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中国密电码〕〔史上最强手机地图〕〔红包反向系统〕〔最后的道族〕〔召唤勇者〕〔修罗帝尊〕〔灵异版红楼〕〔第一侯〕〔七零甜妻撩夫记〕〔她左眼能看见鬼〕〔俗家弟子十九〕〔许越余依〕〔甜吻小妻,放肆宠〕〔月下凝霜〕〔网游之两界为人〕〔隋唐大猛士〕〔诗意的情感〕〔木叶之天天〕〔我的女友是恶女〕〔开启一九九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醉长安 19.千醉~
    马车在冉府偏门驱停,冉玖踩着车夫从车下取出的脚踏,一手抓着那柄铜镜,耷拉着脑袋往家里走。

    冉安还跟在身边,积极宣扬着后世对嫫母的赞誉之辞。

    “屈子《九章》言,‘妒佳冶之芬芳兮,嫫母姣而自好’。《淮南子》也有道,‘嫫母有所美,西施有所丑’。妹妹你看,后人大家多有赞誉嘛……不管她如何,这镜子可值三十金呐,好妹妹你行行好,别跟娘亲说了吧……”

    “什么不能告诉母亲啊,二弟跟我说说?”

    冉安如遭雷击,僵着脖子偏头。就见冉朝砺一身戎装,腰挎长剑,玉冠束发,英姿飒爽地从东院角门走出。

    兄妹三人聚首,冉砺坦然望来,冉玖长叹一声,还没说话,冉安赶忙打断道:“大哥这是要去军营?”

    “哟,你这是盼着我出去呢。不巧,你大哥我才刚回来,正要去见阿爹。”

    冉安一抽,苦相道:“……爹也在家啊。”

    天色不过近黄昏,长陵路远,冉玖坐了半日的马车,又兼一番斗智斗勇,正是腰酸腿疼。她朝着那身戎装走去,边走边道:“二哥哥把我丢在傩祭堆里,可痛快了才寻来。”

    冉安腿一软,差点给这小祖宗跪了,面对大哥凌厉的眼神,后退两步哀哀道:“玖儿啊,你都收了礼金了,怎的还不救二哥一把啊。”

    “救什么救!在闹市里把妹妹丢了,你可知最近岁末年尾的,长安有多少人拐子作案?玖儿丢了,家里打断你的腿!”

    冉砺这话不虚,要不二流子也不会把老底都翻出来,就为了买这份赔罪礼了。

    走到大哥身边,冉玖看着他那一身软甲,考虑了一下还是伸出了双手,要抱。冉砺以为她是受了惊吓,当然好言好语地抱起来。

    俗话说,七岁不同席,纵使亲属也得避嫌,不过冉玖矮,皮也厚。她今天很累,心力交瘁,但是她还不能回去休息,方才遇见梁太子之事,与纵马声犬、琴瑟丹青的冉安不必说,却必须与父亲说一声。

    当冉安匆匆寻来,千哄万哄地带着妹妹从茶肆离开时,冉玖迈步出来,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茶肆里生意兴隆,男女老少兼有,量谁也看不出这些人都是在一道做戏。祭典之上,群魔乱舞,可真正的人间戏台,或许正是这一方茶馆。不知为何,她并不怀疑刘羿骗她,有的人,哪怕做出了再惊天动地的事,在他身上,都不过是稀松平常。

    风吹过那间雅室,帷幔轻起,他坐过的软垫还在那里,桌上是冉玖嗑的瓜子壳。她离开许久,依旧无人去收拾。茶馆繁忙如斯,自然不是纰漏。

    “大哥要去见阿爹,带我去吧。二哥知道错了,娘会抽他的。”

    冉安脸蛋一抖,小鹿斑比一样看过来,满是祈求。冉砺看着把脑袋埋在自己肩窝的女孩,狠狠瞪了弟弟一眼,留下一个“坦白从严”的眼神,旋身离去。

    软甲再软也是皮革制成,铆钉作衔,可冉玖枕着冉砺的肩头,不过几步路的功夫就睡了过去。

    ===

    再醒来的时候,铜灯如豆,影影幢幢。她睡在迎榻上,身上盖着厚实的狼皮被子,榻下一角摆着一盆炭火,在网状的铜丝里忽明忽暗地透着橘光。

    冉敬礼非至深冬不用炭,读书人说这是苦其筋骨,江媗连连称是,却还是每到初冬就给女眷屋里送去银炭。这盆火定然是特意给她准备的。

    风声呜咽,窗棱压了一个缝隙,有细碎的黑羽投在窗帛上,却无雨声。

    “醒了,可有不适?”

    低沉的人声从屏风后传来,冉玖坐起身子,把狼皮裹在身上,打了个哈欠:“阿爹从哪儿搬了个屏风出来,好重的木灰味。”

    屏风后一道高挑身影,来人敲了敲雕刻的风面,并未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神级魔头系统〕〔神级无敌系统-苏城〕〔农家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我的老师是神算〕〔以婚为诺〕〔大明小书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引凤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