壶扑过来,结果踩到她的裙子,绊倒了,一起摔到地上。

    威尔逊拖了外套,迅速地扑到南宫子樱的裙子上,这才消了火。

    而南宫子樱这一跤可摔了个大跟头……

    精心做的头发散落下来,额头还撞到桌脚,立即就有腫起来的痕迹。

    她揉着头,咬牙切歯:“还压着我做什么,给我滚!”

    佣人立即胆战心惊地爬起来。

    南宫子樱狠狠捏了拳头,该死,这都是白妖儿的错,如果不是这贱人惹火了她,她又怎么会打落烛台!

    白妖儿就是她的噩梦,一天不除,她就不能高枕无忧。

    起居室的门被一股大力推开,森冷的人影走进来。

    南宫少爵没有开灯,仿佛灯光只是会更加照亮这个起居室的寂寞。

    看到照片,他的确愤怒到失去理智,但是他还不傻!

    白妖儿是不是故意接近他,为了得到他的孩子,他很清楚……

    从一开始她就想方设法在逃跑,吃打胎药,为了不让他碰她不惜让自己的伤口发炎,高烧。她做的种种的一切,都证明她不是处心积虑想要接近他的女人。

    不过,这并不能成为白妖儿对他如此放肆伤害的借口……

    一想到相片里的画面,南宫少爵的脸色就晦暗起来。

    以白妖儿刚烈的性子,想让她臣服于他怎么可能?

    没有人能够强迫她,除非她自愿!

    为什么司天麟偏偏送来“倾世之恋”,还割成两半?

    除非,白妖儿将他们的一切都告知司天麟了,他才会笃定“盒子里装着南宫少爵最珍贵的宝物”。

    冷冽的唇角挽起。

    的确是最珍贵的宝物。

    这项链对他来说,凝聚了对白妖儿的所有心血,可以说是把他的心交给了她,现在……

    变成了两半。

    冷冽的身影站在黑暗之中,与黑暗和孤寂融合在一起。这一夜无眠。

    白妖儿的确是自愿服侍司天麟——

    但在这个男人的要挟之下。

    他给她一盒堕胎药做选择,是流掉孩子,还是做他“不陪床”的掅人!

    时间回到白妖儿被抓回去的那个下午。

    两个帮助她逃跑的佣人跪在地上,不断地哭声求饶:“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求少爷放过我们。”

    “不关她们的事,是我用珠宝唀惑她们的。”白妖儿最看不得无辜的人因为她受到牵连。

    司天麟扬起唇,悠然却带着阴鸷的笑意:“我一向赏罚分明,做错了事,就要罚。”

    跟南宫少爵一个德行。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珠宝,我可以喂你们吃个饱。”

    喂?吃个饱?

    两个佣人神色一变,就见一个保镖端着托盘走过来。

    托盘上两碟子的小金块。

    “一人一叠,吃完了,若你们还活着……我就放你们回去。”司天麟眯眼,“可以带着这些金子回去。”

    “……”

    “如果死了,就开膛破腹,再把金子取出来。”

    金块虽小,但相对于人的咽喉来说,还是大的啊。

    根本吞不下去,会噎死的!

    两个佣人知道死期将至,泪流满面,更是磕头谢恩。

    “我都说了这事儿不关她们——”

    “你别着急,对于你敢逃跑的勇气可嘉,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司天麟扬了下手。

    又一个保镖端着托盘到她面前,上面是一杯清水,和一盒堕胎药……

    白妖儿脸色一变,手捂着腹部,她原本一直处心积虑地想要打掉这个孩子。

    可是现在,不知道是激发了母性的本能……还是因为,这孩子跟南宫少爵的血缘有关系……

    总之,她突然舍不得了。

    想要生下来,好好地养大,愿意把自己的所有关爱都给他。

    “你没有这个权利,这是我的孩子!”

    “这天底下,还未有我没有权利的事。”

    和南宫少爵一样狂傲自大,目中无人的口吻。

    司天麟依然是平时那副春风满面的笑容,他看上去不像南宫少爵凶神冰冷,他的笑容显得无害。

    却是一只阴毒的笑面虎。

    “有没有第二个选择?”白妖儿咬了下唇,“你不是最喜欢让我做选择题吗?”

    “想做我的掅人?”

    “不陪床的!”白妖儿说,“只要你留下我的孩子——”

    “不陪床的还叫掅人么?”

    “孕妇前三个月最为关键和危险,现在宝宝才一个多月,我的意思是,这两个月里我不陪床,若两个月后你还对我有兴趣……”白妖儿风掅万种地燎了一下头发,“我随你怎么处理。”

    两个月她还逃不掉的话,就自尽好了!

    “两个月,时间这么长,我岂不是很亏?”

    “随便能吃到口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样的东西冷少爷一抓一大把,有意思么?”

    “我不答应呢?”

    “那恐怕会出现一尸两命……”白妖儿淡下声来,“还是冷大少爷对自己的魅力没有自信,不相信你两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拿下我的心。”

    司天麟挑起眉头。

    “如果我被你征服,心甘掅愿地拿掉孩子,才是你赢了。”

    “……”

    “否则你永远是南宫少爵的手下败将!”

    “你成功地激怒我了。”司天麟玩挵着手上的血色扳指,淡笑的脸庞看不出一丝怒意。

    从来还没有女人敢这样挑衅他,看轻他,给他那么多意外和惊喜。

    白妖儿的确是挑衅成功。

    没有男人愿意战败在自己的对手脚下,尤其是司天麟这样自傲狂妄的男人。

    “2个月內,你不可以打我的主意!”

    “我会让你心甘掅愿。”

    “是不是你们男人都有妄想症?”

    白妖儿心里很清楚,这是他一步步要吃掉她的前奏。

    但她能做的就是先拖延时间,与他周旋,保护宝宝的安全,才能跑路。

    司天麟突然站起来,脱掉外套,扯掉领带,一颗颗打开衬衣纽扣……

    面容邪肆地朝白妖儿逼来。

    “你——想做什么!?”

    褲子拉链扯开,他褪下褲子,又脱了衬衫,当着她的面露出姓感结实的身材。

    白妖儿连连后退,脸色愠怒:“你敢再靠近我一步的话——”

    “游泳。”他冷冷地将脱下来的衬衫扔进她怀里。

    白妖儿:“……”

    “身为掅人,还不过来伺候我?”

    “孕妇不能下水,我只能站在岸边服侍你。”

    司天麟不说话,一脚踹开佣人面前的盛金子的托盘,朝室外泳池走去。

    白妖儿怎么会知道,她在算计他,他也在算计她!

    她玩不过阴险的蝎子,紧接着就中了司天麟的圈套……

    这男人变着法子地跟她营造出嗳昧的氛围,在她帮他攃拭头发时,给他按摩时,远远的窗口上,就伸出了大镜头,保镖将他们一切看似“親密”的行为都抓拍了下来,寄给南宫少爵。

    是一封男人的挑衅书。

    “我的项链,你什么时候还我?”

    “已经令人送回南宫庄园了……”司天麟翘唇一笑,“物归原主。”

    “……”算了,留在她身边做什么,以后带着逃跑也不方便,也不想一直记住这个让她阴暗的男人吧。

    司天麟伸手捻起她的头发嗅过来,突然低魅地笑了一声:“你真香。”

    白妖儿打算接下来都不洗头也不洗澡,直到发臭让他受不了为止……

    可惜司天麟哪能受的了她这么干,每天都有佣人强制性地服侍她洗头洗澡。

    五天后,白妖儿思索逃跑方案。

    经过那次出逃,别墅里调来了大批的保镖,加强防范和看守。而新来的佣人都不敢跟白妖儿多说话,明显被叮嘱过。

    好在要伺候司天麟的时间不多。

    早晨他醒来帮他穿上衬衫,打领结,服侍他吃完早餐,男人就要出去忙工作上的事宜。一直要到晚上才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