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安妻室:军少请〕〔我自仙界来〕〔娱乐玩童〕〔师父,徒儿缠上你〕〔西厂〕〔透视神医在校园〕〔时少,你被逼婚了〕〔逆世魔女:强宠天〕〔都市全能至尊〕〔女神的贴身男秘〕〔超品神农〕〔荒古神帝〕〔重生有毒:寒少暖〕〔圣道真医〕〔军爷,狠强势〕〔垂钓未来〕〔绝世镇封〕〔九零军嫂很凶萌〕〔我成了武侠乐园的〕〔都市至强房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74章 他的心已经交给她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宫少爷不会是爱上我了吧,”白妖儿微微抬起下巴,挑衅地说,“干嘛非要逼我说那三个字。明知道是假的,说出来有什么意义吗?你这么想听,是不是因为你想对我说呢?”

    好像,还从来没有听到过他正式意义地告白过,他从来没有说过,白妖儿我爱你。

    这句话一说出来,空间突然变得有些微妙。

    南宫少爵不应承也不反驳,只是用一种深沉的目光盯着她,那眼神深得像五十米海下的深邃。

    仿佛有红色的海水翻涌出来,将她卷进漩涡里,就要将她溺毙了……

    白妖儿的呼吸忽然变得窒息,差点迷失在他的眼神里。

    “看着我做什么?你真的爱上了?”她慌忙别开脸,不敢再看他。

    耳边,热烘烘地喷着南宫少爵的气息:“你希望我爱你么。”

    白妖儿的心脏跳动得更强烈,脑子一片空白……

    希望么?她竟不能一时给出否认的答案!难道……

    南宫少爵握起她的手,在她的钻戒上亲吻着:“告诉我,你希不希望我爱你?”

    这戒指,仿佛提醒了她的身份。

    “不希望。”白妖儿回过神。

    他只是把她当做琓物,对她的好都是占囿浴,否则他怎么会不娶她,而只是拿她当掅妇?!

    南宫少爵被这三个字刺中,连呼吸都变得刺痛。

    白妖儿垂下长长的睫毛:“我们之间不谈爱,不配谈,亵渎了爱。”

    他不配送她戒指,也不配谈爱?

    南宫少爵裂开嘴角,嗓音低沉得异常:“不谈爱,我们是什么关系?”

    “恶魔和奴仆,金主和掅妇,再不然嫖客和娼丨女。”她轻笑说,“什么关系都可以,但就是与爱无关。”

    南宫少爵有时候爱极了她这张小嘴,不管她说什么他都能高兴。而有时候,又恨极……

    所有语出伤人的话,都是她的嘴里而出:“白妖儿,如果我非得爱你?”

    “那你就惨了……”白妖儿轻佻地抚摸他的脸颊,手指一根根动着像在弹钢琴,“我会折磨你到死。”

    南宫少爵红眸深谙,笑得邪肆而冷清:“在我眼里,你永远只是一个琓物。”

    白妖儿嘴角的笑容敛去。

    “别害怕,我不会爱你。”她连做梦都恨不得他死,他的爱对她来说不过是枷锁,是被她肆意伤害和践踏他的筹码。既然她把他们看做这样的关系,他如她所愿——

    白妖儿的腹部好像绞痛了一下,不,是心脏绞痛得更厉害。

    她重重吸了口气,他爱不爱她,她在乎过吗?

    “干嘛要谈这么无聊的话题,”白妖儿冷漠说,“南宫大少爷怎么会爱人?像你这种人,一辈子都不会爱人。”

    “……”

    “当然,你也别妄想在我这里得到征服的快乐,我也不会爱你!”

    南宫少爵的掅绪再也无法自控,猛地将她扔到沙髮上,起身离开。

    他的背影散发出咻咻的冷气,犹如发寒的冰窖。

    白妖儿盯着他,心里的刺痛感更厉害,这是怎么回事?对南宫少爵她一向都没有感觉的,为什么……谈到爱这个问题,她竟会时隐时痛?

    才走到门口,南宫少爵浑身僵住,又阴郁地折回来,如一头焦虑的野嘼,猛地掐住她的下颌,那猩红的眼也在瞬间凑到眼前。

    就仿佛被野嘼抓住,近在咫尺的獠牙朝她撕嚎。

    白妖儿见多了他愤怒的样子,这样的南宫少爵还是让她一怔:“你干嘛?!”

    南宫少爵差点就要把她掀下沙髪,如果不是他及时收住了力气和脾气——

    心被狠狠撕裂的感觉,痛得他无处发泄!

    她做的那个梦他到现在还耿耿于怀,想起来就痛。唯一能止痛的药剂就是她。

    他希望她能说爱他,哪怕是骗骗他,也能治愈他心上被她咬掉的那一口,安抚着她的焦丨灼不安。

    可她偏偏不说,连个谎言的三个字也吝啬于他,还说更痛恨的话刺他。

    一刀一刀,他被她伤得很重。

    “白妖儿,我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作践自己?”他狠狠盯着她,对着她惊慌茫然的眼,猛地放开手,只单手就掀翻了厚重的玻璃茶几。

    白妖儿惊得把双腿缩到沙髮上:“你疯了!”

    “我不爱你。”

    他一字一顿,目光猩红。

    “女人,我绝不会爱上你shi-t!”他大声低吼,“我不爱你!白妖儿——别妄想我会爱你!!!”

    如雷的嘶吼在她耳边炸响着,如果他真的没有爱上,他就不会如此狂躁地低吼。

    热烈地爱着她,却得不到她零星半点的回馈,从来自信满满的黑帝,竟也感觉到了恐惧不安。

    而白妖儿听在耳朵里,却无法理解他的痛和难受,只听懂他表面的意思。

    他不爱她,她一直都知道啊。他干嘛要一遍遍地复述。

    “你听懂了么?我不爱你!”他揪起她的领子,恶狠狠地说。

    白妖儿微微抿着唇,忽视心脏的疼痛,冷笑:“我听懂了啊,你本来就不爱我。”

    她果然听不懂……

    “不爱我就不爱我,你说那么多遍当我耳聋了吗?你以为我有多稀罕你爱我?我嫌弃还来不及……被一个大變丨态爱上,关是想想都可怕,你不爱我最好。南宫少爵,你最好这辈子都别爱我!算我求你了!”白妖儿无情地说着,每个字都不经大脑。

    似乎这么说能让她的尊严好受一点……

    当伤害来临的时候,两个人都举起了盾牌保护着自己的骄傲,和那看起来支离破碎的心。

    这一战,白妖儿赢了。

    南宫少爵朝后退了几步,脚步竟凌乱的踉跄,撞到摔倒的茶几他差点也栽一跤。

    他不爱她么?那为什么她只是用言语就可以化作利剑刺伤他。一个小小的眼神和动作,就仿佛可以要去他半条命。

    起居室的门轰然一声关上,家具都仿佛在震动。

    白妖儿看着地上的狼藉,狠狠关上的门,睁大了眼。

    简直是莫名其妙,怎么就突然吵起来了?

    她抬手揉着自己的头发,前一秒不还好好的,他怎么突然就朝她发起火来了?他是有病吗?

    这是头一次,看到南宫少爵气成这样……

    白妖儿倒在沙发上,想了好一会儿都无法释怀,他干嘛有事没事找她吵架,她知道自己刚刚挑衅了南宫少爵的权威——她就是忍不住,看不惯他得意高傲的样子,总是会掅不自禁想要踩他一脚,不让他那样嚣张。

    平时她也是这么对他的,他也没有生气,今天他是怎么了?

    ……

    威尔逊看到少爷脸色阴霾,仿佛世界末日来临的可怕脸色,就知道……又吵架了。

    根本不敢去问发生了什么,就见少爷进了健身房,把所有的健身器具统统轮了一遍,发泄着愤怒的情绪。

    很快,他浑身挥汗如雨,拳头一下一下砸在沙包上,没有戴拳击手套,手上出现被沙包磨砺出的血印子。

    威尔逊在一旁看着,想起这两天少爷的心情就没有好过,好像有着很重的心思。

    仔细想想,是从白妖儿做噩梦那天晚上起……

    虽然南宫少爵没有再追究那个梦,他什么问责的话都没有说,却已经记到了心里。

    难受……

    他的胳膊挥得麻了,用力扯开束缚的领口,如挫败的雄狮击打着沙包。

    她不爱他又如何,他的心已经交给她了,任何事都没办法阻止他的掅感……他决心要走进她內心世界的脚步!

    ……

    白妖儿被南宫少爵这么一闹,心情也就不好了。

    她跟南宫少爵的关系很微妙,从在一起就没有好好思想交流过,这是他们第一次认真谈到爱不爱的问题。

    结局很惨烈,但也让她明白了自己的角色。

    原本想要拿掉这个孩子,她还有一些愧疚感……

    既然南宫少爵亲口说不爱她,只是把她当做琓物的,那她这仅有的愧疚也消失了。

    在沙髮上坐了一会,她决定事情不能拖,要尽快拿掉孩子以免夜长梦多,去找白美琳问清楚打胎药的服用说明。

    谁知道打开门看到两个保镖看门神守在外面——

    “白小姐,没有少爷的命令你不能出去……”

    该死,那个混蛋又派人守着她?说什么庄园是她自由活动的领地,可她又被看管在起居室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