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气狂妃,我家陛〕〔风魂位〕〔重生八六幸福军婚〕〔是青春不该悔〕〔总裁太会宠〕〔自带锦鲤穿六零〕〔大明之崛起1646〕〔女鬼请留步〕〔极恶的世代〕〔特种兵之特别有种〕〔你当我老公好不好〕〔隐婚娇妻,太撩人〕〔影后小甜妻:薄爷〕〔江湖位面小人物〕〔未来天王〕〔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教我当剑神〕〔誓约协奏曲〕〔天际女〕〔篮坛暴躁老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醉长安 2.闺学~
    早风夹带着露水,趁着暑气还没上来,冉家的两个女儿坐上了马车。车夫一甩马鞭,马儿甩着耳朵地迈开了步子,蹄声哒哒地自阳陵邑往长陵邑的柳府而去。

    大汉朝的都城坐落在内史郡正中,由一城四邑组成。

    “一城”自然指代的是长安城,城墙之内,大半面积皆为汉宫所占,除去东西两市,仅有少数重臣皇亲的宅邸分布城南。“四邑”便是历代帝王所建之陵寝,依寝宫而建的城邑便以陵寝命名,分别对应着长陵、安陵、阳陵以及现任帝王正在修建的茂陵。

    长陵为开国先祖高皇帝之陵,所迁之人多为世家显贵,祖上多有从龙之功,豪门大家多聚于此。除此之外,安陵人少,阳陵多为新贵。冉家作为七王之乱后兴起的勋贵之家,活跃也不过是这五六年的事,自然安宅于阳陵。

    “姐姐,大哥都好几日不回家了,恬儿什么时候才能见着他呀?”马车之内,冉家最小的女儿冉朝恬拉着姐姐的手,眨巴着大眼睛,扁着嘴抱怨着,“大哥坏,明知道恬儿盼着呢,定是故意不来见我的。”

    小姑娘拉着的女孩手里握着一卷帛册,闻言偏头看过来,虽也不过比妹妹大了一岁,却已有长姐风范。

    “瞧你这张利嘴。明知道大哥是忙于军中庶务,一日都不曾在家歇过,还偏要拿娇说事。大哥不是与你带了许多新奇玩意儿么,昨儿还见你抱着那九转玲珑珠不撒手呢。”

    冉朝恬人如其名,十岁的小女孩笑起来比身上的绫罗还要轻软,腻歪地靠在姐姐肩头撒娇:“恬儿许久不见大哥了,都说大哥一个人杀了两千多个匈奴兵,全长安城谁不知道!这下爹爹可高兴了吧?”

    冉玖抿嘴一笑,叹息道:“爹爹从来都是高兴的,倒是你,说了这许多,不外是今日要拿出来与她们显摆了吧。大哥一人斩两千人?天兵天将也没得这么勇武的。这话说出来那薛家姐姐可又得笑你了。”

    说到了死对头,朝恬一脸的笑意霎时换做了愤愤然。

    “今次的功课你可做好了?李嬷嬷总盯着你,怎么也得囫囵过去才是。不然家里可得三堂会审数落你了。”冉玖侧过身,看着妹妹支吾的样子,“还没做好么?”

    “……做好了。”小姑娘掰着手指垂着头,发髻上的宝石步摇细碎闪烁着,一如她的眼神。

    ---

    半个时辰后,冉玖就明白了妹妹心虚的原因。

    长安勋爵高门之多,只怕走在街上随便撞一个人,三代旁支七拐八绕地沿溯过去,也能搂出几个皇亲国戚来。在这之中,皇家子弟多有自家教学师傅或是女工嬷嬷,到了寻常官家这一层,男孩还可去各大庠序就学,女孩却极难寻着好的教习嬷嬷。

    光禄大夫柳大人家中,因柳夫人出身颍川陈氏,在黄老道学的世家门第中也是地位尊崇的一支。柳夫人嫁入长安后,儿女渐长,便有了亲自教养家中孙辈女孩的想法,事情传将出去,多少人家闻风而来。

    三年两载的过去,如今能把女儿送入柳家闺学,已成了在这长安城中官爵地位的一份台面。

    也因此,即便闺学里嬷嬷教导再严,也没哪家的贵女敢回家与爹娘抱怨。换言之,真要骄纵孩子的人家,也不会给送来这里了。

    授课的堂屋内并未摆上一套套桌案,十几名年岁不一的女孩儿随意坐着,桃粉柳绿、锦缎绸衫,有的聚在迎榻上,有的坐在窗檐下的兀子上。冉玖和妹妹年纪小,随着其他几个玩伴一道坐在窗下,李嬷嬷如同一座不可逾越的珠穆高峰,站在她们身前,压迫十足。

    “不是嬷嬷我多嘴,冉大姑娘若是能把描花样一半儿的功夫,撇在这绣工上,这好端端的春日牡丹,哪儿就能绣成一朵残花了。”

    李嬷嬷端着一方素色锦帕,不论展开了怎么对着看,都是蜈蚣百足一般扭曲缠绕。有的地方甚至连丝线的颜色都配错了,红色的花萼、青绿的花蕊,不得不让她深深地怀疑这绣娘的态度是否端正。

    冉玖并膝侧坐,仰头看着锦帕背面惨不忍睹的针脚,诚恳道:“嬷嬷饶了我吧。我这双眼睛天生不聚光,与针线活计这辈子是八字不合了。”

    “噗”地一声,却是十四五的姑娘那一丛,有一抹烟紫色笑出了声,娇娇地看了过来:“冉妹妹哪儿是眼睛不好,前儿掷壶投箭的时候,可不是一扔一个准儿么。我瞧着眼力是好着呢。”

    冉玖还没说话,就见那姑娘对面的粉衫女子却开口制止道:“好了薛妹妹,冉妹妹年纪小,针线上短一些也是有的。”

    她不说话还好,见她搭腔,那紫裙女子掩着嘴笑的更欢了:“哎呀呀,柳姐姐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已经上赶着护起了小姑子不是?这屋里可两个小姑子呢,姐姐护得过来么?”

    此话一出,一室缤纷都窃窃笑了起来,那粉衫女子更是红透了脸颊,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李嬷嬷重重咳嗽两声,屋里三两安静了下来,只从眼角眉梢却能看出,姑娘们的心思早就飞出了九重天去,一重姻缘一重郎,哪儿还管什么女工针线。

    轮到了冉恬这儿,绣品是很快交了出去,李嬷嬷端着细看,脸色却越发的不好看起来。

    “姑娘这绣蓬可是自己做的?前儿分发下去的是素缎的月白面儿,怎的却换成了金丝缎了?”冉恬一听,半低着头道:“头先没做好,另扯了一块料子罢了。”

    李嬷嬷眉头一皱:“料子便罢了,只看这针脚,瞧着却像是宫里的绣活儿。还得是针工司最好的老手艺才能压得这般妥帖。”看着女孩儿涨红的脖颈,她收了绣品,“下回儿再来,冉二姑娘还请再交一面春景绣花上来才是。”

    嬷嬷语毕转身去了屏风后,室内各处立马细细索索地碎语起来。眼风一道道往窗下飘来,大多是揶揄,剩下的也都是不屑。不知道是谁掩着嘴念了一句。

    “到底是媵妾生的,也配在这儿与我们一道。以为在长公主跟前养了几天,落毛的野鸡就飞上了梧桐枝了,瞧她簪着那金旒,怕不是真当自己是那凤凰么?”

    冉玖只看了迎榻一眼,就听着一声脆响,却是恬儿打翻了兀子,捂着脸跑出了门去。

    ===

    找到妹妹的时候,是在柳宅后花园的凉亭里。

    柳氏的家徽是一枝柳叶,是以园里随处可见烟柳飘摇,春意肆然。冉玖顺着假山寻过去,丫头在身边跟着,老远就听到了熟悉的啜泣声。似乎还有男子的劝慰声掺杂其中,在微风里听不真切。

    冉玖提着裙裾,转过最后一道嶙峋,就见那亭里坐着一白衫男子,瞧着是在作画的样子,石案上还摆着笔墨。定睛看去,白衣身后还有一点云金色的女儿裙摆,煞是显眼。示意丫头跟上来,冉玖上前隔着五步远微微福身。

    “柳二哥哥好。不知我妹妹可在亭里?”

    那男子回身,果然是柳府的二公子柳文彦。他生的不如柳家大哥那般俊朗,气魄上也差了几分,胜在清润如风,世家之间谈天说起时,总还是有人薄赞一句的。此刻看着亭下的小姑娘,他起身微微拱手道:“在的,冉家妹妹稍候。”

    闹脾气的小丫头不肯下来,冉玖也不上去,绕着凉亭走了小半圈,踮着脚尖往亭子里看。冉恬自然瞧见了,于是也扭过身子,红着眼睛拿屁股对着姐姐。

    “猜猜谁来接我们了?”见妹妹稍稍偏过头,身子不转过来,却拿一边耳朵偷偷听着,模样可爱可怜,冉玖不由一笑,“大哥和二哥来啦!金豆子且快擦擦,我同嬷嬷告了假,这就走了。”

    ---

    小姐妹俩手牵手出了柳府侧门,青石板路的巷弄之中,少年将军牵着马正站在树下。一边是灰墙高瓦,一边是树荫如翠,却都抵不过这几个少年人眼中的神采飞扬。飞扬主要是冉朝砺的,崇拜是柳三少爷的。

    “大哥!”冉恬欢喜地唤了一声,两步跳下台阶,小鸟儿一般扑了过去。

    冉朝砺接住小妹,在她柔软的额发上拍了拍:“半年不见,恬儿长高了许多。喜欢大哥给你带的小玩意儿吗?”

    “大哥带的当然喜欢!不像二哥哥,总是买些葫芦糖粘的回来糊弄人。那九转玲珑珠到底是个什么关窍呀?恬儿解不开,大哥哥回去教我。”

    冉朝砺还没说话,就听旁边一人咧着嘴闹开了:“哎哟!我人还站这儿呢,张口闭口的就只有大哥哥了,这老二就是没地位啊!”冉恬瞥了冉安一眼,果断把刚才受得气撒在二哥头上,小姑娘“哼”了一声,话茬都不带接的。

    “柳三哥哥好呀。”

    “嗯?”那站在一旁的瘦小少年回神,像是才看见面前对自己问好的小姑娘,两只招风耳迅速点起了红灯笼,明晃晃地打着红光,“……冉、冉妹妹好。”

    冉朝安一看好友这样就来气,一把搂住兄弟的肩膀晃道:“我家妹妹你叫什么,还不给我规矩回礼!”柳三给他手扔开:“人家叫我哥哥了,我不叫妹妹叫什么?起开起开!”

    还要再闹,一群人中年岁最大的一个道:“好了,今日还有事。改日我再指点你的拳脚。”最后一句是对着柳三说的。

    少年听了这话,忙不迭地点着头。揖身一拜,颠颠儿地告辞进了家门。

    这时冉安的小厮把姐妹来的车夫和马车带来了,两兄弟一边扶着妹妹们上车,冉玖回身问了一句“去哪儿呀”。

    冉安提着一条不吃劲儿的腿,咧出一口白牙,那笑容里分明含着幸灾乐祸的兴奋劲儿——

    “走,哥哥带你看一帮大老爷们儿肉搏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老子是不周山〕〔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师太霸道〕〔万古丹神〕〔神级魔头系统〕〔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