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黄金脑域〕〔重生商纣王〕〔精灵宠物店〕〔盲妃嫁到:王爷别〕〔极品妖孽小神农〕〔星际之全能进化〕〔联盟之佣兵系统〕〔重生都市之仙界至〕〔重生之都市最强神〕〔最强圣帝〕〔宠宠欲动:总裁,〕〔科技戮仙〕〔禁区之唯一传说〕〔英雄联盟:冠军之〕〔学园都市的Lv0传说〕〔灼魂之血〕〔娱乐圈老板〕〔青蛙王子记〕〔王者荣耀之极限进〕〔懒癌治愈法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醉长安 11.游道~
    自渡口的马肆出来,柳三少爷道是家中有事,与冉家兄妹三人告辞离去。日头偏西,懒懒地照在这一方热闹的集市上,冉安闹着难得出来,不若去醉仙楼吃顿好的,难得是也没有遭到反对。

    东西两市各自独立,以围墙筑起,若要往东市去,需得出西市偏门,再入东市。

    途径流星斋所在的那条巷弄时,冉玖不禁又投了一眼过去,却见那铺面已经拉上了木门,在一众热络小店中煞是显眼,平添几分寂寥。她收回视线,心里又有点闷闷的。

    同样都是虚十五的少年人,柳三和自家二哥就能走街串巷,呼朋唤友、蹴鞠逗趣,赫连钰就得兵书诗赋两不落。他所心倦的,传在他人口中不过是理所应当的天资,而他所喜爱的,到头来只是一句“不知犯了什么忌讳”的草草收场,不免让人心疼。

    在冉玖看来,赫连钰人如其名,正是璞玉一般的诚挚温润。而太尉大人如今做的,却是要将这块玉磨成一把利刃。

    白玉作刃,暴殄天物。需知打磨过度,会否倾折?

    思绪收回,遥望眼前,正是一片繁花似锦。需知长安城顶尖的茶楼酒肆,全都集中在东市。西市临河而商贸繁荣,东市则因正挨着“三大内”,真真是开在皇宫的屋檐下,更是贵胄云集之所在。

    皇城脚下,名店遍地开花,在这百余店铺之中,又有四家独领风骚。三禾村的糕饼最好,醉仙楼的酒菜极佳,茗峰居汇聚天下名茶,落英坊的姑娘最“花”。

    江媗埋汰冉安说话做事不着调,顾头不顾腚,这话不假,他这嘴里成日的跑火车,冉玖就是从他这儿知道了此“花”非彼“花”——是花、样繁多的花。嗯,令人遐想。

    醉仙楼位于东市正中,说是楼,其实也就两层高。民间传言道这酒楼背后有贵人,因此才能在这儿占了四四方方一大块地皮去,更夸张的是,醉仙楼还仿照宫里甘泉宫的金铜清露台,在院子里搭了一方两丈见方的铜台。

    雕栏玉砌,金灯歌舞。到了夜里,渭河水自台下的清渠而过,台上舞姬的裙纱与歌声便成了最好的醇酿,直把这河水都染上了醉意。

    醉仙楼,不宵禁。

    冉玖一眼认出了那个在铜台边挽着粉衫女子,一脸春风地与人叙话的男子,是她的便宜舅舅。

    与此同时,江城眼角瞥过一抹红,小小的身子,梳着丱发,发髻上别着的还是自己送的梨花银钿,正老神在在看过来。他略一出神,对面的紫襟男子也顺着看去,嘴角一勾:“这倒是巧了。”

    江城见状,神色坦然,笑而拱手道:“太子殿下,改日再叙。”

    那男子却不甚在意,手中虚握着一柄折起的马鞭,随手在掌心点着:“欸,上回与冠军侯没有分出胜负,今日正好。这射猎嘛,就得人多才热闹。韩大人,走。”

    冉朝砺远远看见那几人,避无可避,低声道:“是梁国太子,他身边的是新任御史大夫韩大人。事关朝堂,不要应答。”

    冉安也认出了那梁太子,本想捋起袖子上前理论一番旧怨,一听旁边那个身材圆胖的褐衫大叔是三公大夫,官位比爹高,理智回笼,静如鹌鹑。

    见来人走近,冉砺上前一步,揖手道:“梁太子殿下,韩大人安好。”

    江城也道:“今日赶巧了,你们怎么一起出来了?”冉家三兄妹回了他一叠声的“舅舅”“小舅”“小舅舅好”。

    “噗嗤”一声,却是那梁太子笑开了,手里的乌金马鞭在日光下泛着紫金的寒光。冉玖只觉得脖子上寒毛一根根集体起立吹哨,全身都冷津津的。就听梁太子悠哉道:“冠军侯许久不见了,吾与韩大人相约射猎,不若一道?”

    冉玖都没心思去想韩大人那竹签串肉的身材,要怎么才能在马上稳住身躯,她没来由的一阵害怕,牵着冉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渡鸭之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