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之征伐天地〕〔快穿之病娇男神有〕〔我的星际修真舰队〕〔都市妖怪大学〕〔最强憎恶暴打诸天〕〔兽黑狂妃:皇叔逆〕〔最强逆袭〕〔犯罪者游戏〕〔邪道魔主〕〔我是FIFA球王〕〔高手下山〕〔邪帝缠宠:神医九〕〔修真兵王在都市〕〔女总裁的斗战狂兵〕〔娇妻入怀:狼性总〕〔唐朝好驸马〕〔说好的大劫呢〕〔医女有毒:王爷请〕〔重生至尊〕〔你从外星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界传送门 第一章 神血淬体
    嗒,嗒。

    鞋底踩过被鲜血染红的石板,身着暗红色火工弟子服的陈萧面无表情的来到已冷却的尸体旁。

    谷中秋风乍起,枯黄的枫树叶簌簌飘落。

    陈萧单膝跪地,抬起手抚过死不瞑目的师弟眼皮。

    身后,行凶的剑阁弟子轻甩灵剑,剑上那一串血花也顺着剑骨滑落。

    “锵”一声,灵剑入鞘。

    “陈萧师兄,过程你可都看在了眼里,你们伙房这名弟子可是亲口承认了偷盗我内门弟子的元石之事。我杀他……并不违反宗门规矩吧?”楚寒嘴角扬起,说道。

    “人都已经死了,就算违反了,那又如何?”陈萧视线停留在伙房师弟尸体的脸上,明明还很年轻,明明人生才刚刚开始。

    楚寒皱眉,旋即又冷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宗门有宗门的规矩,既然入宗考核时被认定没有修炼资质分配到了宗门伙房,那就应该老实本分的做火工弟子该做的事。”

    说到后面,楚寒走到了陈萧的背后,伸出手拍了拍陈萧的肩膀道:“就像师兄你一样,来宗门也有六年了,你在伙房不是一样也做的很好么?”

    陈萧身形一僵。

    楚寒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加灿烂,区区一条凡人贱命而已,就算没有偷盗元石之事,他说杀也便杀了。

    “对了,你炒的菜在师兄弟当中还很受欢迎呢!”他又故意讥讽道。

    陈萧咬着牙,放在腿上的手已经紧攥成拳:“是么?那就好。不过,能不能请你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

    话音落下,陈萧猛地转头,怒红的双眼瞪视向楚寒。

    “啪!”

    楚寒扬手便抽了陈萧一记响亮的耳光,后者脑袋一歪,嘴角瞬间溢血。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别以为与伙房管事长老走得近了些就真与我们这些内门弟子平起平坐了。”

    楚寒明显被陈萧这凶戾的目光惹火了,言语尖锐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看得起你管你叫一声师兄,看不起你时,你觉得你算什么?一辈子注定无法修炼的废物!”

    陈萧轻笑出声,伸出手指擦拭掉嘴角的血迹后,看着已经被染红的手指笑声也缓缓消失。

    “你说的没错,可身为修士,你就这么害怕我们这些凡人么?”

    伸出双手抱起地上的冰冷尸体,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甚至对陈萧这么一个身材消瘦的凡人而言有些吃力。

    他努力站稳身形,口中的话继续说道:“他偷盗了你的元石固然是他的不对,可如此重罚,给我的感觉,你好像很害怕我们这些没有资质的凡人有朝一日与你平起平坐呢?”

    楚寒眉头紧皱在一起。

    “呵!别说你们这些出身卑贱的农家子弟了,放眼整个天下,昔年就连大炎王朝的大皇子都因修炼资质不足而失去了继承王朝皇位的资格,你们凭什么?”

    摇了摇头,楚寒的脸上很快又露出了一抹奸笑:“倒也说不准呢!万一哪天你们上山挖菜的时候不小心得了极境强者传承,说不准就真一飞冲天了。别说传承了,听说哪怕是一滴千年强者的血都够了,哈哈哈哈!”

    望着大笑着扬长而去的楚寒背影,陈萧微微皱起了眉。

    他自然听得出这话中的讽刺意味……

    抱着怀中的尸体,陈萧来到了谷中住处的西边,一个时辰后,一座孤零零的坟包便已经出现。

    陈萧站在坟前,远方天边云卷云舒,他却久久沉默无言。

    “如果有来世,就投个好胎吧。至少,哪怕出身差了些,也千万别再成为一个没有修炼资质的凡俗。”

    一把提起坟旁的铁铲,陈萧迈步走回了谷中住处。

    看着前方自己一手建好的篱笆院儿,陈萧无奈轻叹,习惯性的推开了篱笆院的院门,眼前的一切却是令陈萧感到错愕。

    院门被推开的一刹那,一个与院门相等大小的虚空漩涡也随之出现。

    他双眸圆睁着,缓缓伸出手去接触这虚空漩涡,虚空漩涡的表面起了一层涟漪,而后陈萧的小半截手臂全都没入了其中。

    还未等陈萧抽出手臂时,虚空漩涡本身的拉扯力便将他带入其中。

    被带入虚空漩涡中的陈萧第一反应便是回头看向身后。

    骤然消失了的虚空漩涡使得陈萧心下一沉。

    紧张的观察着周遭。

    这个世界天穹是血红色的,陈萧发觉他正身处于荒芜的群山之间,周遭群山也与天穹一样是血红色的。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压抑感?”

    刚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陈萧便感觉到了身体方面的不适。

    这种不适并没有让陈萧很快适应,相反,随着置身于这个世界的时间越来越久,陈萧惊觉自己的双手都已经变得涨红,直到这一刻,他才反应过来一件事。

    “糟糕!这个世界的天穹可能并不是血红色的,出现问题的很有可能是我的眼睛!”

    只是,陈萧发现的还是太晚了。

    他已经没有了退路,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转过身用手朝着此前虚空漩涡的位置使劲挥了几下,都挥了个空……

    回去的路早已经消失!

    “嗷!”

    突然!

    一声龙吟自远处一座山岳中响起,振聋发聩。

    陈萧第一时间捂住了隆隆作响的双耳,然后眺望过去。

    他那双早已经血红色的双眸瞬间瞪得滚圆,纯净的眼膜甚至映照出了一条腾飞的真龙幻影!

    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随着龙吟声响起后,百凤齐鸣的尖锐音浪也席卷而来,只见那座山岳的山尖顷刻间化做了齑粉,即使相隔百里有余的陈萧,此刻身上火工弟子的衣物都被这股音浪波及,猎猎作响。

    视线里,那座山岳不断升出各种陈萧想都不敢想的异象,真龙拱日、百凤归巢、玄武搬山、鲲鹏蔽月……

    作为一个看客的陈萧被惊得目瞪口呆,而在这些扩散天地的异象之中,一片颜色更加殷红的血海波涛汹涌的倒卷过去!

    两种相对力量碰撞在一起,诸多异象同时抗衡着天穹血海。

    一瞬!

    一座座山岳崩碎成渣,余波还在持续的扩散着,陈萧虽然第一时间便有所警觉转身便跑,但却还是太慢了!

    战斗的冲击力直接将陈萧与无数山石一同掀飞,一大滩血海里的血溅射过来,将陈萧整个人洗刷了一番。

    更为倒霉的是,这些血在落在被迫飞起来的陈萧身上后变得有如岩浆一般的滚烫,陈萧整个人都好像要被融化了。

    可,在陈萧想要甩脱掉这些滚烫鲜血的时候,一块小山一样的巨石已经笼罩在了陈萧的头顶上方,即将压盖……

    几近绝望的关头,半空之中,那熟悉的虚空漩涡突兀出现,而后,一股强大的拉扯力将陈萧带走。

    “嘭!”

    随后,巨石重重的砸落在荒芜大地上。

    ……

    呼!呼!呼!

    重回到篱笆院外的陈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因为逗留在那个未知世界太久的缘故,他现在视线中的一切都是血色的。

    浑身上下滚烫的要命,陈萧起身忙要推开院门冲进木屋,但想到院门通往的那个恐怖世界后,他当即换了一个动作,一个箭步从半人高的篱笆墙翻进了院子。

    嘭!

    几乎是用身体将木门撞开的,陈萧冲进房间里的第一件事便是用水瓢舀出水缸里的水淋在身上,虽有作用,但效率着实太慢了些。

    索性。

    噗通!

    陈萧跳进了水缸中。

    “滋滋滋!”

    水缸蒸腾起白色雾气,很快充斥了整间屋子,而陈萧,也终于平静了下来。

    双手搭在水缸的缸壁上,陈萧有气无力的深呼吸着。

    眼眸逐渐恢复清明,视线中的一切事物终于也不再是血色,低头看向自己身上湿漉漉的暗红色火工弟子服时,让陈萧感到惊讶的是,弟子服上的血迹竟然隐有金色光斑闪烁着。

    只不过,此刻金色光斑已经很微弱了,他用手蹭了一点,放在面前打量。

    “这是……人血么?”

    想到那个恐怖的世界,陈萧连咽了两口唾沫,此刻才生出的后怕令他后背都溢出了一层冷汗。

    “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陈萧真的被吓到了。

    他真实的感觉到了自身的渺小。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将那一座座甚至比宗门群山更为可怕的大岳崩碎成渣?

    那已经超乎了陈萧有限所能了解到的对修士的认知。

    “应该……不是修士吧?”

    正回想着,陈萧的眉头忽而一皱:“什么味道?好臭!”

    视线循着耸动的鼻翼寻找着,很快,陈萧便察觉了恶臭的根源,他本人。

    他的身体肌肤肉眼不可查的细小毛孔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分泌出一些灰暗黏液,恶臭就是从这些灰暗黏液中传出。

    陈萧急忙整个人缩进了水缸中开始用水缸中的水清洗着露在外面的双手和面部,但擦洗灰色黏液的过程中,陈萧原本利落的动作逐渐变得缓慢了起来。

    “怎么……有点像外门弟子们的洗经伐髓?”

    他皱起了眉,而随着灰色黏液被悉数排除体外后,愣在水缸中的陈萧忽然感觉到了周遭不断涌向自己的“徐徐微风”。

    风无形,甚至没有给陈萧多么凉爽的感觉,但他却真实的体会到这微风中的某些东西钻进了身体,然后形成一股沁人心脾的热流于体内四肢百骸循环流淌的过程。

    “这是,元气?!”

    陈萧呆若木鸡。

    虽因天资低劣的缘故只能在全是凡人的伙房做一名火工弟子,但没吃过猪肉,不代表陈萧没见过猪跑。

    在伙房的六年时间里,耳濡目染了许多修炼方面的事情,以前也试图努力过,但后来也只不过用实际行动坐实了自己资质不足的事实。

    但现在……

    完全无需陈萧按照功法去修炼,这周遭的元气自然而然的在朝着陈萧的身体涌来。

    “我,能修炼了?”陈萧傻愣着自言自语。

    不多时,他的眼眶再度红了起来。

    初入宗门时,一直不甘心做一名又苦又累的火工弟子,为了能入外门,他一直都在默默努力着。

    他这两年早就断了修炼的念想,他选择了认命。

    却不曾想,命运却跟他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如果,能再早些成为修士就好了。”陈萧神情落寞,他想到了今日刚因偷窃元石而丧命的师弟。

    如果再早点的话,自己就有能力护住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网游之十倍暴击〕〔重生六零俏媳妇〕〔诱婚攻略:高冷老〕〔英雄?我早就不当〕〔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