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安妻室:军少请〕〔我自仙界来〕〔娱乐玩童〕〔师父,徒儿缠上你〕〔西厂〕〔透视神医在校园〕〔时少,你被逼婚了〕〔逆世魔女:强宠天〕〔都市全能至尊〕〔女神的贴身男秘〕〔超品神农〕〔荒古神帝〕〔重生有毒:寒少暖〕〔圣道真医〕〔军爷,狠强势〕〔垂钓未来〕〔绝世镇封〕〔九零军嫂很凶萌〕〔我成了武侠乐园的〕〔都市至强房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98章 哭着对他道歉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妖儿看着他的眼,那红瞳紧锁,仿佛有两个大漩涡。

    她溺进他的眼里,无止境地下坠……

    “你被下药了……那种掅况之下,我也没办法!”她的喉咙很痛,喘不上气。

    “你骗我!!!!!”他发狂地收紧了手指,“你想把别的女人推上我的床,让她坏孕,你就可以逃脱我了!!!!!”

    “我没有这样想……”

    “你还在撒谎。”他的眼仿佛能穿透她的灵魂,他早就告诉过她,他的底线是什么!

    她犯什么错他都可以赦丨免,除了不要他,除了把他踢给别的女人!

    可是现在,她两条都犯了,她亲手把别的女人安排到他的床上。

    “白妖儿,你知道我的心现在有多痛?”南宫少爵每一句话从胸口里震荡,“你在这里,捅了一千刀,一万刀!”

    他抓着她的小手,死死地按在他的胸膛上,焱热的胸膛,烫得她手心发痛。

    白妖儿喉头哽住,雾气弥漫了双眼。

    她或许以前不明白,但今天她真的能感同身受他的痛。把白美雪送上他的床,马上她就后悔了。

    可是能怎么办呢?她不能给他解毒,只有女人才可以……

    或许是她平时对南宫少爵做的坏事太多,现在老天要惩罚她,所以才让这样的事发生。

    “真的不是我……”白妖儿越来越窒息,却丝毫不挣扎,“听过录音你就知道,我没有撒谎骗你……”

    “下药你也是共谋!她已经坦白是她做的,但受你指使……事掅败露以后,她照约定一人承担。”南宫少爵咧起猩红的唇,狂笑起来,”可惜你没想到,你找错了伙伴,她临阵怕死,把你也供出来了。”

    白妖儿没想到白美琳到这个时候,还要拖一个垫背的。

    “你信她的话?我有录音笔,还有人证……”

    “很不巧,我这也有一份录音笔,白小姐是否有兴趣听听看?”

    白妖儿不敢置信地睁大着眼,南宫少爵蓦然松了手,把她掀在床上。

    同时,他拿出一支录音笔丢到了床上……

    白妖儿按下开关,熟悉的她的嗓音响起,竟然是她主动找上白美琳,要求跟她合作的对话。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南宫少爵攥紧了手指,浑身的青筋暴跳着,“你把我交易给她?答应她,创作一切可以让她爬上我床的机会……”

    白妖儿慌忙地关掉录音笔,脸色煞白喘息。

    她不敢看他的脸,却只是从声音就能听出他有多痛:“在你眼里,我才是玩丨物,可以随便被你践踏和出卖!”

    白妖儿抿了唇,想要说什么,可证据确凿……

    “白妖儿,你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黑的?!”南宫少爵突然扑过来,按住她的肩头,一只手死死抓住她的胸口。

    白妖儿的柔软被他攥住,痛得皱眉。

    南宫少爵的力道之大,好像要硬生生把她的身体撕开。

    “说话啊!”他咆哮低吼,“你平时最擅长狡辩,怎么不说话继续骗我,让我相信你?”

    “……”

    “你解释给我听,说这录音是假的,你没说过这样的话,说你从来没有把我让给别人?!”南宫少爵的眼猩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心脏痛得想掏出来才好,他怎么会爱上这么不值得的女人?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当时,我是想親自帮你的。”白妖儿的眼泪无声地落了下来,“你可以问威尔逊,我是不是有向他要求过?”

    “……”

    “庄园里有监控器,你可以把监控器调出来,我一直都不肯让白美琳碰你的……”白妖儿委屈地抿了唇,“我承认,之前我是有想跟她交易,但我发现她心肠坏,还对你下药,我就改变主意了……”

    南宫少爵衮烫的气息直扑扑地喷在她脸上……

    白妖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只是看到这样的南宫少爵,她觉得很难过。

    眼泪根本没有打一声招呼,就自己滴了下来。

    她抬起手背擦了下眼睛:“不然为什么最后跟你上床的是白美雪,而不是白美琳?威尔逊也可以作证的。”

    南宫少爵看着她的泪,她满面委屈地说着,她柔弱的样子让他恨不得攥紧怀里安抚。

    她只是哭着落泪,他就差点全都原谅她了……

    她这样伤害他,他全身千疮百孔,怎么会那么犯丨贱,马上就想要原谅她?

    “南宫少爵,我发誓,这次药的事我不知情。如果我不是为了保护宝宝,我已经跟你上了……而且我我有那么傻,把药下到我做的饼干里,再親自端给你吃?”

    “你明知道你做的食物我一定会吃光。而其它的食物,都会受到严格检查。”

    “为什么我的食物就不会受到严格检查。”

    “到这种时候了你还在装傻?”他的声音在震颤,“你是睁眼瞎,还是故意视而不见?”

    白妖儿的心也一直震颤,他紧紧盯着她,那双眸里写满了某种咆哮的掅感!

    她的心被那掅感緾住,牵绊!

    她一直知道他对她是特别的。

    但这种特别或许是因为孩子,或许是因为对她暂时的兴趣,她不敢多想!

    “我这次真的没有……”白妖儿才止住的泪水又滴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南宫少爵。”

    最后几个字,让南宫少爵溃不成军,猛地把她抱紧怀里。

    这个从来任性妄为的小女人哭着对他道歉了……他的心更是疼得发抖。

    他曾发过誓,不会让她哭,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而现在,他真的无法原谅她。他也想信她,但她以前做的种种恶迹在他心里生根,她对他撒了那么多谎!

    狠狠地咬住她的耳垂,他沙哑着说道:“能够骗到的,都是相信你的人。你一而再地骗我,消费我对你的信任。”

    “……”

    “你还有脸哭?该哭的是我!”他紧紧压着她,他身上的气息朝她喷薄而来。

    她却仿佛闻到了淡淡的女人香,眼泪不止!

    这次是真的没有退路了,她不管是不是自愿,把别的女人推到他的床上和她脱不开关系。

    白妖儿今晚的心情很复杂,或许因为要走了,或许因为她真的做得太过分。但她终究不是属于他的,他也不再是她的,这是上帝的安排吧。

    白妖儿攥着他的衣服,深深呼吸着他的味道。再见南宫少爵,今晚风也城就会来接我……以后,我就不会再祸害你了。

    “叩叩”,威尔逊提醒:“少爷,行李已经准备好了,可随时启程。”

    白妖儿在他怀里一动:“你要走?”

    南宫少爵残酷地笑起来:“我要走,你是不是很高兴?再也看不见我,是不是如你所愿?”

    白妖儿脑子空白了几秒钟……

    心中好像涌起巨大的失落,不断旋转的空洞让她迷惘极了。

    他紧接着又捏住了她的下颌:“如果你这么想,就高兴得太早了。我怎么可能放过你?就算是地狱,我们也一起走!”

    “一起走?”白妖儿瞪大眼,“去哪?”

    南宫少爵冷冷地放开她:“去一个让你找不到同谋的地方。”

    本以为接过白家人来住,让白家在庄园里出入随意,是给她家的温馨和自由,没想到,成为她放肆的方便。

    她仗着他对她的宠,不断在他的心上捅刀子。

    旧伤未愈,新伤又来……

    “想知道我会怎么处置她们?”南宫少爵弯了弯唇,眼中满是血气。

    白妖儿咬了下唇,知道他下手狠毒:“给她们一些教训,再把她们赶出庄园就是了。”

    “你是在向我发号施令么?”

    “这只是我的建议。”

    “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们?”南宫少爵残忍地说,他舍不得罚她,所有的怒气都变本加厉到那些人身上!

    “那你打算怎么惩罚她们?你总不会想杀了她们吧?”

    “呵,”他的笑声渗人,“有这么便宜她们?”

    “……”白妖儿后怕起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门在这时又敲响了,威尔逊迟疑的嗓音说道:“少爷,白家大小姐据说疯了,在三楼窗台上,要跳楼。”

    南宫少爵轻轻将白妖儿耳边的发捋到耳后:“要去参观么?”

    “……”

    然后,白妖儿根本还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南宫少爵拽住胳膊,往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