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从僵尸叔叔〕〔面具舞会:你我本〕〔灵之涅槃〕〔妃常有胆:毒宠辣〕〔梁非江湖记〕〔郡主难惹〕〔重生之神医军嫂〕〔军妻太迷人:八零〕〔重回八零当军嫂〕〔名门眷宠:娇妻养〕〔如影谁行〕〔天行缘记〕〔史上最强赘婿〕〔贤妻威武〕〔薄少盛宠:娇妻别〕〔凶兽横行〕〔都市之至尊龙帝〕〔王牌锋卫〕〔极品阎罗系统〕〔小世界其乐无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骨 第二十四章 笼中女孩的反抗(一)
    男人胡乱收拾,然后匆匆忙忙离开。

    离开院的时候,阎寿浑身汗浆都涌了出来。

    他走路的姿势十分畏缩,挤在巷当中,低垂头颅,收缩两肩,衣衫湿透,拧巴在一起,提拎着那个黑色木箱,觉得那个什么都没装的木箱,此刻沉重如山。

    恍惚之间,他开始后悔自己刚刚在院子里的所行与所为,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

    那个女孩不是哑巴。

    那个女孩是皇城里大人物钟爱的玩物,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花了银子来做事的医师,那个大人物究竟想要如何自己哪有这个资格揣测?

    天都里全是皇族的眼目。

    他开始回想这一年来,每一次见面时候的细节。

    为什么那个女孩不愿意开口话?

    不仅仅是后背浸湿,他的额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粒,手指开始颤抖,连路都有些走不稳了。

    天都那位不知名的大人物,把女孩安顿到这个院子里,一丁点外人混杂的气息都嗅不到阎寿的喉咙翻动,他想到了一个很恐怖的事情。

    有人对自己过,一整座天都,都被皇族的“眼睛”盯着,风吹草动,都躲不过他们的视线。

    金丝雀的笼门是开着的。

    连自己都可以进来那么这个冷清又孤傲的女孩,不尝试着逃跑呢?

    因为那个女孩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无用的,无意义的。

    阎寿感到了后背隐约传来呜咽的风声,以及巷子里不属于自己的轻轻脚步声音。

    午时已到,正午的阳光掠过两条狭窄的墙壁,巷子里一片阴翳,看不到丝毫的光明,从人间的正午当中走出来的医师,如坠冰窖,像是走到了远离尘世的地狱当中。

    “哐当”一声黑色药箱砸在地上。

    男人竭尽全力,两只手扶住墙壁,缓慢回转身子,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狼狈。

    一道巨大的阴影就站在阎寿回过身子的面前,逼得只有尺余,像是一堵铜墙铁壁。

    那人轻声道:“大人有没有过,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阎寿浑身抖得像是一个筛子,扶着墙壁,逐渐无力,缓慢跌坐在地。

    那人点了点头,温柔笑道:“你做了一年,我本以为你懂规矩。”

    阎寿的声音像是哭一般难听。

    他以头抢地,一头一个血坑,数十下后,阎寿抬起头来,仰视那道影子,满面鲜血,大声哭着嘶哑道:“大,大人再给一个机会求,求求你”

    那道影子皱起眉头。

    他声音像是风一样轻柔,缓慢道:“无论如何你碰到了她的手。”

    阎寿的眼神带着一丝惘然。

    那道影子蹲下身子,一只大手笼罩在了阎寿的头顶,像是摸着温顺的阿猫阿狗,轻轻了一句别怕。

    另外一只手,对准阎寿的脖颈缓慢划过。

    风气散去,一条连绵血线,从断去的脖颈之处拉扯不断,粘稠而腥臭。

    站起身子的影子,看着被自己拎起来的那颗丑陋头颅,忍不住摇了摇头,信手丢在巷子的青石板地上,“啪嗒”一声,在薄雪地上砸出一个凹坑,热气升腾,血流潺潺。

    死不瞑目。

    徐清焰坐在院子的那张木桌后,她怔怔看着檐外的光芒刺眼,昭就站在自己身旁。

    她比阎寿聪明得多。

    她知道自己的哥哥,行事是怎样的风格如果一座院子的木门可以轻易推开,那么一定是有着更加严密的锁,比起实态的“锁”,徐清客更喜欢利用虚无缥缈的规则,来限制人心。

    徐清焰慢慢明白了,自己无论到哪里,感业寺还是天都皇城,都始终是一个货物罢了。

    她存在的价值,对于自己而言,就只是“活着”。

    只为了“活着”而“活着”,忍受着生命旅程上的痛苦,其实是一件无意义的事情。

    但她对于自己哥哥的价值,就不仅仅只是“活着”。

    而是保持着某种姿态的“活着”。

    她已经猜到了,这个医师根本就不是来替自己治病的,体内的神性从来没有减少过,反而越演越烈的大肆繁衍着,自己的哥哥想要更多。

    徐清客还要等待着更好的时机,然后才愿意把自己推出去,推到世人的面前?

    或者是推到某个人的面前?

    徐清焰永远猜不透他的打算。

    但她无力反抗,这是最痛苦的一件事情,她只能随波逐流。

    徐清焰默默攥拢十指,她深吸一口气,看着关上没有多久,就重新打开的那间木门。

    并不是阎寿去而复返。

    自己的哥哥,推开了院的门,笑着对自己点了点头,像是只隔了数个时辰没有见面,眼神当中的笑意带着令人厌恶的亲和。

    “他已经死了。”

    徐清客轻柔道:“我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委屈的,你的身体,任何人都碰不得。”

    徐清焰抿紧嘴唇,看着男人那张清瘦的面孔。

    这一切的发生,距离阎寿离开,只有不到半刻钟。

    一颗人头落地,在大雪天里尚未凉透,一年不曾见面的哥哥,就如闲庭信步一般,推开了自己的木屋屋门。

    徐清焰很谨慎的打量着四周,她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布置,院子里被她和昭翻新过一遍,所有可能藏着星辉法阵的器物都被扔了。

    那个空空荡荡的雀笼还在风中摇晃。

    烈麝这种鸟,有着强烈的警惕直觉,如果这座院子真的有古怪,那么这些烈麝,毫无防备,接二连三的来到这里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神性缘故,导致它们没有丝毫的察觉?

    无法求解。

    她不知道自己哥哥究竟是如何发现这一切的。

    她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绝望。

    “明天会有一位新的医师来替你‘治疗’。”徐清客微笑看着女孩,声音温柔道:“你要乖乖的,配合人家,不然那个人也会死掉如果有人因此而死,那么都要怪你,你只需要乖乖的,就不会出事,懂了么?”

    徐清焰看着自己的哥哥。

    她轻轻点了点头。

    “好好活着,如果觉得这间院子不够大我可以给你换一间更大的。”徐清客轻柔道:“有什么想要的,只需要出来,会有人把一切都安排妥当。”

    徐清焰听着这些话,更加沉默。

    她已经活在了黑暗当中,却犹如被扒光了衣服,**着没有任何的**和秘密。

    她的每一句话,哥哥都可以听到。

    她做的每一个工作,哥哥都看在眼里。

    她升起过反抗的念头,可永远都是失败只要她一天走不到光明当中,那么就永远摆脱不了哥哥的掌控。

    烈麝向往自由,有人会为它们打开笼子。

    自己向往自由,谁会为自己打开笼子?

    徐清焰自嘲笑了笑,她轻声对着眼前的男人道:“我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徐清客平静道:“不可以。”

    徐清焰沉默片刻,她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掀开了帷帽,气度自若地露出了那张惊为天人的面容。

    侍女昭低下头来,一个字一个不敢,两只手攥得紧紧的,指尖掐入指腹当中,浑身颤抖。

    徐清客不为所动。

    他漠然注视着自己妹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淡淡道:“如果你当着下一个医师的面,掀开这个帷帽,那么他也活不过一刻钟。”

    徐清焰看着自己的哥哥,她掀开帷帽,是为了能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眼睛。

    然后知道自己的决心。

    “杀死一个人,是你们恐吓我的办法,但你们永远无法把这一套用在我的身上。”徐清焰轻声道:“你想让我活着,活得久一些,等到你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达成某些目的。”

    男人平静注视着妹妹。

    他幽幽道:“你是在跟我谈判?”

    “这不是谈判,这是要求。”徐清焰笑了笑,道:“你也可以看成是一种威胁。”

    女孩顿了顿,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找一个机会杀死我自己。”

    这句话出来的时候,她的神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活着本来就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她已经厌倦了,如果死亡就是结束或许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相信我,你做不到的。”

    “或许吧如果我进入皇宫之后自杀呢?你所做的一切就都成了一个笑话。”徐清焰看着哥哥,一字一句道:“你想把我送进皇宫里,但是我如果死了,结局会是什么?”

    靠在院门前的男人,在听到这一句话之后,浑身气势都变了,他盯着自己的妹妹,整座院子里的气氛变得如阴云一般沉重。

    昭跪了下来,浑身颤抖。

    徐清客注视着女孩。

    “我只是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徐清焰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而不颤抖,深吸一口气道:“这很过分吗?”

    过了很久。

    徐清客语气生硬道:“从明天起,我会满足你的要求。”

    “但是徐,清,焰。”他顿了顿,又道:“如果下一次再拿‘自杀’威胁我,相信我,你会后悔的。”

    侍女昭松了一口气,她险些瘫倒在地,手心全是汗水,望着缓慢戴上帷帽的自家姐,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反抗勇气?

    徐清焰藏在帷帽下的眼神带着一丝嘲讽。

    她十指在掌心掐出了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

    这算是自己赢了?

    女孩轻轻松了一口气,为自己的大胆行为捏了一把冷汗,然后徐徐再想,自己究竟是何时升起的那股勇气?

    她想到了那个叫宁奕的少年,对自己过的一句话。

    “世事不平,一剑平之。”

    徐清焰没有剑,她只有一条命可以作为砝码,十多年来,卑微地像是一叶孤舟,在权谋汹涌的风波当中摇摇欲坠。

    她这一生,没有遇到过一位真心对自己好的人。

    宁奕是唯一的例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剑骨》,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