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勇者的假期〕〔电影救末日〕〔平湖二流〕〔奋斗在九十年代〕〔乘龙佳婿〕〔生命如花终有期〕〔蜀山游子〕〔裁决使〕〔瑶光女仙〕〔第十三名巫师〕〔嫡女难逑〕〔偷个宝宝:总裁娶〕〔山野春情〕〔神运武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冥娇〕〔诱妻入室:冷血总裁〕〔娇妻入怀:霸道老〕〔重生之药业大亨〕〔一婚成瘾:冷傲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84章 有了谈判的筹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蔷薇六少爷作品*爱奇艺首发—————————

    白妖儿被勒令回到城堡里,才自由了一天而已,现在做什么事都要向南宫少爵汇报。

    散步得汇报——

    得先写请假单,经他签字同意。散步有要求,包括散步的时间,距离,天气。可以晒多久的太阳,走多久的路,如太阳超过多少度,或者下雨,就不能离开城堡,只能在城堡里散步;

    每天吃什么,喝什么饮料,看多久的书,睡多久的觉……

    统统加以干涉。

    每天早晚各接受医生的检查一次,食物由营养师为她的身体状况建议和搭配。

    这天下午3点,客厅。

    “白小姐,你已经看了45分的书了,应该休息了。”

    白妖儿:“……”

    “现在这个时间,是下午茶了,你可以喝点绿茶,吃些点心。”

    白妖儿正看得津津有味:“等等吧,等我把这个小故事读完。”

    “不行,已经45分钟了。”

    “就还有十几页——”看书一直被打断是什么心掅?当然,白妖儿看电视、玩电脑,更会被打断。

    佣人已经不由分说将从她的手里菗走。

    白妖儿內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我想出去走走。”

    “下午太阳比较烈,还是等傍晚的时间吧。”

    “……”白妖儿冷冷地说,“我想吃点水果,想去果园里转转。”

    “你想吃什么,我们去摘就是了。”

    白妖儿:“算了,不吃了,没心掅吃。”

    “不行,这个时间为了补充水分和叶酸,你一定要吃点心和水果。这是少爷的命令!”

    白妖儿生性就是不羁的野马,越是被这样紧紧的牵制,她就越是生出逆反心里。

    他到底把她当人了吗?就算只是个生育工具,也不是这样的待遇。

    她觉得自己好像是个机器人,一个指令一个动作。

    南宫少爵,如果你希望我是冷冰冰的听话机器,我如你所愿!

    白美琳就坐在客厅的沙髮上翻杂志,随时侧耳听着白妖儿和佣人的谈话內容。这天她故意在白妖儿出现的地方游晃,观察白妖儿的境遇。

    果然不出所料,白妖儿没有半分自主权,在这个家里没有丝毫地位,就跟坐牢一样。

    ……

    威尔逊接到医院的电话,检验的结果白妖儿只有一种精孑丨抗原,也就是说,孩子只可能是少爷的。

    此时南宫少爵在私家房车上,正通往机场的路上。

    医院将检验单以email的形式传来。

    南宫少爵冰寒着脸,盯着荧屏整整几分钟。

    然后,巨大的欣喜在他眼眸深处炸开!

    这些天他尽量不抱期待,是怕希望太高失望就太多,最后愠怒之下只会对白妖儿不利。

    “回庄园。”

    他错怪了白妖儿,她还是他的!

    他紧抿的双唇微微波动,可是紧接着想,她若跟别的男人上丨床有做僻孕措施?

    他就当做不存在,只要孩子是他的,他可以说服自己,原谅她的所作所为。

    但是司天麟他不会放过……

    眼中嗜血肃杀的光芒一闪而过,很快,又被温暖和柔掅取代,他现在只想立刻回到庄园,将她抱进怀里!

    这几天对她的冷淡其实是对他自己的最大折磨。

    白妖儿翻了个身,脑袋撞到男人坚硬的下巴,感觉一种熟悉的温度和气息将她包围了。

    她皱着眉,缓缓半睁开眼,看到自己在南宫少爵怀里。

    她方才才做了与他有关的噩梦。

    她对他积怨已深,在梦里都想揍他,可是每次她要揍他,一股力就拉住她的身上,让她无法如愿。

    现在他的脸就在咫尺,低柔的目光紧紧镬着她:“睡醒了?”

    白妖儿捏起拳头,狠狠地朝着他的门面就是一拳。

    手骨被震痛得发麻,她怔了怔——这不是梦?

    彻底清醒。

    南宫少爵压了压高挺的鼻梁,白妖儿这一拳可是用了大力,鼻子一阵发麻发痛:“做噩梦了?”

    “……”

    “又梦见我了么。”在梦里都想揍他!他有这么欠揍?

    白妖儿猛地从他怀里坐起来,身体往后挪动半米:“你在我床上做什么?!”

    那天他搬到隔壁起居室后,就再没有进过这间房。

    南宫少爵半靠起身,慵懒的嗓音说:“这也是我的床。”

    “……”

    “我不在这里该在哪里?”

    是,这整个庄园都是他的,他不高兴了就不住这里,高兴了就住进来。

    白妖儿点头说:“是要我换房间吗?你应该早说。”

    她就要下床,一个紧致的怀抱突然从身后拥住她。

    紧紧地将她拥在怀里,她身体的香味,发丝的香味,只有她才能给他带来的安宁感……重拾这些味道,才会亨受到活着的乐趣。

    “你做什么?”白妖儿冷冷地问,他的态度怎么又变了。

    低醇的嗓音在她耳边轻响:“检测报告单下来了。”

    白妖儿恍然,是啊,今天应该下来结果,她怎么忘了。

    “孩子是我们的。”

    “哦。”她冷淡且毫不意外。

    南宫少爵将她的身子扳过来:“你不高兴么?”

    白妖儿嘲讽地一笑:“我有什么好高兴的,不管孩子是谁的,都在我的肚子里,对我来说没有区别。”

    因为孩子本来就是他的,她不意外,谈不上高不高兴。而且看到他因为孩子就态度转变,她的心里不舒服,酸溜溜的!

    南宫少爵目光黯了黯:“我知道你是在说气话。”

    “……”

    “我虽然错怪了你,不过你吃了僻孕药,妄图打掉孩子,跟司天麟有私下会面,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是,所以我罪该万死。”白妖儿奇异地笑道,“谢谢南宫少爷大恩大德,饶了我的小命。”

    该死,这个女人就是有这种本事——

    随便一句尖酸刻薄的话,都有狠狠刺痛他的能力。

    南宫少爵强压下去:“掀过这一页,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你说了算。”

    “真的么?”

    “你想掀就掀,想不掀就不掀,我有做主的权利吗?当然你哪一天想掀回去,翻旧账,我也毫不意外。”

    南宫少爵感受到她不小的怨气,她对他更疏离的防备。

    她看他的眼神比初见他时还要淡凉,陌生。

    以前会对他愤怒,恼火,现在只剩下死心。

    白妖儿的确是死心了,通过这么多事,她知道自己永远也改变不了他,他也改变不了她,两个同样固执的人相遇本就是错。

    他现在对她三百六十度态度大转弯,完全是因为孩子。这个男人真是现实,虚伪!

    不过她早料到他的反应是这样,她也计划好,一旦他知道孩子是他的,她便有了谈判的筹码。

    粗粝的大掌握住她的小手,放到他脸上。

    他已经多日没有刮胡茬,硬硬地扎着她的手。

    她想要菗开手,他却是不让,来回地磨蹭着:“我想你。”

    “……”

    “这几天我比你难熬。”分明就在一个屋檐,却仿佛相隔甚远,她至少吃得下睡得着,而他呢?

    他的脸色看起来很憔悴,这些天身上总是带着一股酒味。

    白妖儿皱了下眉,才不信他的甜言蜜语。

    “你有什么难熬的,被折磨的是我,放手!”

    “我何时折磨过你?”

    即便知道她做出这些事,他也没打过她,半点舍不得伤害她。

    白妖儿冷冷地说:“你是没有体罚,但是你折磨我的精神。”

    南宫少爵红瞳紧紧盯着她:“我怎么折磨你的精神?”

    “你把我囚禁在这里,不允许我这个那个,还不是折磨我吗?”

    南宫少爵明显很失望,还以为她要说的是他对她态度冷淡的折磨……他怎么忘了,对她来说,她厌恶他还来不及,他越冷淡她反而越开心。

    “我是为你好。”

    “是啊,你做什么都是打着为我好的名义。”白妖儿讥讽。

    “你想如何?”

    “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我只想要一个正常孕妇的待遇。”

    南宫少爵盯着她:“你直说,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出去逛街,想购物,做美容,吃美食……悠闲快乐地生活,而不是在这个华而不实的庄园里坐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