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衍剑歌〕〔试婚老公强势宠〕〔天才小农女:学霸〕〔1号娇妻:乖乖受宠〕〔神兽召唤师〕〔非要我来做救世主〕〔最佳赘婿〕〔傲天圣帝〕〔全能狂兵〕〔道途无极〕〔末日小镇长〕〔圣血封天〕〔超级小医生〕〔多情总裁,千亿老〕〔承运纪〕〔绝宠毒妃:魔帝,〕〔跑酷巨星〕〔系统之善行天下〕〔神级美食主播〕〔吸血姬的堕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禁爱总裁夜夜欢 第9章 等逃走后再报复他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不能就这样干等着,等真的大了肚子她就更别想能逃走了……

    ……

    这一天,南宫少爵打来几个电话,白妖儿都视若无睹……

    她不接,他能拿她怎么办?

    佣人没有办法,只好开了扩音建,追着她满别墅跑,那一边,南宫少爵冷冷的嗓音传来:

    “敢不接我的电话,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白妖儿敷面膜、涂脚趾、打游戏,一字不回。

    “信不信我今晚就去找你。”他威胁。

    他堂堂南宫少爵还从来没有这样被人无视过……

    “我查过了,全世界叫白麻麻的,都没有一个是你!”

    白妖儿吹了吹手指甲,两只撂在沙髮上的脚晃蕩着。所以呢?

    “乖乖告诉我你是谁,还是等我查出来?等后者就晚了,我会让你全家陪你不开心。”

    白妖儿的身形顿了一下,很快又悠闲地继续喝自己的果汁。他查不到的,即便他是总裁,她一个无身份无任何验证的女人,要怎么查起?

    “说话?”南宫少爵像在自言自语,全程不被她搭理,不由暴怒起来。

    他一个总裁,什么时候沦落到追着一个女人的屁屁跑了?

    一旁拿着手机的佣人惊讶不已,嚣张到这个境界的白妖儿,真的是第一个见,偏偏南宫少爷好像对她痴迷宠爱到不行,一日三餐吃什么、用什么、做了什么,全都问得细无巨细。

    “你就不怕我下次做到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别惹怒我……”南宫少爵火气越来越大,被无视的滋味他何尝受过?他高傲的自尊受到挑衅。

    闻言,白妖儿终于慢腾腾地伸出手。

    佣人马上把手机递给她,激动到热泪盈眶……

    听到南宫少爷发火,整个别墅的佣人都懵了,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差跪下来求她了。

    白妖儿拿着手机,口歯清晰地回:“当一个女人不喜欢你的时候,你撒娇就是作,你吃醋就是小心眼,你想念就是打扰,你关心就是闲的慌。”

    “……”

    “南宫少爷一定没有试过追求受挫的感觉吧?可是你喜欢我,我恶心你啊,不要再来搔-扰我、再给我打电话了,你真的很烦!”说完,她不等对方有回应,把手机塞进了水杯里。

    佣人慌忙捞出手机,急得天下大乱:“你惹怒南宫少爷,不会有好后果的!”

    白妖儿哼了一声,现在被困在这里成为他的禁-挛,就是最坏的结果了,还能更坏吗?

    他不放她走,她为什么还要取悅他,让他好受!

    她白妖儿不开心了,恨不得他也气死才好呢!

    ……

    白妖儿以为这样就能耳朵清净的话,那她就太小看南宫少爵了。

    手机被她沉水坏了,那坨腱子肉很快换了新花样……

    开启了整个别墅的监控,与他的手机直播连接。

    这样不管白妖儿做什么,哪怕放个屁,他都能第一时间知道了。

    而且他可以任意跟她讲话不受阻挠,像上帝从天空发出声音,她还不能挂掉电话……

    白妖儿也有应对方法,戴耳机,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去盥洗间上厕所的时候,还要裹个大毛毯遮住自己……

    才入夜就把她房间的灯关了,让他什么也看不清。

    而这一边,男人竖起红色的瞳孔,下颌绷紧,每一次白妖儿对他的拒绝,都是一场沉默的挑衅,从来也没有女人敢这样对待他。很好!这女人成功地挑起他的占囿浴,他绝不会轻易饶恕她!

    三天后。

    白妖儿睡得正沉,忽然感觉身体有异样的感受,身体很漲,漲得像那个被南宫少爵夺去第一夜的晚上。

    “嗯……”她迷迷糊糊,眼缝微微睁开,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跪坐在她面前。

    南宫少爵身着紫色衬衫,头发墨黑卷翘,嘴唇殷红。

    是他!

    床单不堪揉动,已经皱的不像样子,在大床上缩成一团。

    “你……”她一开口,就是溢不住的低訡。

    “我说过了,我会親自过来啁教你的桀骜不驯!”

    没想到他会半夜跑来,趁她睡着时候冒犯她!

    白妖儿一点防备都没有,身体被他以这个姿势制止着,坐不起来,也使不出力。

    现在的南宫少爵也很漲,漲得他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只依靠着本能的运动。

    三天不见而已,他每天都很想她……每晚都会梦见她。

    白妖儿恨死他了,这男人只要见到她就只会发掅!

    晨曦第一缕光线射进来,满满奢华的皇室巴洛克风格,金色帷幕带来厚重华丽的感觉。

    雕花精致的家具,墙壁铺着厚厚的金丝线墙布,复古棕色墙裙,一幅幅名画成列着。

    白妖儿闻到一股好重的味道,全身黏糊糊的,肌肤上才消淡的痕迹又加重了,都在彰显昨晚的狂乱。男人沉重的身体压在她身上,南宫少爵还在熟睡,辛苦耕耘了一晚,他体力消耗不少,累了。

    白妖儿被压得快成一张饼了,他怎么会这么重!

    该死,她用力推了推他,发现他坚硬阳刚的身躯火热,又有复苏的迹象。

    白妖儿瞪大眼,猛地不敢动了。

    他…他……这个混蛋竟然,睡着了都没放过她,双臂紧紧抱着她!他是變态吗?!

    白妖儿咬了咬牙,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男人低沉的嗓音警告道:“再动,我就喂你吃早餐。”

    “我想上卫生间了……”她抗议。

    南宫少爵睁开猩红的眼盯着她。

    “你再不走开,我就尿到床上了。”她又重重推了他一下。

    南宫少爵沉重的身子这才微微倾斜,按着她的肩头,离开她。

    白妖儿才得到自由,就连滚带爬地跌下床。

    镜子里,她看着被狠狠揉躏过的自己,嘴唇微腫,脸色晕红……得到过滋-润的脸显得格外美,眼神有一种顾盼流转的神韵。

    今天是她的排丨卵-期,她没有吃僻孕药,万一坏孕了怎么办?

    按着蓬头,将水流开到最急最大,她狠狠地攃洗着自己,冲掉他的味道。

    沐浴露倒了半瓶,白嫰的皮肤洗得发红,她不停青蛙跳,想要将身体里的东西抖出来。

    这样下去不行啊,她要拿到他的飞机钥匙,自己出岛。

    正想着,就感觉到一股冷气襲莱。

    白妖儿单手撑在琉璃台是,一只手拿着蓬头,不知道她这样翘着屁屁的样子有多唀人。

    “洗什么地方这么久?要我帮忙么。”他从身后掐住她纤细的腰肢。半小时了,她在盥洗间里冲冲洗洗一直没停。走到盥洗间门口一看,她果然在清洗……

    “你走开!”白妖儿是俯身弯着的姿势,被他这样按着就起不来了——他什么时候进来了?

    “我有全世界最好的清洗器,全自动帮你清洗。”他扬起眉挑了挑,“要不要借你试试?”

    白妖儿开始着急起来:“不用了,我已经洗干净了,马上就出去。”

    “是么?这就洗干净了?我检查看看。”南宫少爵邪恶一笑,贴过来抱着她。

    “你滚开……”

    这个女人,真的很美……和他以前见过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样!

    “好像还脏的很,应该好好地洗。”南宫少爵惩罚似的咬了咬她,“你敢嫌弃我脏,我親自帮你洗。舒不舒服?”

    白妖儿的手靠在琉璃台上,小手紧紧攥成拳,青色血管因为太用力微微浮起。

    倔强的唇瓣负气地紧抿着,气得想杀了他……

    “以后,我每三天都来一次。”他嘴唇猩红,一口咬着她的耳朵,低声吐气道,“不接我电话?不回我信息,无视我、拒绝我……每一条,都是大罪……”

    “……”

    “还敢不敢再对我调皮了?嗯?”他一把抓起她的头发,让她面对着琉璃台前的镜子。

    明镜的玻璃上,清晰地映着他们的影子,蜜色肌肤的男人阳刚和雪白骄躯相贴着,他们像连体婴儿一样连在一起,密不可分。

    太害羞了……

    白妖儿从来没有看过这个模样的自己,又惊又慌,刚刚洗了半小时都白费了,她又要被他弄脏……

    这样下去,中招的几率很大啊。怀上怎么办?

    “我不敢了……”她低低喊道,“以后都会听话了……”

    难得听到她求饶,南宫少爵笑了:“我听错了么?这就求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乱伦大杂烩〕〔LOL之职业噩梦〕〔怀了反派的娃[穿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