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科技图书馆〕〔龙牙特种兵王〕〔此刻相遇,刚好〕〔祸长安〕〔黑化娇妻,楚少你〕〔[综]花音少女〕〔荒天神帝〕〔一品带刀太监〕〔原始生存进化〕〔军阀盛宠:少帅,〕〔超级捉鬼小和尚〕〔农门小医后〕〔极品透视保镖〕〔绝色狂医:魔神大〕〔锦宫词〕〔他从深渊捧玫瑰〕〔茅山传人之麻衣教〕〔婚途漫漫,慕先生〕〔木叶的抠脚大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少豪宠小宝贝 第1255章 你让我怎么冷静
    夏月也是被眼前的景象给彻底吓蒙了,她只感觉耳边嗡嗡嗡的发响,脑子好像也在那一瞬间停止了运转……一地的鲜血,浴缸里的水已经开始溢出来了……杜霜月脸色煞白躺在浴缸内,一动不动。谁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死是活!“啊——”“啊……死人了!死人了啊!”佣人们更是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还是夏月第一个保持冷静,她立即冲到了杜霜月的面前……“杜霜月!”夏月迅速关掉了水龙头,出声喊着她。而后,她迅速望向那些佣人,喊道:“赶快叫救护车!有没有急救箱,把纱布给我拿来!”夏月伸手捂住了杜霜月的手腕,看着上面那深的可怕的伤痕,夏月更是觉得触目惊心。她不知道杜霜月怎么有勇气割下这样的一道伤痕,她伸手捂住了伤口,血很快顺着她的手指缝流了出来……佣人们立即下去拨打电话,取来了医药箱。夏月打开医药箱,而后立即用纱布缠绕着杜霜月的手腕,做着最简单的止血工作。“你们帮我把她从浴缸里扶起来,当心她的手,再去准备点干衣服,她的体温越来越冰了。”再这样下去,杜霜月会死的!“是。”在夏月的指示下,这些佣人变得井然有序起来,她们迅速取来的衣服,立即给杜霜月换着衣服。湿漉漉的衣服随意丢在了地上,一个佣人撑着杜霜月的身子,另外一个快速给她穿上衣服。夏月的视线倏地落在了她肩膀上,肩膀上那淡淡花瓣胎记引起了夏月的注意。她的眸子倏地睁大,以为自己看错了,她走近了杜霜月,在佣人要给杜霜月拉好衣服的时候,她握住了佣人的手。“南小姐?”佣人一脸不解的望着眼前的夏月。“你先去看看救护车来了没有。”“是。”佣人应声后,急急忙忙就朝着房间外走去。夏月盯着杜霜月肩膀上的花瓣胎记看了一会儿,她抿了抿下唇,拉好了她的衣服,伸手扶住了她。她不断地去掐杜霜月的人中,希望她能清醒过来。“南小姐,救护车来了!”佣人的喊叫声从房间外传来。“赶快让他们进来救人!”夏月望着靠在她怀里的杜霜月,望着杜霜月这张和她几乎如出一辙的脸庞,看着眼前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可言的她,夏月就像是在照镜子那样。几个救护人员快速冲入了房间内,而后立即将杜霜月放到担架上,用着最快的速度抬了下去。夏月起身准备跟上的时候,却是脚步发软发虚,整个人扑通一下跪在了地板上……为什么她会觉得心如刀割、呼吸困难?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手腕的地方好痛好痛?“南小姐,你没事吧?”小梦伸手扶起了夏月,“谢谢你救了月小姐。”夏月摇摇头,反手抓住了小梦的手腕,“你知道杜霜月肩膀上有个胎记吗?”小梦一愣,显然没想到夏月会问这样的问题。等到反应过来后,小梦望着夏月点了点头,“我知道,那胎记我也问过月小姐,月小姐说生来就有的……一开始她还觉得难看,想做整形手术去除,但月小姐的父母却说着这胎记是与生俱来的宝物,是她身体的一部分,是不能去除的,而且月小姐身体一直不好,所,所以也就没有去做整形手术除去胎记。”听着小梦的解释,夏月秀气的眉头更是紧紧皱着,在小梦的搀扶下,她到达了一楼正厅,而后乘坐着车辆和她一道赶去了医院。车内,夏月始终坐如针毡,刚才小梦的一番解释在夏月的耳畔不停的响起……这胎记,她肩上也有,而且位置都是一模一样。杜霜月长得和她又是这样相似,她们又同样是稀有血型中的稀有血型……这一切现在看来还是巧合吗?如果这真的是巧合,那未免太巧了吧?夏月的心怦怦怦的上下乱窜着,她紧张的手掌冒汗,额头上也沁出了薄薄的汗珠。当车辆驶入医院,还没停稳的时候,夏月就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车门,冲入了医院内。“南小姐?南小姐?”小梦看着如此着急的夏月,立即跟着跑了上去。夏月冲进医院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询问护士台。“刚才那个被送来的急救病人现在在哪里?”护士看了看眼前的夏月,整个都惊呆了。“你……你……你不就是刚才的那个病人?你,你好了?”护士完全已经认错了!夏月立即否认出声:“我不是!她现在在哪里?”“已经被送去急救室了,现在医生都在里面。”“急救室在哪里?”夏月追问。“右手边左转。”夏月得到确切消息后,迅速朝着右边走廊的方向跑去。她刚跑到急救室门口,直接撞上了迎面走来的男人……“当心!”权淮琛伸手扶住了夏月,望着她如此担心着急的样子,他出声说道,“你先冷静一点,人现在在急救室里抢救。”“权淮琛……”夏月喊着他名字的声音在抖,而且颤抖的非常厉害。“怎么了?”“你告诉我……”夏月的眸光像是彻底失去了焦距那般,望着眼前的权淮琛,她用尽浑身力气抓着他的手臂,身子一个劲的发颤起来,“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杜霜月她和我究竟是什么关系,她和我究竟是什么关系啊!”听到夏月的质问,权淮琛的脸色倏地沉了沉,他叹了一口气,安抚道:“你先冷静一点,先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夏月摇头,抓着他的手也开始颤抖,“你一定知道我和她是什么关系的,你一定知道的对不对?”“夏月,你先冷静一点,先冷静好吗?”权淮琛用着最温和的声音安抚着夏月。“冷静?”夏月摇头,突然情绪崩溃的哭了起来,“你让我怎么冷静?权淮琛,你说我要怎么冷静?她肩膀上的那胎记,我也有,就连胎记的位置都是一模一样的,我怎么可能冷静?权淮琛,你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网游之十倍暴击〕〔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诱妻入囚:霸宠重〕〔重生六零俏媳妇〕〔成为首富〕〔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