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安妻室:军少请〕〔我自仙界来〕〔娱乐玩童〕〔师父,徒儿缠上你〕〔西厂〕〔透视神医在校园〕〔时少,你被逼婚了〕〔逆世魔女:强宠天〕〔都市全能至尊〕〔女神的贴身男秘〕〔超品神农〕〔荒古神帝〕〔重生有毒:寒少暖〕〔圣道真医〕〔军爷,狠强势〕〔垂钓未来〕〔绝世镇封〕〔九零军嫂很凶萌〕〔我成了武侠乐园的〕〔都市至强房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111章 产前有这么焦虑么?
    ,精彩无弹窗免费!

    90%的可能她会被杀死,但好歹也有10%的可能逃脱……总比一直囚在这里等死强。

    霸道的气息从身后涌来,白妖儿还没来得及回头,已经被他拥抱在怀了。

    他总是这样突然地出现,从身后将她抱在怀里,下巴埋首在她的肩窝上,用力呼吸她的香气……

    “忙完了么?”白妖儿的一颗心揪着,莫名其妙就觉得喘不过气来。

    “嗯。”他熟悉的低沉嗓音。

    “这两天你好像特别忙?”除了她醒来时和三餐会看到他,临睡前他都还在忙。

    “怎么,想我了?”

    “接下来还会这么忙吗?”白妖儿想,再过两天她就要逃了,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一些空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即将遗失。

    “恐怕会更忙,”南宫少爵拿起化妆台上的一瓶香水,“喜欢香水?”

    “不喜欢。”

    “还是宝石?”

    “够多了。”

    “很少见你涂口红,”南宫少爵捏住她的下巴,两人的影子印在镜面上,“喜欢什么色?”

    “听说很喜欢一个女人却求而不得的时候,就送她口红吧。这样至少在她跟别的男人親吻时,你还有参与感。”

    南宫少爵浑身一震,按住她的肩头:“你还想跟别人親吻?这辈子你的唇都是只有我才能吻的!”

    白妖儿勾了勾唇,忍不住笑了。

    以前听到他南宫少爵式的霸道语句,她一点感觉都没有,现在为什么会特别舒服?

    南宫少爵突然注意到她的胳膊,盯着几个红点点:“这什么?”

    “被蚊子咬的。”白妖儿皱眉,这庄园环绕着茂密植物,灌木还修剪出迷宫般的宏伟图形,所以蚊虫又大又毒。

    南宫少爵脸色不悦:“这些蚊子都瞎?敢咬我的女人?!”

    白妖儿忍不住又笑了:“它们不咬你的?”

    “我皮厚!”

    说着话,南宫少爵让佣人拿来驱蚊水,很好闻的玫瑰花香味,在她的胳膊腿上都仔细地喷涂了一遍。

    白妖儿瞬间被浓浓的玫瑰香包围了,不同于一般的花露水那么刺鼻,这个还挺好闻的。

    “这香味很好闻啊……”白妖儿拿过瓶子看是什么牌子,发现是自制的,没有logo。

    “有你的味道好闻?”南宫少爵捋了捋她的长发,“你身上的味道,是这全世界最好闻的香味……”

    “那你还要给我买香水?!”

    南宫少爵扬眉,也对,她不需要涂香水,已经够香了。不需要涂口红,她的唇色更迷人……

    “你不用吗?”白妖儿见他把驱蚊水放在床头柜上。

    “我们都涂了,蚊子咬谁?”

    白妖儿怔了,他要做招蚊黑帝么?

    他一把将她圈到怀里,霸道满满:“下次再被蚊子咬了,告诉我,我替你报仇!”

    等他赶到蚊子早就逃了……

    “我马上就派人把外面的灌木丛都杀一遍虫,诛九族!”南宫少爵又说道。

    可怜的蚊虫鼠蚁,要倒大霉了。

    “你这么残忍的?”白妖儿憋着笑意,抬头看他。

    南宫少爵親吻着她的脸颊:“我说过了,所有欺负你的,都是跟我作对!”

    白妖儿感受到他的胡渣扎在她的脸颊上,这种触感——他萦绕在她周围的气息,这种嗅觉——他烫贴在她身上的焱热温度,这种感知——

    在离开他以后,也会跟着消失。

    “既然一般的礼物你都不喜欢,那你好好想要什么特殊的很难买到的。”南宫少爵说,“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都买给你。”

    白妖儿反应过来:“你要出远门?”

    “怎么,舍不得我么。”

    “什么时候?”

    “过两天。”

    那么巧,过两天她逃跑,而他要走!也许这是南宫子樱的调虎离山之计吧!她有的是办法调开他,公事或家族里的事。

    “你要去多久?”白妖儿又问。

    “尽快,事一忙完就回来。”顿了顿,南宫少爵探究的目光盯紧她,“真舍不得我么?”

    “没有,就是这个庄园阴森森的……如果我不小心又掉到什么暗道里,出了事,”白妖儿忍不住试探问,“你不会很失望吧?”

    “……”

    “没关系,反正还有很多女人可以给你生孩子。”她仿佛是自我安慰地一笑。

    她脑子进水了,这时候竟然会为南宫少爵而担心——

    不可想象,当他回来发现她不见了,他会怎样疯狂!

    没关系,很快就会有前赴后继的女人给他生孩子……

    南宫少爵的心蛰了一下,一种强烈不妙的感觉襲莱,猛地攥住她的手:“产前有这么焦虑么?你这脑袋瓜一天到晚都在胡思乱想什么。”

    “是啊,我一定是想多了。”白妖儿故作轻松地笑起来。

    “那次是意外,你以为我会允许有第二次意外发生?”

    “嗯,我只是假设么,你何必认真。”

    “没有这种假设——只要你乖乖的不要乱跑,你很安全。”他想了想,“我会派佣人24小时看着你。”

    “不用了,我乖乖呆着不乱跑就是了。”看着她反而会影响她的逃跑计划。

    “你会有这么乖?”南宫少爵凝视着她,这女人不会脑子里又在打什么主意?来了这个庄园后,都没见她有什么动静,难道她真的放弃逃跑了?

    “不过,你要走这么多天,为了弥补我,明天一整天都不要忙公事了,陪我吧。”

    南宫少爵一挑眉:“要我怎么陪你?”

    “我看这庄园有一个很大的射击场,你好久没有带我玩射击了。”白妖儿用胳膊圈住他的颈子,“明天带我玩?”

    在妖儿庄园里也有一个射击场,南宫少爵曾带她玩过两次。

    南宫少爵盯着她:“怎么突然想玩这个?”

    他记得前两次都是他强迫她陪他,她远远在旁边坐着喝茶,一点都提不起兴趣的样子。

    “这个庄园什么可以玩的活动都没有,太沉闷了。”

    “我可以带你骑马。”

    “不要,马车我坐腻了,我想学射击!”

    “不行,你怀有身孕,射击场很危险。”

    “有你保护我,怎么会危险?”白妖儿稍微带着撒娇的口气,“我这些天这么乖,表现还不够好吗?再不把我放出去,我肯定会闷出病来。”

    南宫少爵目光暗沉,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就算她长了翅膀,都不可能从这个庄园逃脱。

    “再表现更好一些。”他的红眸发光,“吻我。”

    白妖儿吻了吻他的下巴。

    “这里,”他压着嘴唇,“至少十分钟。”

    白妖儿在南宫少爵的教导下,吻技已经如火纯掅了。她闭上眼,送上双唇,轻轻啃咬……

    想到这是他们的最后一个吻,白妖儿的吻越来越热情。

    她寻找着适合接丨吻的姿势,骑坐在他身上,用力地将他压在化妆椅的大靠背上。

    如此的热情令南宫少爵诧异挑眉,险些招架不住。

    以前白妖儿都是数着时间等吻结束,而今天,她吻得很忘掅,手从他宽大的领口伸進去,抚摸着他结实有力的胸膛,然后她发现,她的身体有了巨大的感觉。

    脚趾头蜷缩,浑身颤栗着。

    从怀上宝宝到现在有一个来月,他们都没有过肌肤之親。

    男人雄壮的身体哪经得起燎,南宫少爵眼眸深谙,浴望之火在体內点燃。

    白妖儿感觉他的反应,这才惊醒,分开唇……

    南宫少爵攃了攃她的嘴角,嘴唇殷红,邪肆笑道:“你今天真的很热掅。”

    白妖儿说不出话,只觉得心口那种空洞的感觉越来越大,那种空洞的感觉是叫难过么?她没想过有一天,她竟然会舍不得离开他。

    她要走了,他还一无所知。

    南宫少爵挑着猩红的唇,看起来很搞笑,低哑的嗓音喷在她脸上:“是不是想要了?嗯?”

    “……”

    “难得你会主动想要,我还以为你没有掅浴。”

    除非他燎她,沟引她,她平常根本没有反应。

    一直以来,每夜都是他在忍受浴望的煎熬。

    现在他也极力隐忍:“为了宝宝和你的身体安危,前三个月尽量忍忍?未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白妖儿怔了一下,反应过来,脸颊飞快地升起两朵羞涩的红晕。她咬住唇,就想要从他的怀里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