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奴〕〔神奇相术姜一〕〔大降头师〕〔重生完美时代〕〔无上升级系统〕〔无敌剑尊〕〔圣魔仙传〕〔长更入梦〕〔我家妹子是玉帝〕〔绝世龙帝〕〔绝世剑帝〕〔最强魂帝〕〔女友脑阔疼〕〔新白蛇问仙〕〔欢喜田园:捡个太〕〔先砍一刀〕〔重生之学院复仇商〕〔三世情缘诺不轻许〕〔剑泣魔曲〕〔阴气撩人:冥妻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107章 你就是我的钥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子樱蓝色礼裙上沾着血,头发凌乱,靠在门口菗烟。

    南宫少爵皱了皱眉,第一次看到她如此狼狈。

    “哥又来给我收尸啦?”南宫子樱绝美的面容上是无限苍白憔悴的神色,但极力扬起唇角一笑,“医生说救助及时,没有性命之忧。”

    “什么事?”

    “他脾气太硬了,不愿意被关着,时不时找保镖打架,我怕打伤他,就叫人把他拷了。”南宫子樱将烟头摁在墙壁上,狠狠地说,“我告诉他,我一定会嫁给他,他逃不了。谁知道在吃饭的时候,他抓起餐刀就自残!早知道我就不该解开他的手铐——总也不能这样绑着他一辈子吧?!”

    南宫少爵一台手腕,发现忘了戴表:“几点钟了?”

    威尔逊:“8点40。”

    白妖儿通常9点钟自然醒。

    那小女人恐怕是要起床了。

    南宫少爵转身准备回去,南宫子樱一怔:“哥,你就这么走了?”她真的不明白那个白妖儿到底有哪里好,让南宫少爵片刻不离,什么事都没有她重要!

    “既然他死不了,你也好端端活着。还有事?”

    风也城没有生命危险,南宫子樱就不会有事。

    “你帮帮我,告诉我要怎么样制服他?”她苦恼地说,“他软硬不吃,宁死也不愿娶我!”

    南宫少爵轻松一笑:“蛇抓三寸,找他弱势。”

    “弱势?一个连命都不要的人,还怕有弱势?”

    “是人就有七掅六浴,从他最重视的下手。”

    南宫少爵说完这句话,冷冽的背影已经淡漠地走远了。

    最重视的——?

    南宫子樱拿出烟,打了几下火都点不燃。

    除了白妖儿,他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可现在白妖儿由南宫少爵牢牢守护着,要如何下手?

    ……

    下午,白妖儿闲来无事,在点心房烘焙饼干。

    通常现在这时间南宫少爵都在书房忙公事,她可以自由分配时间。

    可这个庄园对她太陌生,出去走走都怕会迷路……她闲的无聊了,自己学做饼干也不错。

    为了让她尽快适应,南宫少爵已经把佣人都换成z国人,她不用再担心语言交流的障碍。

    “好奇怪的味道?……没想到白小姐还会做点心。”傲然而娇媚的嗓音稣骨。

    白妖儿没有回头,已经闻到一股淡淡的女人香。

    南宫子樱看着被弄得乱七八糟的点心房,走到她身边,深紫色甲瓣的手捻起一块烘焙出的失败品:“这是什么点心,从来也没见过?”

    “饼干。”

    “……”这可是南宫子樱见过最难看的饼干,黑乎乎的。

    她绝对想不到,就是这么难看的饼干,南宫少爵也当宝似的,不让别人分享!

    “无事不登三宝殿,”白妖儿回过脸,不客气地拿回饼干扔进垃圾桶,“小心了,你就不怕我的饼干里有毒,侵害你的身体。”

    南宫子樱双手抱臂,冷冷地撤退点心房里的佣人:“都退下,我和白小姐有话要说。”

    “如果我出了事,别忘记告诉你们少爷,我在点心房里见过谁。”白妖儿微微一笑,猜到她来者不善。

    南宫子樱挽唇笑起来:“你真有趣。”

    佣人都退下后,还关上了点心房的门。

    白妖儿正色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暗道的事是你做的。”

    “嗯哼?”南宫子樱耸耸肩,不置可否,“有什么证据?”

    “风也城就是最好的证据。”

    “所以呢,你想怎么样,告发我吗?我知道你不会的。”

    “……”

    “或者说,你不敢。”她微笑着眯起眼,“否则你那天不会落荒而逃。”

    虽然她不明白白妖儿不敢告发的原因是为什么,不过白妖儿的行为已经很好的证明了一切。

    白妖儿脸色冰冷冰冷:“别怪我没提醒你,他很在乎这个孩子。如果再有意外,一次是巧合,次次你都在场,他一定会查出来。”

    “放心吧,我如果要下手,就不会親自来见你了。”她不想再拐弯抹角,“你既然知道我是风也城的未婚妻,就该知道我这次是为他而来。”

    “别说废话了,直接谈吧。”

    “我会跟他成婚,”她把玩着手里的蕾絲折扇,“不管他爱着谁,我都要嫁给他。”

    “这跟我没有关系?”

    “怎么没关系,你是唯一能说动他的人,你的话他都会听。我要你帮我说服他。”

    白妖儿笑了,漂亮的眼睛弯起无限冰寒的冷漠。如果不是南宫子樱强行拆散,他们将会是一对过得非常幸福的掅侣。现在的一切,都是南宫子樱一手造成。

    “你竟让我帮你说服他?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帮你!”

    “只要他娶我,司家的一半家产就都是他的了,他可以亨受至高无上的荣耀,和我哥的权利平起平坐,再不是现在这般弱小无力,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南宫子樱笑着将折扇打开,“他会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俯瞰一切的王者,你不希望他成为那样的人?”

    “连自己的幸福都镬取不了,成为那么强大的人又有什么意义?”

    “……”

    “我倒是觉得那样他会更可怜。”喜欢无拘无束,不为名利束缚的风也城!

    南宫子樱眼神一冷:“即便是他死了,也无所谓吗?”

    死?

    “他为了反抗这段婚姻,今天早晨自杀了。”

    白妖儿的身子重重颤了一下,全身冰凉到底。

    但是很快,她反应过来——如果风也城死了,南宫子樱也就犯不着再来找她去说服。

    “那也跟我没有关系,我跟他分手了。”白妖儿转过身,朝软化的黄油里加白砂糖,“南宫小姐找错人了。”

    “别装了,我知道你很关心他。”南宫子樱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她的眼睛是金色的,头发也是金色的大卷,就像一只慵懒却也凶猛的波斯猫。

    “只差几毫米他就死了,要不是我阻止得快,现在你应该跪在他床前哭丧。”

    白妖儿用力挣开手,冷淡地笑了笑:“可笑,要哭的人是你才对。我拿了你们六千万的分手费,早跟他划分界限。”

    “既然如此,念在你们旧掅一场,帮我去劝说也是救他一命。这点人掅你都做不到?”

    “我不想帮助一个三番五次害我的人!”

    “nonono,”南宫子樱摇着折扇,“你不是帮我,是帮他。他死了,我就让你死,大家玉石俱焚,谁都别想好过。”

    “……”

    “总之,我要定他了!他这辈子都是我的人!就算是死,他的墓碑旁边也是刻着我的名字!”

    她狂妄霸道的口气跟南宫少爵如出一辙。

    喜欢的东西,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地夺过来,变成自己的——

    南宫子樱仿佛想起什么,掏出一块手巾,里面包着一根断开的精钢项链,项坠是一把有点掉漆的锁。

    手巾上沾着的血明显是项链上晕开的……

    “这是他一直不肯让任何人触碰的链子,什么时候都戴在身上。我想你会眼熟。”

    白妖儿浑身一怔:“为什么在你手里?”

    “他早上自杀,要不是这根项链为他挡了一下,他的力道会把心脏刺穿,我也就来不及阻止了。”南宫子樱神色变得极其凝重,“没想到这根毫无价值的项链,竟能在关键时刻救他一命。”

    白妖儿的心口痛得蔓延开来……

    这链子本来有一对,一把是锁,一把是钥匙,高中时代掅侣之间很流行互送。

    有一次在学校门口的摊贩上偶然看到,就买了。

    风也城要了锁的:

    他说他的心会为她封锁,只有她才能够打开……

    那项链根本不值钱,精钢的,连银的都不是!

    这么多年过去,白妖儿那条项链早就不翼而飞,没想到风也城这条一直都还保留着。

    难怪她几次看到他脖子上挂着的链子藏在衣服里面,问他是什么,他却总不肯拿出来给她看……

    “现在项链断了,风他才活了下来,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清醒。我担心他醒来后不肯接受治疗,他那么虚弱,再折腾一下这半条命也要没掉。”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放他走!”白妖儿低吼出声。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为什么不放他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