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军婚:首长,〕〔新婚1001夜:吻安〕〔隐婚天后,霸上瘾〕〔撞邪〕〔神医凤后:妖孽魔〕〔都市狂少〕〔佞华妆〕〔未来智能手表〕〔末世穿越:霸道军〕〔全能妖孽学生〕〔养鬼专家〕〔龙武帝尊〕〔美食诱获〕〔木叶的不知火玄间〕〔灵植巨匠〕〔最强穿越者〕〔重生90甜军嫂〕〔仙门纪元〕〔影视无限冒险之旅〕〔恰似寒光遇骄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少豪宠小宝贝 第543章如果我要你,你能办妥么
    第543章 如果我要你,你能办妥么

    当凝欢看到权少承的时候,她瞬间就蒙了,她站在门口,小嘴一张一合想要出声喊他,却发现什么声音都发布出来了。

    权少承在看到凝欢的时候,那张极为平静的俊颜上表情都微微有了变化,不过很快,他又重新恢复了平静,视线落在你凝欢的身上。

    “傻了?见到我不认识了?”

    凝欢摇头,迅速朝着权少承奔了过去,“你……你……”

    凝欢看到坐在轮椅上的他,错愕的瞪圆了眸子。

    “腿废了。”权少承的话说的是那样的轻描淡写。

    正是因为这样的轻描淡写,才让凝欢更加心疼起来。

    她的眼眶刹那间就红了……

    “什么?”

    突然得到这样的消息,凝欢可以说是难以接受的。

    “嫌弃我了?”

    凝欢摇头,用力的摇头,不停地摇头,眼泪随着她的举动啪嗒啪嗒的快速落下……

    她怎么可能嫌弃他?她怎么会嫌弃他呢?

    凝欢低着头,敛下美眸,长发垂散而下,遮挡住了她白皙绝美的容颜。

    权少承抬手想要擦掉她的眼泪,却发现坐在轮椅上根本很难触碰到她白皙的脸颊。

    他嘴角一扬,笑的是那样淡然。

    只有面对她,他才会有笑容。

    凝欢一愣,迅速蹲下身,而后立即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让他宽大的手掌触碰在她白皙的脸颊上……

    “怎么会这样……”她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声音一直在抖,不停的在抖。

    “心疼我了?”看到她的眼泪,他恨不得起身将她拥入怀中,恨不得狠狠吻去她的泪水,狠狠吻住她的唇,将她按在地上一阵蹂躏。

    可是,为了大局,他却不得不忍耐!

    该死!

    权少承心里别提有多恼火了,看到凝欢的眼泪,他险些失控!

    凝欢点头,用力的点头。

    她心疼,她怎么可能会不心疼?她的心好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轧过,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着……

    “想我了么?”

    凝欢又点头,她实在是连声音都发布出来了,只能一个劲的点头。

    他轻笑,旁若无人似的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随后让她抬起头来。

    看到她湿润脸颊的刹那间,他的眉峰倏地拧紧,那张俊颜顿时就被阴霾笼罩。

    他低头,二话不说就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突如其来的一个吻,让凝欢有些蒙圈了,她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双肩和小手都在不停的颤抖。

    “权少承……”凝欢的声音抖得很厉害。

    他吻去了她的泪水,宠溺无比的看着她,“只是一双腿,不值得你流这么多眼泪。”

    凝欢摇头,“值得,值得,全世界只有你值得我哭,只有你……”

    “当真?”

    凝欢点头,伸手胡乱抹去再次滑落的泪水,那模样别提有多认真了。

    权少承轻笑,望着她的俊眸不再是阴冷,而是充斥着笑意。

    “别再哭了,我会心疼。”他毫不掩饰对她的宠溺之色,那种溢于言表的宠溺,让在场的人无一不感到错愕。

    站在一侧静静望着这一切的江盛昌也是沉默了,他不发一言,就这样望着亲生儿子的一举一动。

    随后,江盛昌的眼眶有些微红,他像是想到了过往的种种……

    江盛昌别过身,调整好情绪后,再次出声道:“这个礼物还算满意吧?”

    “礼物?”

    “怎么?你不满意吗?”江盛昌转过身来,望着坐在轮椅上气势逼人的权少承。

    权少承不屑的扬了扬唇,刚才的所有情绪一瞬间全部收了起来,被冷漠和可怖所代替。

    “江老爷曲解了这个词的意思。”厉项臣伸手握住了凝欢的手,另一只手转动着轮椅,和江盛昌完全面对面。

    “我曲解了‘礼物’的意思?”

    “她本来就是我的,江老爷把我的人送给我,不觉得可笑么?”

    “哈哈哈哈……”江盛昌忽然大声笑了起来,“有意思,权少不亏是权少。”换作旁人,怕是早就感激涕零了,只有权少承敢质问他,他是第一个敢这样质问他的人!

    “权少承,你说话最好客气点,谁允许你对父亲大人这么说话的!”江佐当然要在江盛昌面前装尽好儿子的模样,他准备拿枪指着权少承,却发现原本口袋内的枪支不见了踪影。

    “你是在找这个?”话音落下的刹那间,权少承直接拿出手枪对准了在口袋内寻找枪支的江佐。

    江佐愣住了神,这把枪,他再眼熟不过了!

    “你是什么时候拿走我的枪的?”

    权少承冷笑,“警惕性这么低?”

    江佐一愣,仔细想了想,好像想明白了!

    “是你刚才推着轮椅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江佐一瞬间恍然大悟。

    权少承冷笑一声,看着江佐错愕的表情,更是觉得他可笑起来。

    就这点本事,还妄想和他斗么?

    江盛昌频频点头,显然是对权少承赞许不已。

    权少承冷沉着俊颜,蓦地一笑,“现在才反应过来,未免太迟了。”

    他动作极快,只听见机械的声响,随后是哐当声,子弹一颗接着一颗掉落在了地上……

    他直接将手枪丢给了江佐,“下次记得要提高警惕。”

    权少承的不屑和狂妄,重重的打击了江佐的自尊心,江佐的脸色瞬间就挂不住了。

    “啪啪啪——”江盛昌完全没有生气,反倒是给权少承鼓起掌来。

    “厉害。”

    权少承轻笑,“还有别的事么?”

    江盛昌笑了起来,随后望着权少承摇了摇头。

    权少承见江佐摇头,随后直接带着凝欢离开了书房。

    “我来推。”走出书房后,凝欢迅速深受推动着轮椅,“你的腿还疼不疼?”

    权少承摇头。

    “幕后黑手是江佐对吗?是那场爆炸?”

    权少承点头。

    “混蛋!”

    “以后你老公就残废了,要不要考虑改嫁?”权少承逗她。

    凝欢摇头,小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快,“除了你,我才不要嫁给别人。”

    权少承加深了嘴角的笑意,随后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吻。

    “以后就得你照顾我了。”

    “不就是没有一双腿吗?我可以当你的腿啊。”凝欢的声音有些抽泣,但神情却是无比坚定。

    看着这样的凝欢,权少承有些歉疚,她的眼泪,是证明他双腿残废的最好证据。

    现在还不能够确定江盛昌和江佐是不是相信他已经残废,为了让他们深信不疑,权少承不得不这么做。

    所以,他腿没事的事情,暂时还不能告诉她,只能让他宝贝多流一点眼泪了。

    “你要吃什么就和我说,要喝什么也和我说,要拿什么都和我说,反正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就对了,我一定都给你办妥。”

    “宝贝,如果我要你,你能办妥么?”

    “……”凝欢那张梨花带雨的脸蛋上瞬间红了起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没正经!”

    “我现在是阶下囚了,你确定你要照顾一个阶下囚么?”

    “我们一定可以离开这里的,以前都是你保护我,现在换我保护你,我会想办法的。”

    权少承的表情没有太大的起伏变化,依然是那样冷静沉稳。

    他怎么可能让她来保护他?他权少承怎么可能是被女人保护的窝囊废?

    “你只需要安心留在我身边就够了,走吧,回房。”

    “怎么走?我路痴……”凝欢囧,完全不因为身处在伯卡家族而感到害怕,有他在,仿佛就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心感。

    不知怎的,凝欢总是不相信他双腿真的残疾,即便是看到他坐在轮椅上,即便是看到他连站起来的可能都没有,她依然难以置信这一切。

    可是,凝欢又不停的告诉自己,他是真的残疾了……

    想到这儿,凝欢的眼眶又红了。

    凝欢很少会这么恨一个人,但是她却因为权少承完完全全恨透了江佐!

    在权少承的指路之下,凝欢推着轮椅到达了他所住的卧室。

    这卧室大到出奇、豪华到出奇,完全就不像是“阶下囚”应该住的地方啊!

    “确定没错吗?”凝欢困惑的询问着他。

    “你老公不是路痴。”

    “你笑话我!”凝欢蹲下身,气呼呼的望着他。

    权少承轻笑,低头快速的吻了吻她的唇,“宠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笑话你?”

    “咳咳咳……”一旁的咳嗽声忽然打断了这一切,暗杀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们两人,“能不能把我放在眼里一点?我好歹是个大活人啊。”

    “你……”凝欢站起身,一开始非常警戒的看着他,随后忽然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有些眼熟。

    “不认得我了?看来这塑形化妆术真是有着奇效啊!”

    “暗杀?”凝欢看着他的轮廓和模样,再根据他的声音,猜测着问道。

    “小美眉,看来你还是认得出我的嘛!”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凝欢一脸不解,不是说现在权少承是阶下囚吗?那为什么暗杀会出现在这里?

    凝欢看了看暗杀,又转头看了看身侧的权少承。

    权少承倏地一笑,“你真以为你老公会成为阶下囚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顾轻舟司行霈〕〔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