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崛起:重生校〕〔猫厨〕〔拈花一笑不负卿〕〔西游之白莲妖圣〕〔我娘子脾气不太好〕〔超品神农〕〔一遇总统定终身〕〔军婚有喜:首长,〕〔盛宠邪魅皇子妃〕〔奶爸的修真人生〕〔我的师兄是孙悟空〕〔我掌仙府〕〔天才萌宝鬼医娘亲〕〔都市修真天师〕〔神医狂妻:国师大〕〔重生之侯府毒后〕〔都市绝品仙医〕〔至尊兽卡〕〔桃运小民工〕〔惹火小神医:国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醉长安 9.西市~
    冉玖坐在回程的马车上,心里还在琢磨着刚刚跟赫连钰说的,用画册重撰《山海经》一说。那窫窳复活后还有许多故事,她总觉得手心痒痒,总想都画出来才好。

    想的入神,一时没听见冉敬礼的问话,又听他重复了一遍才反应过来,怔神道:“啊,父亲问什么?”

    冉敬礼颔首,对着女儿总是栉风沐雨的样子:“爹方才说,宜春侯为大将军独子,可却随了侯夫人的才情,诗赋具佳。大将军为此头疼不已,今日头一回与我说,希望我能规劝一二。”

    冉玖一愣:“要我说?”

    摸摸女儿的脑袋,冉敬礼笑道:“不愧是我冉某人的女儿,真是聪明。你爹我与赫连公子能有几分面子?大将军许是没法了,盼你这小丫头劝劝他儿子呢。”

    冉玖摇了摇头,对冉敬礼道:“爹爹,不怪女儿不说,纵是叫您去说,您也不会说的。”她坦言道,“父亲是文臣,直言纳谏、以儒家仁道纠天下弊政。大将军是武将,号令千军、纵横沙场保家卫国。这二者都是正道,又凭什么叫人家必须从军呢?”

    冉敬礼微微一笑,看着女儿正色的眼眸,不答反问道:“子曰:盍(he)各言尔志?”

    冉玖立时就有些不高兴了。这种不高兴大抵源于少年人的一切离经叛道,在成年人眼中,究底叛的都是父母之道。而一旦扯上了此道,便是什么理都在了长辈那一边,真是成了道无道,无理道。

    她扁了扁嘴,在冉敬礼的注视下,慢吞吞地接了一句。

    “……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她说完有些不快道,“爹!你们不能总是这样,阿钰要从文,怎么就是使大将军不安了?女儿知道,百善孝为先,可怎么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成了不孝呢?”

    冉敬礼略一沉默,不作解释,只是又引了两句圣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他的语气堪称郑重,在这小小的车厢内回响着。

    他说:“赫连一族嫡子,先为子,后为臣。不为臣,枉为子。”

    冉玖闻言鼻尖一酸,扭过头去不理他了。从这一天起,她再也没有收到赫连钰送来的帛书,她的画也送不到莺莺哥哥手上了。

    ===

    半个月后,朝中发生了一件大事——皇帝下诏,削了淮南国二个县。

    淮南国相去远远,国土甚广,两个县算不得什么。可奇就奇在这个处罚的原因上,竟然是因为淮南国太子阻拦国内武官参军、抗击匈奴,此举明确违背了朝廷颁发的征军明诏,公卿大臣群议后,判定淮南国太子刘迁当犯弃市之罪。

    何谓弃市?其实就是斩首,尸体弃去朝市示众。

    这可得了,淮南王仅此一个嫡子,视作心头之肉,这么剜了去,不是逼人家造反吗?皇帝只好说且慢且慢,淮南王啊,他可是朕的亲叔叔,高祖的亲孙子,诸位大臣不妨再讨论一番,啊,讨论讨论。

    于是冉敬礼又去了几次廷议,最后的讨论结论是,削淮南国五县。皇帝想了想,或许是觉得惩罚到位了,又卖了个便宜,改成了削两县。皆大欢喜。

    冉朝安兴致勃勃地说完这番话后,冉玖挨着迎枕,还是懒懒地看她那本书,好半晌才“嗯”了一声,视作回应。

    冉安于是在心里又攒了把力气,再次努力道:“妹妹,恬儿去了长公主处,你也不好成日的在屋里闷着吧。上回你要的那本《蓬山志》卖的极好,流星斋门口成日的排着队,热闹的很。这一类的异志还有一些,虽不如这本文笔好,但也不错,不如哥哥带你去瞧瞧?”

    冉玖揣着手,抬头见冉安努力的样子,终于露出一个笑来。

    “做什么呀?我懒,不出去。”

    见她笑了,冉安舒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渡鸭之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