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的女人谁敢动.〕〔超级护花天王〕〔阴阳风水录:民国〕〔医妃嫁到:储君独〕〔传奇女玩家〕〔婚婚向暖:傅先生〕〔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魔鬼主教〕〔唐朝小庄主〕〔绝地求生之空投成〕〔医圣都市纵横〕〔拜师九叔〕〔穿越之再造帝国〕〔替嫁甜妻:总裁大〕〔超级冒险大师〕〔在你梦里为所欲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醉长安 12.桑陌~
    那位精才绝学的褴褛道人,是在冉安的破口大骂里被官兵抓走的。

    说是抓走好像也不太准确,因那些士兵对道长十分客气,可以说是礼遇了。负责来带人的兵卫头领是冉朝励的熟人,几句寒暄归来,冉励对着死死抓着暴跳的冉安的江城道:“是南军的人,奉旨而来。”

    江城道:“奉谁的旨?”

    冉励答了三个字:“长乐宫。”

    江城点头,略一沉思:“皇后正在幽闭,大约是太后的懿旨。”说着看了眼卫兵离去的方向,轻声道,“太后的病,怕是更重了。”

    冉励点了点头,简略道:“卫夫人有孕,若此胎得男,则裘家危矣。当此关口,皇后幽禁、太后病重,不怪裘焕着急了。江湖游道也不放过。”

    江城沉默,陷入了思考。

    冉励见他沉思,行至车马之前方道:“后宫前朝,风云诡谲。小舅,父亲请你这几日过府一叙。”

    “嗯?”江城却有些意外的样子,“姐夫愿意见我了?”

    冉励的回应是伸出一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冉家人风雨同舟,哪儿有几句话便翻脸的。

    来的时候,冉安是骑马来的,现在气饱了,觉得自己在长安的脸全丢尽了,于是直接钻进了马车里,连句道别的话都没劲说。江城也是坐马车来的,不过他的府邸在安陵邑,两方并不同道。

    冉玖登上车前辕,想了想还是回头多嘴了一句:“小舅舅,刘陵翁主名声不好,你这样该找不到媳妇儿了。仔细我回去告诉娘亲!”

    江城一愣,受了威胁反而一笑,颔首道:“我知道了。会注意的。”

    ===

    秋意渐褪,有风自西域而来,掠过声声驼铃,卷起长安一城四邑的落叶金黄。

    冬风悄至,秋觐仪典的礼乐声还回荡在宫城上空,各国王子翁主的马车已纷继离去,上林苑余下的飞禽走兽算是躲过一劫。

    这一次的秋猎,梁国太子独占鳌头,射下了一只吊睛大虫,裘家大公子紧随其后。世家之中,呼声最高的骠骑将军冉朝砺却猎绩平平,落在了头列之外,嘘声一片。好在众人也没多少精力去唏嘘,因为秋猎尾声时,自诩老当益壮的韩大人不慎落马,摔断了腿,夺取了全场的目光。

    猎场之上,围猎本是仪典的一部分,祈的是一个风调雨顺。谁成想,莫名却让一位老臣血溅当场。皇帝表示不开心,大大的不吉利,于是当场甩了袖子,赐了伤药,回去没几天就给韩大人这个御史大夫停了职。

    日子缓缓流淌,十月的头一日,是寒衣节。

    《诗经》说:“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冉玖很喜欢这一句。

    上句说,七月天气转凉的时节,天刚擦黑的时候,可以看见一颗明烁的星从西方落下去,长长的尾巴如流动的星火。下句则引出了落点,九月天气转凉,妇女们要开始裁制寒衣了。

    冉玖窝在母亲屋里,捧着她的小手炉,歪在榻上透过窗下的缝隙看外头的雨水。人说,夏天盖着棉被吹空调是件美事,要她说,冬天抱着手炉吹着雨丝儿风,也是舒坦畅意的很。

    迎榻很大,江媗与江婉在那头做针线活,给冉玖专门置了一方案几。案上正中摆着一张六博棋盘,一半的棋面儿上却铺着一册竹简,正是《豳风·七月》一篇,细细看去,不难发现棋篓之下还压着张写了一半的大字。

    “玖儿,字写了一半儿,是下棋还是看书,你总得选一样吧。瞧你这案台,乱的跟你的床榻似的,猪拱猪拱的。”

    冉玖下巴搭在窗台上,闻声裹紧了那件獭兔毛镶边的大氅,一动不动,宛如一坨雪白的肥兔。江媗无奈摇头,懒得再说什么了。

    兰芷作为冉玖的大丫头,极其头疼自家主子的一点就是,明明是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