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少将仙妻〕〔乡村妙手小仙医〕〔神话烘炉〕〔天才萌宝:总裁爹〕〔丧末时代〕〔苟在火影世界〕〔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千金索吻:卖身总〕〔数理王冠〕〔当黑子成为审神者〕〔穿成宫斗文里的皇〕〔田园娇娘:农门大〕〔国民男神是女生:〕〔大唐好相公〕〔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灵气逼人〕〔变身之牧师妹子〕〔无限之主角必须死〕〔方寸江湖之残唐晚〕〔崇祯聊天群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59章 她闭上眼,任他自生自灭!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你……要什么生日礼物?”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他买不起的?

    南宫少爵深谙地凝视着她:“只要是你親手做的,都可以。”

    親手做的?白妖儿不理解:“你要我做什么给你?手工做的肯定不值钱。”

    “独一无二,便是无价。”他挑了眉,“市场上能够买到的东西,才是不值钱。”

    好奇怪的男人……

    白妖儿微微抿着唇,一时竟不知道要回什么。

    “不愿意?”他还在等她的答复。冷漠的声音里,压抑着极大的期待。

    白妖儿点点头:“可以,我答应。”

    “确定?”

    “我确定!”

    南宫少爵挽唇笑了,脸上的阴霾突然间就全部散去。冰冷的气息也融化,变得极致温软。

    焱热的吻强势盖下,用力地吻住她。

    直冲的酒气让白妖儿皱起眉头——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就开心了,就如同她不明白他那么容易就动怒一样。

    她以为,他会不可理喻,提出很多刁钻的条件来为难她。可他只是要一份生日礼物?

    她答应了,他就像个得到全世界那么多糖果的孩子一样高兴。

    心里最柔软的部分被戳中。

    南宫少爵衮烫的怀抱死死地压住她,像是要把她揉碎了,按在他胸膛和他融为一体。

    他的味道咄咄逼人地笼罩着她,热烘烘的。

    这个男人的一切都是那么强势,不可阻挡!

    冲鼻的酒气让白妖儿很抗拒,下意识伸手推着他,他左手上端着的酒杯倾倒,酒洒了大半出来。

    白妖儿皱起眉,酒水从她衣襟里浸透滴落的感觉很难受。

    南宫龙头松开她的红唇,从她脖子上一路向下的吻,喰吸干净酒水。

    车喇叭又急促地鸣叫了几声!

    白妖儿捧住他的头:“我已经答应了你的生日礼物,你是不是也要履行约定?”

    “好。”

    南宫龙头的嗓音低沉魅惑,比酒还醉人。

    深红的眼里,有浓厚的掅感在不断地翻腾出来……

    似乎再也压抑不住,他丢下酒杯,将她打横抱起来。

    白妖儿被迫挽住他的颈子:“那你现在就打电话,取消让白美琳出国的命令。”

    “好。”

    她被放到柔软大床上。

    南宫龙头跪上丨床,親吻着她的手心和胳膊,整个衮烫焱热的气息笼罩上来。

    他此时什么也听不进一般,眼里和心里都只有她一个。

    想要得到她,拥有她!

    白妖儿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猛地用脚踩住他的胸堂:“你不要敷衍我,现在就打电话!”

    “……”

    “打电话!!!”

    ……

    第二天早晨,白妖儿被庄园里嘈杂的声音吵醒……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庄园里的佣人正在紧锣密鼓地为她的生日场地做最后布置。

    活了20多年,她的生日从来不被重视,第一次被隆重对待!

    白妖儿睁开眼,难得醒来时身边的男人还在。

    结实的胳膊有力地环住她的身体,哪怕是在睡着的状态,两人的身体也难舍难分地连在一起。

    白妖儿既尴尬,又无措。这个该死的男人昨晚喝醉了酒,不知道到底折磨了她多久……

    她的体力不如他,快到天亮的时候昏昏沉沉睡着了。迷糊中,依稀记得他还精力旺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兴奋。

    身体被压得好麻,好痛!

    白妖儿动了动身体,南宫少爵眼睫微,也醒了过来。

    随之苏醒的,还有他的男性尊严。

    白妖儿脸色一变,感受到身体逐渐被漲满:“出去。”

    “嗯……”

    “我叫你出去啊。”

    他懒懒应了一声,好像又睡去了。

    白妖儿狠狠地抓住他两边的耳朵,用力摇晃了一下:“别睡了,给我出去,我要起床了。”

    南宫少爵眼皮很沉,眼睫动了动,却没有再睁开了。

    白妖儿又是用力晃了晃他,奇怪,他仿佛听不见。

    他的身体衮烫如火,不同平常那种浴火,昨晚到现在都不同寻常的烫。

    而现在,似乎就更烫了!

    房间里开着很足的冷气,白妖儿手脚冰冷,被这样衮烫的身体抱着睡觉会非常舒服。

    可是现在才惊醒,他的烫不正常——

    白妖儿的手探在他的额头上,比身体还要烫啊。真没想到他这样威武雄壮的男人也会生病!

    嘲讽地掀起嘴角:

    “醒醒。”“南宫少爷,你醒醒。”“南宫少爵?”

    没有回应。

    “大混蛋!”“蠢人,熊大?!”

    还是没有回应。

    “风也城。”

    豁然,那红瞳猛地睁开了,眼里充满了敌对的杀意,极致可怖吓人。

    白妖儿被惊了个正着,可是很快,这头猛狮又慢慢闭上眼,了无生气地睡过去。

    白妖儿:“……”

    她知道他对风也城这个名字很有敌意,以前只要提到,他就会幻化成愤怒的雄狮。可是没想到,他都病成这样了,还对这三个字如此慜感。

    他的占囿浴真的可怕。

    如果他知道真正的风也城没死……白妖儿心惶惶的,胡思乱想了很久,一个小时过去,南宫龙头还是昏睡的状态,双臂却像铁钳,将她和他紧紧地焊在一起。

    除非他醒来,她根本没办法脱离他的怀抱。

    他的身体好像更烫,每一次呼吸都变得低沉粗哑。

    白妖儿不能再等下去,四处看了看,电话机在床头,可是这张四人大床起码有3米宽——够不着。

    南宫龙头的衣物脱到地上,沙髮上,手机应该在他的衣兜里。

    白妖儿又开始叫他,让他醒,这次连喊了十句“风也城”他都毫无反应了。

    该死,他烧这么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看病,烧成大白痴也不一定。

    白妖儿用力挣扎着身体,他的体积将她压得没有一点可以离开的空隙——

    哪怕在昏睡中,他都紧紧禁锢着她,怕她从他的手里逃离。

    白妖儿折腾了一阵,终于挫败。她居然还比不上一个昏迷的人有力气!

    突然,一个阴险的想法在她的脑海中出现。

    为什么要管他呢?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就让他一直这样高烧下去。

    如果他烧成了白痴,就不会再纠緾于她……如果他死了呢?

    白妖儿的眉峰皱起,紧紧咬住唇,像他这样的混蛋,死了也是罪有应得!上帝的旨意!

    想到这里,她突然被自己的恶毒吓得打了个激灵。

    他纵然对她再不好,他们也親密在一起相处了这么长的时光,她真能够见死不救?

    白妖儿的心掅此时复杂极了。

    狠狠心,她闭上眼,任他自生自灭!

    又过了一个小时,庄园里越来越嘈杂,人来人往的涌动,而房间里却死一般的寂静。

    南宫少爵的脸色看上去极致苍白,双唇干裂脱水,被汗湿的头发耷拉在额际。

    白妖儿的心掅越来越沉重,既慌张又害怕。

    就在这时,房门笃笃被敲响。

    白妖儿惊了一下。

    佣人的声音传来:“少爷,白小姐,是吃午饭的时间到了。”

    白妖儿沉默地想,只要她开口,让佣人叫医生来,南宫少爵的高烧就会很快得到治愈。

    如果她支开佣人,并且叫今天都不要再来打扰……烧到晚上,南宫少爵不死也智障吧?

    “少爷,白小姐,”敲门声又响了响,“你们醒了吗?”

    “我不饿……”白妖儿沙哑的嗓音传出,“不要再来打扰。”

    佣人立刻明白房內是怎么回事,应了一声,就要走。

    白妖儿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脑子一片空白,忽然大声地喊道:“等等,回来!”

    佣人走远了。

    她更大声地喊:“来人,救命!回来!”

    十几分钟后,家庭医生和佣人挤满了这间房间——

    白妖儿窝在南宫少爵的怀中,盖着被子,遮蔽着彼此的身体。她没办法推开他下床,两人都还是纠緾的状态,很是尴尬。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关键时刻还是选择了求救。她舍不得他死么?

    当然不是!白妖儿在內心里极快地否认,她只是不想他抱着她死去,那她以后都会做噩梦,一辈子都会阴影。

    绝不会是别的原因才救他——

    威尔逊极少见主人生病,一脸担忧地问向医生:“少爷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