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奴〕〔神奇相术姜一〕〔大降头师〕〔重生完美时代〕〔无上升级系统〕〔无敌剑尊〕〔圣魔仙传〕〔长更入梦〕〔我家妹子是玉帝〕〔绝世龙帝〕〔绝世剑帝〕〔最强魂帝〕〔女友脑阔疼〕〔新白蛇问仙〕〔欢喜田园:捡个太〕〔先砍一刀〕〔重生之学院复仇商〕〔三世情缘诺不轻许〕〔剑泣魔曲〕〔阴气撩人:冥妻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103章 我差点就失去你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叫医生!”

    南宫少爵最先查看的是她的大腿,确定没有流产的迹象,这才开始检查其它地方。

    白妖儿除了手肘上一些攃伤,倒没有受重伤。

    “哪里不舒服?肚子痛不痛?”南宫少爵抚摸着她的腹部,紧紧皱着眉问。

    毕竟孕妇很脆弱,摔一跤都很危险……

    白妖儿的心脏一窒,想到他的动作是先检查宝宝,再检查她的身体……

    面对他紧张的神掅,她嘲讽地笑了:“放心,宝宝没事。”

    暗道只有两米多高,她掉下去的时候又幸运……

    南宫少爵危险的红眸猛地盯向南宫子樱。

    南宫子樱一怔,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她当然明白他生气了,更知道南宫少爵发火起来有多可怖。

    没想到白妖儿运气护体,竟坏孕了。

    难怪南宫少爵这么久都没玩腻她,还把她带在身边,是因为她肚子里的血脉?

    “我凑巧在事发现场。”南宫子樱耸耸肩,“干嘛看着我,不会怀疑是我做的吧?”

    “怀疑?”他冷冽地挽唇,“是一定。”

    南宫庄园里的机关没有佣人知道。为了防止有盗贼扮成佣人混进来探测庄园的地形,他们每过段时间就会换一批佣人。

    “或许是哪个佣人不小心碰到了。”南宫子樱狡辩道,“又或者是机关年久失修,不灵便了。”

    “……”

    “我哪有伤害她的动机?”南宫子樱顿了顿,又问,“对了你刚刚说她坏孕了么?真是好消息。快带她去看医生,不要伤到我们南宫家的血脉……”

    现在也顾不得追究其它,白妖儿的身体状况要紧。

    南宫少爵将她抱起,吩咐道:“彻查这件事。”

    威尔逊低头:“少爷放心,我親自查。”

    南宫子樱微笑着双手交叠,白色的钩花手套很好地遮去了她的手指。就算彻查,也查不到龙头上有她摸过的指纹……

    倒是威尔逊刚刚急着救人扭过龙头。

    “怎么,吓到了?”南宫少爵垂首看着怀里的女人。

    白妖儿从刚刚脸色就很不对劲,一眼也没有看他。

    现在在他怀里身体也是僵硬的,脸扭得很开,全身上下充满了对他的排斥。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越发地担忧起来。

    她不回应,他无比焦急。

    “我不是说过了么,宝宝没事!”白妖儿阴郁无比的嗓音回答。她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吃这个女人的醋,吃孩子的醋?

    不应该啊白妖儿,他有没有未婚妻她干嘛介意,他是在乎孩子的安危还是她,她干嘛不开心!

    到了餐厅相连的大堂,南宫少爵小心将她放置在沙髮上,将她转到沙髮靠背上的脸扳过来。

    白妖儿用力一犟,又扭了回去。

    南宫少爵暗沉的眸子盯着她,心比被刀子划过还难受——她怎么会知道他此时有多后悔?

    他不该迁怒于昨天的事,昨天和今天都不理她,还派了佣人上去接她。要是他亲自去,她就不会在半途受伤。

    换做平时,他一定会陪在她身边,等她醒来,让她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是他。

    不敢想象如果暗道修建得高一些,这一摔,孩子流掉,她也会有生命危险……

    威尔逊不是去得那么及时,让她在暗道里多呆一会,她不小心触到机关,也已经万箭穿心。

    “我差点就失去你了。”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白妖儿沉默着,是他差点失去了这个孩子吧!

    他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种奇怪的地方?就是因为这里更像囚笼,更不方便她逃脱么?

    居然在庄园里还有机关暗道,她有种刚出狼窝,又入虎口的危机感。

    医生很快赶来了,在南宫少爵的监视下对白妖儿做了仔细检查……

    “她的身体状况一切很好。宝宝也很安全。”

    南宫少爵松懈道:“医生说你没事。”

    白妖儿攥了攥手指,她当然知道自己没事,如果有哪里不舒服,她肯定是第一个感受的人。

    他握着她略显冰凉的小手,“今天气温降低了,怎么还穿这么单薄。”

    “……”

    “着凉了怎么办?”他一脸宠溺地说,完全将昨天的事翻过一页。

    这个该死的小女人,也只有她能够如此轻易地打破他的原则。他的底线又为她降低了。

    白妖儿诧异地看着他,该说幸运吗,要不是掉下暗道,恐怕南宫少爵还会追究她,短期内是不会跟她和好的了。

    她别开脸,南宫少爵将她的脸又扳回来:“你还要跟我赌气到什么时候?”

    “我哪有资格跟南宫少爷赌气。”

    “昨天是你做错了,不管下药事件你有没有份,你把我交易给别的女人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他后来调查看过监控录像,白妖儿确实没有参与下药……

    但当初她跟白美琳交易的录音,却是真的。

    他差点跟白美雪上床,这也是白妖儿的安排!

    “那你罚我吧,你想怎么罚我都行。”白妖儿咬了下唇。

    “我可以既往不咎,但这是我最后一次纵容你犯大错,没有下一次。”南宫少爵抬起她的下巴,“好好把孩子生下来,是你唯一将功补过的机会,听清楚了么?”

    白妖儿听在耳里,刺刺的难受,他是因为她怀着孕不好责罚她,怕影响到孩子吧。否则他的脾气绝不会就这样轻易算了。

    孩子、孩子,他张口闭口都是孩子。

    从他们相遇那天起,她就被他断定为延续血脉的女人,到现在她一直是个生丨育工具!

    南宫子樱一直就尾随他们来了大堂,将眼前的一切纳入眼底。

    南宫少爵对白妖儿的担心,宠溺,那看着白妖儿时独一无二的专宠,都是前所未有的。这分明不是因为宝宝而刻意装出来的关心。

    以她对南宫少爵的了解,就算真是为了传宗接待,他也绝不会给生丨孕儿半点温存——

    白妖儿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世界上最难搞的男人,都被她俘获了心,还如此死心塌地!

    她又看到南宫少爵将白妖儿抱到餐厅,放到首席座——专属于南宫少爵的位置。

    “想吃什么,我帮你盛。这么多美味佳肴,如果没你爱吃的,我让佣人现做。”

    “不用了,我没那么难伺候。”

    “你不难伺候还有谁敢难伺候?”南宫少爵低低凝视着她。

    白妖儿确实饿了,拿起筷子,自己夹吃的。

    餐桌上都是中式的食物,平时庄园里都只做西餐。

    为了符合她的口味,厨师都换了一批,直接是从妖儿庄园里的迁了过来——

    而妖儿庄园里的厨师,是原本从白家带过去的,晨妈主厨。

    白妖儿吃一口食物在嘴里,熟悉的味道……

    从小就吃晨妈做的东西到大,这种味道一入口就知道了。

    她皱了下眉,听到他问:“不好吃么?”

    “你又把晨妈接到这里来了?”白妖儿诧异问。

    “她更了解你喜欢吃的口味。”

    把晨妈也接到这个比监狱还可怖的地方?

    “在我手下帮佣,福利薪水少不了她的。”南宫少爵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很高兴。”

    也是,总比让晨妈失业得好。现在白家已经不复存在。

    “正好我还没吃午餐,”一直被忽视的南宫子樱扬扬眉头,“添餐具。”

    佣人立即添了新的碗筷。

    南宫子樱拉开自己的专属位坐下,看到餐桌上的食物:“你什么时候换了口味,喜欢吃中餐了?”

    “……”

    “是为了她?”她惊叹地说,“难得见你对哪个女人这么细心周到……冰块人居然变成了大掅圣。”

    是法文,白妖儿听不懂,不知道她在讲什么,心里自然就不舒服。

    南宫少爵眉峰一皱,自习惯性法文回:“你很吵。”

    “她的确长得很漂亮,很令男人心动。千古以来,君子难过美人关……”南宫子樱放肆的目光打量着白妖儿,“没想到连你也逃不过,难脱一俗。”

    白妖儿感受到南宫子樱赤果打量她的目光,势必她们的谈话內容与她有关了。

    她本来就芥蒂南宫子樱的存在——现在心里就更膈应了。

    他们在谈她什么?南宫子樱果然是他的未婚妻么,否则怎么能与他平起平坐,随时使唤这里的任何一个佣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