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生一世笑皇图(〕〔鸳鸯恨:与卿何欢〕〔舰娘之幻想提督〕〔隐婚试爱:娇妻,〕〔重生校园:学霸女〕〔难道我是神〕〔至尊特工〕〔天庭兵王〕〔我不是保镖〕〔漫威之变身超女〕〔启禀王爷:王妃,〕〔旅法师的学霸系统〕〔我已经没钱守护阿〕〔无敌位面之子〕〔麻辣小村姑〕〔我是游戏女神〕〔龙抬头〕〔妖孽皇帝小萌后〕〔邻家美姨〕〔围棋大魔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醉长安 7.制衡~
    冉玖一回院子就叫了兰芷来问,刚说了两句人就扑通跪下了。

    她忙起身去扶:“你们几个说与母亲听,本就是应当的,我倒不是问罪。我与人家不过是传了几本书,这几年也都是这样。若是你们说的便无妨,只怕是旁人瞧见了才是为难。”

    兰芷还是跪着,急红了脸,忙表着心意:“姑娘,夫人堂里有吩咐,您每天所有动向都要报去,也是怕您年纪小吃了亏。送书这事您一向叫我去做,也是我告诉夫人的。请姑娘责罚。”

    冉玖一笑,点头道:“这便是了,我不怪你。来,起来。”把人扶起来,两人站直了更显得冉玖身形小小,可兰芷却从不曾看轻自家姑娘的聪慧去。她的小主子,自有她的想法,只是主子早慧,已经学会了藏拙。

    那头冉玖想的却是,大汉民风本就开放,少年人可一道出游玩闹,相亲能让年轻人自己相看,女子还能休夫再嫁,腰杆子照样儿硬挺。

    扭身爬到榻上,翻开案上看了一半的简书,冉玖抬头道:“我娘能忍这许久,看来是对莺莺哥哥他满意的紧了。她老人家这样的大嘴巴,难为她了。”

    知子莫若母,反之或许亦然。

    午后冉敬礼回府,江媗一见着他就竹筒倒豆子,一股脑的全说了。

    冉敬礼本还神色轻松,越听越疑惑,凝眉道:“大将军之女,对砺儿有意?我这两日在御前,一直与大将军一道,砺儿更是在他帐下为将,果真有此事,大人为何不曾提及?”

    江媗便道:“我哪儿知道呀。砺儿一回来,那锦乡君就与玖儿送这些,我还能作何想法?”她服侍着丈夫换下朝服,从屏风上取了常服来,“老爷待会儿正要去太尉府上议事,若是大将军有这意思,也不好叫人家姑娘家开口,我去见侯夫人便是。”

    冉敬礼闻言失笑道:“你倒是对这门亲事满意的紧了。不怕媳妇儿出身高,压不住么?”

    “哎呀,瞧老爷说的。长平侯府何等的尊荣,如今你在朝堂上不容易,砺儿又得陛下恩宠。若有了这桩姻亲,必然事事顺心,丞相大人也少为难你几回了。”

    江媗说的热络,扭头却见冉敬礼陷入了沉默。她道:“老爷,妾身说的不对么?”

    冉敬礼淡然摇头:“此事你先问问砺儿的意思,长平侯府处我自有打算。”他说完,看着妻子一脸的不解,哑然一笑,在迎榻上坐下。

    “这几日朝堂上不太平呐。”他悠悠一叹,“丞相告了咱们家的御状,连带着把大将军和梁国太子都卷了进来,陛下最后听信了梁太子的证言,不予问罪,你觉得裘家就能忍了?”

    江媗也敛裙上榻,半跪着斟茶,一挑眉梢,道:“少年人球场拼抢,损伤在所难免。裘二公子故意伤了咱们安儿的腿,他折了腿却是自个儿脚软,怨不得旁人。那梁太子还是裘家人呢,他都说了公道话,有些人也不要觉得咱们家好欺负了!”

    江家原是走镖出身,江媗爱穿红装,性子也是烈火率直,当着儿子她可以温言劝诫,可真要搬上台面,江媗可半点不怕他裘家。什么没皮没脸的国舅太后,真当旁人怕了他们不成!

    她越想越来气,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愤然道:“当年裘丞相指使手下贪官火烧南阳官仓,囤积官粮,哄抬粮价,其后命薄家勾结山匪,害咱们全家性命,事后为了灭口,又把两座山头的山匪给屠了去!还有那淮阳王,那也是他裘家人,吴楚叛军杀过来,咱们南阳郡据城死守半月,他倒好,直接开门让叛军过去了,长安差点因此失守!如此大罪,陛下仁德不究,淮阳王换了个封地还是做大王,可裘家祖上八代的脸,都给这、这姐弟俩丢尽了!”

    她说到最后一点还知道压低声音,毕竟说的可是当今太后和国舅,总还存着几分顾忌。冉敬礼看妻子这咬牙切齿的气势,随手翻开一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