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不可欺:妖孽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超凡贵族〕〔蜜妻来袭,高冷bo〕〔快穿:节操收集手〕〔天才捕手〕〔魂牵红颜之飞仙〕〔娇女种田:山里汉〕〔重生校园商女:最〕〔隐婚甜蜜蜜:总裁〕〔神话里有钢铁侠〕〔六合天师〕〔掠夺两界〕〔妖武之门〕〔扛着鲛肌闯木叶〕〔女扮男:博士,抱〕〔高冷学霸撩妻365式〕〔我当太子那些年〕〔唇唇欲动:总裁大〕〔给三个反派当继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醉长安 31.庶子~
    日落西斜,江媗领着两个女儿回府。马车披着余晖在石板路上行进,车里笑语一片。

    “母亲,这下您不用愁阿姊的姻亲啦,大好的儿郎都送上门啦!”

    冉恬道行不够,这么两句不痛不痒的打趣,可叮不透冉玖的牛皮。马车里,女孩们分坐江媗两侧,各自抱母亲一只胳膊,亲昵和乐。

    江媗正等着看长女娇羞情态呢,熟料小姑娘蹭着脸,甚是坦然道:“这话么,也不无道理。阿母,您帮我探探阿爹的口风吧?”

    江媗眉毛一挑,戏骂道:“哎你这小没羞臊的!有哪家的大姑娘,上赶着给自个儿做媒的?长安城你也就独一份的了!”嘴里教训着,她还是补了一句,“你老子老娘自有分寸,你们两个不许在外头胡闹!叫我知道了,打断你们的腿!”

    两人连忙低头应是,熟门熟路地扮起了乖。

    没憋多久,冉恬这话痨脑袋一伸,细声细语絮叨起来,似是随口想起了一桩开心事,眼睛亮晶晶道:“欸,阿姊你不知,今日长公主高兴,喝了三盅酒水呢!”

    冉玖抬头瞅一眼母亲神色,见无打断之意,于是回道:“大哥哥首战告捷,高兴些也是有的。”

    冉恬樱桃小口撅起,煞有介事地摇了摇头,却也不敢胡诌什么。下车时,冉恬还在绘声绘色地描述着那只倭奴国进贡的乐盒,只道是宫里卫夫人送来的寿礼,音色清脆好听,十分稀罕。冉玖一面点头,一面回忆着彼时小卖铺里三十块一个的八音盒。

    方入正门,门房下李管事迎上来,揖身道:“夫人姑娘们回来了。方才城二爷来了,奴遵老爷的命,没敢放行,二爷倒也没说什么,留了这个便走了。”

    他手里捧着一只布带,瞧着是书简的形状。江媗一看老李这满脸纠结,余光一瞥有了主意,边走边问道:“老爷可好些了,许大人来瞧过了?”

    “正是呢,医丞大人晌午亲自熬了药,与老爷叙了会儿话才走的。”

    “怎么,老爷没留人用膳?”

    老李叔躬身跟着,随着江媗绕过正堂:“留了的,许大人道老爷神思疲劳,还需多多休息,这才回了府。”

    江媗心知以老许的脾性,方才这话只怕说的没这样客气,想到冉敬礼的这位山羊胡忘年交,她脸含笑意,在中院门止步道:“杜鹃,命厨下熬一盅当归乳鸽,把油沫撇净,给老爷书房送去。”

    老李惊道:“夫人真神了!您怎的知道老爷这会儿在书房?许大人走后,老爷便去了东院处理文书,这会儿都没出来。”

    江媗一摆手:“得了,别拍溜儿了。小玖,你二舅的信,你送去吧。”说着敛裙迈步而去。冉恬见状,一溜烟往西院跑去,十匹马也拉不住的样子。

    与老李叔对视片刻,冉玖认命地吸溜了一口气,双手捧过那卷麻布兜。沐浴在管家感激的目光里,旋步往东院去。

    ---

    走在东院临湖的回廊下,捧着这一卷饱含艰辛与挣扎的竹简,冉玖想起多年前初见江城的场景,心情沉重,也颇为感慨。

    九年前,初秋。

    冉玖记得那一天是白露,处暑后十五日为白露。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当日晨起,江媗特意翻出了秋衫给她换上,薄薄的外衫绣着五彩云、喜气祥瑞,特意为着压一压白露的阴气。

    那段时间,江媗正被娘家的一摊子事忙得头昏脑涨。现在回忆起来,初到南阳的那段时间,亲情的温暖没感受到几分,鸡飞狗跳、上房揭瓦的事倒是一天三趟的齐活儿。

    常言道:爹怂怂一个,娘怂怂一窝。

    江家所有的苦难与混乱,源头都只有一个——江家独子江邈的媳妇儿,魏氏。

    魏氏的能耐在于,她带怂的不只是一窝,而是江家满门。江媗和江婉两姐妹,再加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