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苍击冥霄〕〔拐个精灵当女友〕〔都市修真者〕〔抗战铁血路:八千〕〔神医弃妃:王爷,〕〔我家的鬼爸〕〔全服通缉:季警官〕〔超级笔神系统〕〔豪门第一夫人〕〔蒸唐〕〔无敌位面之子〕〔甜妻重生:顾少请〕〔瞳洋〕〔非职业缉凶〕〔狐搅蛮缠芍药醉〕〔夺爱之邂逅鱼〕〔俯瞰万维〕〔抗战之八岁团长〕〔都市之我的表姐是〕〔重生之绝色男神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偏要宠我宠我 第83章:你弄的我好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尹夜辰抚摸苏烟头发的手,微微一顿,随后迟疑了几秒,才开口说道:“好,我留下来陪你。”

    苏烟猛地抬起头,水雾蒙蒙的双眼看向他·,问道:“真的吗?”

    尹夜辰看着她眼中的期望和惶恐,再次点点头,温柔地抱着她,轻柔抚摸着她的后背,安抚她激动的情绪。

    他十分清楚苏烟的情绪为什么会这样,但现在他根本不能给苏烟任何承诺。

    苏烟贪恋的抱着尹夜辰,在他胸膛轻轻蹭了蹭,有些自责又很矛盾的说道:“夜辰,我明知道你已经有妻子了,不应该再找你,这样对你不好,对曲小姐也不公平,可……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每时每刻都好想你。”

    尹夜辰没有回答,轻轻把她放到床上,为她盖好杯子,轻声哄道:“早点休息,我在这里守着你。”

    苏烟见他回避自己的话,垂下眼眸掩饰眼底的不甘和嫉妒,故作乖巧地点点头:“好,我马上就睡觉。”

    说完,她乖乖地闭上眼睛,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情。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否则的话夜辰只会离她越来越远,她需要想一个办法,让夜辰的心留在自己身上。

    苏烟带着满满的心事,慢慢陷入了沉睡当中。

    尹夜辰看着她恬静的脸庞,眼底闪过一丝柔情,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

    只是,看着苏烟的脸,他的脑海中却突然闪过曲优优的身影,就在这时……

    他瞳孔微微放大,蹭一下站了起来,他想到曲优优被他半路放下,李伯家僻静又荒无人烟,根本不可能找到车子,她要怎么回家?

    尹夜辰没有办法在安坐下去,急忙走出病房。

    ……

    曲优优被尹夜辰赶下车之后,踩着高跟鞋慢慢的行走着,豪华美丽的裙子,再加上过高的鞋子,她根本走不快,甚至走的还有几分痛苦。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感觉脚后跟火辣辣的疼。

    “啊……好痛!”

    伴随着曲优优一声痛苦的叫声,她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狠狠的摔倒在地上,膝盖和掌心被磨破了皮,鲜血一点一点的渗出。

    曲优优吹了吹疼痛的手掌,慢慢站起身来,这才发现刚才那一摔,把鞋跟给摔坏了,完全没有办法穿了。

    她看着漆黑一片的道路,完全不知道还要走多久,只能甩开鞋子,赤脚走在路上。

    她白皙嫩滑的脚掌触碰到地面,只感觉嗝的生疼,她紧咬着嘴唇,强忍着疼痛一步一步行走着。

    她浑身上下都疼,特别是脚上,再想到今天晚上的遭遇,一时之间所有的委屈全部都涌上心头,心里和鼻子都一阵阵的发倒,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她挺直脊背,倔强的不让自己哭出来,所以她不停擦拭着泪水。

    就在这时……

    “嘀嘀嘀……”不远处传来一阵汽车鸣笛的声音,她微微顿了顿,佯装无事的继续走着。

    车子行驶到她身边的时候,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曲优优也停下脚步,驾驶室的车窗摇了下来,陆凌风的脸庞映入她的眼眸。

    陆凌风眼神诧异地看着曲优优,连忙打开车门走下来,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关怀道:“你这是怎么了?夜辰没有带你回去吗?”

    曲优优闻言,垂下眼眸遮住眼底的悲伤和狼狈,紧紧咬着嘴唇没有回答。

    她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说尹夜辰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把她半路赶下车吗?

    “这么晚了,这里没有车子的,上车吧我送你回去。”陆凌风见曲优优不说话,也不再询问下去,而是体贴的说道。

    曲优优感激地朝陆凌风笑了笑,现在她全身都疼,不是逞强的时候,否则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回去了。

    于是,她强忍着脚底的疼痛,缓缓坐上车:“谢谢你,陆先生。”

    “不用谢。”陆凌风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也别伤心了,等夜辰回来之后,我一定帮你好好说他,怎么可以把老婆仍在半路,这里荒无人烟的,要是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

    听着陆凌风打抱不平的话,曲优优冷嘲的勾起嘴角,看着自己满是伤痕的手掌。

    尹夜辰怎么会在乎这些呢?他的心中和眼中只有苏烟一个人而已,作为一个外人的陆凌风都能想到,她可能会遇到危险,尹夜辰又怎么会想不到呢?

    他不是想不到,只是不在意而已!

    陆凌风送曲优优回到尹宅的时候,别墅已经漆黑一片,只有大门亮着几盏路灯。

    车子停下之后,曲优优感激的说道:“陆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这么晚了我就不邀请你进去坐坐了,等改天我在亲自感谢你。”

    陆凌风轻轻一笑,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事,夜辰是我最好的兄弟,而你是他的妻子,也算是自己人,所以我帮你是应该的,不用这么客气。”

    曲优优闻言,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心里却寻思着,找个机会把这个人情还回去。

    他是尹夜辰的好兄弟,却不是她的,她不想因此欠尹夜辰什么。

    曲优优打开车门,脚刚刚踩到地上,一阵强烈的刺痛感猛地传来,她双腿一软就跌坐在地上。

    “你没事吧?”陆凌风见曲优优跌倒了,连忙走到她的身边,通过旁边灯光的照射下,他看到了曲优优染血的双腿,他伸手直接一把横抱起曲优优,眉头微微拧着,责备道:“脚都伤成这个样子,怎么也不说一声?”

    “你……你先放我下来……”曲优优局促不安地靠在陆凌风的胸膛,手完全不知道往那儿放,磕磕绊绊的开口。

    “你的腿上流了这么多的血,就别再逞强了,我送你进云。’陆凌风皱着眉头,十分不赞成曲优优逞强,自己下来走路,加重腿上的伤势。

    曲优优感觉到腿上火辣辣的疼,要下来走路,的确是有点勉强,于是她也没再坚持,她道:“那……麻……麻烦你了。”

    现在已经不早了,尹宅的佣人们都休息了,所以屋子里一片漆黑。

    陆凌风抱着她曲优优走进别墅,问道:“开关在哪里?”

    曲优优指了指左边的墙上,在黑暗中墙上发出微弱的光芒。

    开了灯之后,客厅里亮如白昼,陆凌风把她放到沙发上,垂眸看着她光着的脚,膝盖和脚心还在不停流着血,他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曲优优。

    曲优优和烟烟完全不一样,烟烟只要有一点疼痛就会哭出来,从来不会像曲优优这般坚强。

    “药品在哪里?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陆凌风柔声说着。

    曲优优使劲摇了摇头,扯了扯裙摆遮住受伤的脚,挤出一抹笑容,道:“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时间不早了,你……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她今天晚上已经再三的麻烦陆凌风了,她不想再继续麻烦他了。

    陆凌风那么说,其实也只不过是客气一下,倒也没真的想给她包扎伤口,就在他准备告别离开时。

    他的脑海中,突然想起自己答应苏烟的事情。

    苏烟让他接近伍薇薇,追求她,现在这个机会岂不是正好。

    于是,陆凌风拧着眉头,一脸严肃的说道:“你别逞强了,你一个人能清理脚底吗?要是清理不干净导致发炎、感染,怎么办?”

    曲优优垂下眼脸,双手无意识的交握着,她的心底还是有点不愿意让陆凌风帮她处理伤口,觉着十分的别扭和尴尬。

    陆凌风有些烦躁地解开脖子处的纽扣,他强忍着心底情绪,轻声提醒道:“在这样继续僵持下去,时间就越来越晚了。”

    曲优优想了想,觉得陆凌风说的有道理,过了片刻之后,她抬眸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白色柜子,道:“那个柜子里面,有个医疗箱。”

    陆凌风闻言,也是松了一口气,眼底的厌恶却更甚了。

    他身边女人无数,每个对他都是毕恭毕敬、阿谀奉承,除了烟烟让他愿意放下骄傲以外,曲优优是第二个,偏偏她还有不领情。

    要不是为了帮苏烟完成她的心愿,他早就甩手走人了。

    陆凌风拿走医疗箱坐到曲优优的身边,抬起她的脚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准备处理的时候,他看着医疗箱里的东西愣住了。

    他堂堂陆家大少爷,从小就是养尊处优,要什么都是别人去做,从来没有给别人包扎过伤口,就连苏烟也不例外,所以一时之间,他完全无从下手,看着密密麻麻、摆放整齐的药品,他脑袋有点疼。

    应该用什么清洗来着?

    曲优优正好捕捉到他的神情,嘴角忍不住上扬,又怕被看出来,连忙压下。

    她轻轻咳了咳,小声提醒道:“里面有生理盐水,用它冲洗伤口,只有擦伤碘酒就可以了。”

    陆凌风迟疑片刻,在里面翻着生理盐水。

    他握着曲优优白净的脚腕,轻轻擦着上面的血迹,清晰的可以看到小碎石。

    生理盐水洗伤口不疼,但陆凌风擦得很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