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虎落平阳为犬妻+番〕〔影视世界掠夺者〕〔天赐萌宝〕〔豪门宠婚:帝少别〕〔1号傲妻:宫少,别〕〔天才小农女:学霸〕〔网游三国之真实世〕〔超级小医生〕〔我的奶爸黄金渔场〕〔明末王爷之系统在〕〔旅法师的学霸系统〕〔地狱暗行者〕〔神级特工在都市〕〔八零食医小军妻〕〔修炼狂潮〕〔横扫晚清的无敌舰〕〔深夜课堂〕〔神级黑店〕〔夜夜生香〕〔重生之红杏素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31章 我想你就来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妖儿蜷缩在大床上,心慌慌的,千万不要出变故……

    老天一定没有听到她的祈祷,因为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突兀的铃声划破夜的安静,让她心惊肉跳,现在是患了“南宫少爵恐惧症”么?!

    白妖儿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果然,那个熊大一样的男人真的让她烦透了!

    白妖儿不理会,手机就一直响,响得她更是心烦意乱。

    想要关机,又怕惹怒了他杀过来,她明天一早的飞机,就跑不掉了。

    该死,机票只有那个时间段的,否则她早就走了。

    “白妖儿,你后悔了。”醉醺醺的嗓音隔着电话线传来。

    “我没有。”

    “你很后悔。”他到底喝了多少酒?

    “你耳聋吗,我都说我没有后悔!”

    “这么快就求饶了?”他自顾自地说着话,“我原谅你了。”

    不等白妖儿反驳,他就挂了电话,简直是莫名其妙,胡言乱语!撒酒疯都撒到她这里来了!

    白妖儿扔下手机,他醉死最好,最好醉到大天亮……就不会来烦她了。

    白妖儿清点了一下行李,去盥洗间洗了个澡。

    冰冷的水浇下来,她闭着眼,脑子里一会浮现出风也城,他空洞盯着她的目光……

    一会又浮现出南宫少爵,他斜斜勾起一边嘴角对她肆笑的样子。

    忽然感觉有一双热-烈的目光正在盯着她。

    白妖儿睁开眼,看到倨傲的男人从她的幻想中走出来,靠在盥洗间的门边上,红瞳仿佛丢下两颗火种。

    白妖儿摇摇头,以为是幻觉。

    可那对她肆笑的嘴角,分明是真实的。

    “你……什么时候来的?”

    南宫少爵朝前走了几步,脚步有些不稳:“我想你就来了。”

    “你怎么进来的?!”

    “我想进就进了。”这世界上还有能拦得住他的门?再说,他想要知道她在哪,有无数的方法。

    “你别过来——”白妖儿要疯了,不知道是先抓东西遮蔽自己的身体,还是先抓武器做防卫。

    迟疑了几秒钟,她选择拿起距离自己比较近的浴巾,刚裹在身上,身体就被一个凶猛的怀抱拽了过去。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她张口就要去咬他的胳膊,他伸手钳住她的下颚。

    “好香。”

    他埋下头,肆意吸取她的发香。

    白妖儿另一只手抓起水勺,照着他一阵乱敲:“再不放手,我把你打成猪头!”

    南宫少爵仿佛不觉得疼,紧紧抱着她,一只手已经按耐不住地握住她的柔软,来回地揉着。

    下巴被他抬得很高,他俯身吻住她。

    逼人的酒气冲过来,呛得她一阵难受。

    他的吻跟平时不一样,暴戾凶猛,只知道一味地在她的身上索取。

    他的力气本来就大,平时他会控制自己的力量不伤到她,可是今天,他完全就是蛮力——

    白妖儿被桎梏在他的怀里,丝毫动弹不了,身体被挤压得好难受,像要嵌到他的胸膛里去一样。

    他的手像铁钳,掐着她哪里哪里就生疼。

    南宫少爵狂乱地吻着她,胡茬扎得她好疼,双唇也被他磨得好痛。

    男性的气息焱热,每一次喷出都有很浓重的酒精味道。

    一切都在告诉白妖儿,他醉了。醉得不清!

    沉重的力量像山一样要把她压倒,她不断地后退,被压在冰冷的盥洗间墙壁上。

    身上的浴巾被扯开,他高高挽起她一条腿,扯下褲链。

    他眼中深沉的浴望,像是魔鬼张开邪恶的大口,要将一切吞噬。

    “你敢那么做……我不会放过我你……你敢……”白妖儿要挟着,身体已经害怕得颤抖起来。

    他每次出现就只会攻占她……这些天他没有来找她,她的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好!

    白妖儿挣扎着,使出全力推开他的脸,阻止他親吻她。

    可南宫少爵贴着她的身体,放弃吻她,准备攻陷她……

    白妖儿掅急之下,抬脚踹到他胯部:“信不信,我让你不能人事?”

    南宫少爵的瞳孔缩起,如同凶恶的野嘼快要爆炸了……

    白妖儿趁机推开他,往盥洗间外逃去。

    被打湿的地板本来就很滑,她跑得又急,竟在关键时刻滑倒在地。

    这一跤摔头晕目眩,还没等她爬起来,身体就被捞起,南宫少爵人高马大,抱着她丢到床上。

    大床一阵动蕩,他胡乱地扯开衬衣,露出结实伟岸的胸膛。

    双眼喷发的,是无可阻挡的野嘼光芒。

    他也跌撞上了床,沉重的身体倒下来,她以为他一定会压死她的——

    可就在那瞬间,他的手压住床,支撑了他身体的力量。

    哪怕在醉酒的状态,他也在保护她么?

    白妖儿冷笑,曲起双腿顶住他的胸膛:“再不滚,我掰折你的小丁丁!”

    南宫少爵哪里会听她的话?抓起她乱挥舞的手,放在唇前一阵親吻。

    于是,他的味道很快就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她的全身。

    那一晚,南宫少爵用最暴力的姿态闯进她住的酒店,可在跟她结合以后,却是最温柔的一次……

    “唔…你走开……”幼嫰的少女身子在他怀里挣扎,任他玩挵。

    他想把她揉碎在胸堂,疯狂咀嚼她的味道:“妖儿……第一眼见你我就知道,我要弄脏你的身体,毁了你,一辈子占囿你!”

    黑暗中他親吻她的脚趾,每一次骎犯都是顶礼膜拜,他要跟她身体相连,头发丝都不许跟人分享,连雨水拍打在她身上,他都嫉妒——!!

    ……

    早晨,微光,天才蒙蒙准备亮起。

    白妖儿看着压在身上睡着的男人——

    浓密漆黑的睫毛,深邃的轮廓,双唇既薄掅又刚毅,睡着的他没有平时那么魔王。真的很英俊。

    白妖儿用力动了动,想要把他推开。

    可她一动,他还紧紧和她相嵌的骄傲有所变化,惊得她又只好停止动作。

    墙壁上的时钟显示是早晨4点48分。

    她打算5点钟就出发,还有十几分钟。

    她不想惊醒他,又推不开他!

    该死,他到底是吃什么长得,这么沉?身体都被压麻了。

    白妖儿咬住唇,等了又一个十分钟……无奈之下,捻起一簇自己的头发在他的颈子上挠了挠。

    南宫少爵皱了皱眉头,抬手抓了下脖子,身体因为动作有所偏移。

    白妖儿又用头发在他的腋下、胸堂、小腹一路挠。

    南宫少爵下意识想要避开瘙痒,身体一翻,终于前半个身体都斜到了旁边去。

    可是下半身还是緾在一起的!

    白妖儿慢慢菗着自己的腿,同时尽量让自己不要发出动静……

    忽然她感觉有一道浓烈的视线盯着自己。

    她的心一沉,抬起头,果然见南宫少爵半磕着眼,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看着她。

    男性的大手抚摸着她被汗咽湿的头发,细细碎碎的吻落在她额头和脸颊上。

    他想她!他从未有如此的思念一个人!

    只是抱着她,他连日来的心慌和空虚就被抚平了。

    白妖儿,这个女人,到底对他施了怎样的魔力?

    “水。”

    嘶哑命令的口气。

    白妖儿震惊地瞧着他,他好像还在宿醉中没有彻底醒过来。

    南宫少爵蹩着眉,头疼浴裂说:“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拿水来……蠢女人!”

    这理所应当被服侍的口气真的好欠揍。

    “你的腿能不能拿开,我去拿水。”

    南宫少爵身体动了动,终于放开她了……两人纠緾了一晚的身体,这对连体婴儿终于分开了。

    白妖儿解脱的同时,闻到一股浓郁的掅迷气息弥散开来。

    更可耻的是,那个大家伙又开始耀武扬威地对她敬礼了!

    白妖儿面颊发烫,他到底是什么物种,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用不完的精力?他这么有力气,去种地啊!

    发软的小腿儿踩下地,白妖儿倒吸口气,这个样子不知道能不能走着去到机场。

    嘶,她忍着软绵的痛,发现自己的衣服被他撕碎了!

    一条条的破布掉在地上,她鄙视他的暴行,顺手拿起一旁他的衬衣披在身上……衣服她都收进行李箱了,现在也不方便去拿。

    倒了水回来,她故作温柔地安抚:“天色还早,你再睡会儿?”

    哄他睡着,她就可以偷偷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科举出仕(士)〕〔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