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一对一:总裁〕〔龙纹剑神〕〔危险游戏群〕〔天剑图腾〕〔漫威之无敌符咒〕〔坑人的学习系统〕〔超级鬼尸〕〔电影世界穿梭门〕〔执宫〕〔朕的纨绔皇妃〕〔重生之农门娇女〕〔神话原生种〕〔杀神岛〕〔捉鬼龙王之极品强〕〔不灭魂帝〕〔噬灵武道〕〔99次心尖宠:薄帝〕〔史上最强氪命〕〔首席老公,强势爱〕〔重生八零之军少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醉长安 30.无猜~
    礼既送到,赫连钰不欲滞留,揖身告辞。

    平阳公主见留不住,嘱咐给长平侯夫妇带去问候,抬手命女官去送。冉玖坐在平阳公主身边,被那湖光眼风一扫,低头抿唇忍笑。

    待到女官的身影消失在庭院拱门后,冉玖提裙起身,挪到江媗身边以眼神哀求。江媗拿她又有什么办法,恰逢长子在塞外征战,不由心肠更软了几分,叹息一声就点了头。

    得到母亲的首肯,冉玖轻巧福身谢过。随即悄然绕到亭后,借着两侧屹立的石灯遮掩,无声息地往外摸。

    “我说呢。谁家的小老鼠,偷偷摸摸做贼似的,这是要往哪儿去呀?”

    身后传来女声调笑,冉玖无奈,收回迈了一半的前脚,支起身子回头,嘿嘿一笑,眉眼弯弯。

    阳光懒懒地洒下来,绿意青葱的庭院里,盆景簪花无数,人人面上脂粉嫣红,却无人得胜过小姑娘的三分娇羞、七分赤诚。

    两小无猜,绕竹青梅,在这长安城不是罕事。可此情纯粹,便是心如磐石之人,多少个十数年华过去,多少次心伤别离错过,总是无法对此无动于衷。就像是世间最为香甜的蜜糖,但凡曾沾过一星半点的滋味,就再也忘不掉。

    平阳公主心里回忆流淌,眼光微动,索性撇过脸去,不耐地挥了挥手:“去吧去吧。留不住了,碍眼的很。”

    冉玖摸摸耳朵,讨好地拱了拱手,转身一溜跑走了。

    公主府很大,花园里山石林立,五步一亭,十步一景。冉玖找过去时,凉亭之内,却不止赫连莺莺一人。她没有听人墙角的习惯,正犹豫着去哪儿避避,却听那头似是已不欢而散。

    赫连钰拾步而来,身后之人穷追不舍。冉玖观他神态,就知是不悦了。

    三人成一直线时,薛颜怒道:“宜春侯好大的架子,对我是百般避嫌,与冉家却是热络逢迎。什么长安第一公子,竟是个逢迎拍马之辈,哼,我算是看错你了!”

    “薛姑娘,你看错的事情还差这一桩吗?就不要声张了吧。”

    别说赫连钰神色一动,薛颜更是难掩惊讶:“你、你……冉玖!你这是什么话!我爹爹可是中兰台少府,轮不到你说闲话!”

    冉玖心里叹息,觉得这话比之“我爸是李刚”也差不离了。想了想还是规劝了一句:“薛夫人叫你回去,不如请女官带路吧。”

    薛夫人说的哪是“请”,分明是“孽障滚蛋”。冉玖说的客气,薛颜却只觉得受了嘲讽,气得脸蛋涨红一片。见他二人相去数步,仪态规矩,却生生叫人瞧出了几分亲昵来,心里越发怒火中烧,委屈无比。

    她哭骂两声:“混蛋!你们都是混蛋!在宫里欺负我姐姐,在外头便欺负我!祖母若是还在,我薛家岂会受此屈辱……呜呜,我、我咒你们痴心不成,互为怨怼,一生不解!呜呜……”

    薛颜是个天真无知的小姑娘,今年不过十四岁,平日里也并非不聪慧,只是骄纵恣意了几分。冉玖看着她哭喊跑远的背影,心头一时闷闷的。

    她所说的并非毫无道理,或许有一天,自己也将步上她的后尘。何况哭诉而已,并不能对旁人造成伤害,只是使自己更加可怜罢了。

    “小玖,小玖?”

    “嗯?”冉玖回神,一瞬间又被日光下的美色迷了眼,“啊,哦。做什么?”

    赫连钰本因薛家女的咒言不悦,眉头微蹙。可见她这般,脸上又破了功,浅笑道:“你不是来寻我的么,问我什么?”

    “噢对的。”冉玖脸蛋泛红,“我来送送你呀。”

    她见莺莺虽不言语,但显然欢喜,又补了一句,“难不成你并非等我?那我走啦。”

    两人作势僵持了片刻,最后都笑出声来。往来的青衣女官纷纷低头侧目,他二人也毫不在意,自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医世神凰〕〔农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