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草的甜心:你好〕〔武魔录〕〔炎帝诀〕〔藏锋〕〔精灵外挂〕〔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亡灵骨灾〕〔空间之仙路逍遥〕〔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重生之潜龙腾渊〕〔守望先锋——重整〕〔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骨 第四十五章 徐藏的道
    离开了剑湖宫圣山的覆海星君,掠行而起,向着无量山的方向震剑飞去。

    一整座大衍剑阵,速度逐渐加快。

    这一行没有出手,但是目的已经达到,覆海星君皱起眉头,那位剑湖宫的新宫主看起来温和儒善,但其实是一个不好惹的人物,修为难以捉摸,修为越高越难低头,凡事都要争一争,遇上头铁的,很容易争得头破血流。

    这个道理谁都懂,但是要做到割肉饲鹰,却非常难。

    柳十愿意杀死剑湖宫的两位命星,给徐藏赔罪,难道就只是因为当年千手对他的恩情?

    覆海星君翻来覆去,回想着柳十的神情,以及话语当中的那些意思。

    离开剑湖宫地界,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轻微的破空声音。

    覆海星君骤然回头,一道漆黑的剑光迸射而过,擦着自己的面颊,将一缕吊发射穿射成灰烬,那缕黑光声势极,杀伤力却无比强悍,一瞬之间砸在大衍剑阵之上。

    覆海星君身旁的红海,沉浮成百上千剑器,每一柄都经过了心头血的淬炼,与他的魂海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围绕自己一行人飞掠,“大衍剑阵”是极其强悍的剑阵,施展开来的杀力在无量山排在顶尖,只是携带不便。

    这么一座沉重的剑阵,在轻微的破空声音传来之后,整座剑阵颤动一下。

    接着便是凿穿的一声“噗”——

    覆海星君怔了怔,他第一时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与本命星辉产生联系的大衍剑阵,被那道漆黑的流光直接凿穿,拦在黑光途中的剑器被摧枯拉朽的击碎。

    覆海星君的面色骤然苍白三分,一口鲜血几乎要喷出,硬生生压下之后,他猛然停住身形,脑海当中第一个窜出来的人物,就是蜀山的千手。

    他回过头来,目光环绕一圈,最后落在大地上,灌木丛中,缓慢收回一剑掷出姿势的黑袍男人。

    那道黑光缭绕一圈,在夜风当中呼啸猎猎,调转方向,重新将红海凿穿,带着三四具无量山弟子的尸体,噼里啪啦一同下坠,极其安静地插回徐藏的身前三尺大地。

    那是一柄漆黑的剑鞘。

    细雪剑鞘。

    覆海星君震惊无比的看着藏匿气息,一路追来的两人,他愤怒的声音撕破夜幕:“徐藏!”

    这个修为只有第四境的剑修,为何能如此蛮横?!

    要那柄品秩极高的细雪,在自己出乎不意的情况下,能够刺破大衍剑阵,他勉强能够相信。

    一柄朴实无华的古老剑鞘,为何也有如此恐怖的杀伤力?

    地面上。

    一阵沉闷而又刺耳的尸体倒地声音响起,徐藏将伞剑插在大地之上,一只脚抬起踩在细雪剑鞘,整个人忽地掠起飞出,掌心合拢,那柄漆黑剑鞘再一次拔地而起,追随而来。

    宁奕谨遵教诲,徐藏一路上沉默寡言,面色愈发苍白,体内的星辉气息不断下跌,只对自己了四个字。

    “看好。记住。”

    宁奕看着那道腾空掠起的黑袍身影,在大月之下,双手攥拢漆黑剑鞘,细长的古朴剑鞘,被他高高抡起,像是一柄扯开天地的棍棒!

    面对着大衍剑阵,徐藏一鞘砸下!

    “砸剑——”

    宁奕脑海当中,安乐城的那条大雨巷,徐藏掷出火折的动作,劈碎雨滴的黑布剑鞘。

    与眼前的画面,重叠在了一起。

    蜀山的后山,砸剑的奥秘

    大千世界,一草一木

    万物,不过一剑。

    一剑砸下,“嗡”然一声,宁奕的耳边犹如一柄大锤狠狠抡砸而来,整个人脑海雷霆呼啸,一片空白。

    巨大的轰击从天而降,以那一剑砸下为圆心,扯开方圆的树木土石,宁奕抓住插在地面的伞剑,整个人险些倒飞而出,以死死插入地面一尺的剑身为轴,整个人拼命抵抗着磅礴的掀力,袖袍撕裂,头发飞扬,无数的碎石砸过面颊,双脚踩在大地蹬出了两道颀长的沟壑。

    这一剑过后,整片夜幕变得寂静而可怕。

    大衍剑阵被一鞘砸碎,无量山的弟子在首当其冲的剑气喧嚣当中被撕裂开来,有些来不及反抗,整具身子都被所有披靡的剑气碾压粉碎,有些运气好些,留了一具还算完整的全尸

    红海彻底破碎开来,被徐藏一鞘砸得如天地芥子,纷纷扬扬,赤红色的星屑震荡开来——

    宁奕抬起头来,看到天空当中,一鞘之下,覆海星君双手挡在面前,两条大袖被剑气撕成了齑粉,竟然还有气息,只不过挡在面前的双手扭曲变形,整个人看起来意识都已经涣散。

    徐藏面无表情,一鞘压在覆海星君的双手之上,轻轻震腕。

    那道身影“啪”的一声被砸飞出去,轰然砸在大地上。

    凹坑当中,头发如枯槁的覆海星君,眼眶深陷,瞳孔当中凝聚着那一鞘砸来的倒影面色苍白,嘴唇颤抖嗫嚅。

    他刚刚面对了人世间极致的恐惧。

    他拦在面前的双手,与剑鞘接触的肌肤,变成了如夜一般的漆黑墨色,死寂的气息不断渗透,穿过肌肤表层,腐蚀星辉,抵达骨骼,然后侵入五脏肺腑。

    宁奕面色也苍白起来,他感到了强烈的寂灭意味并不是在这位无量山的覆海星君,而是在一鞘砸下的徐藏身上。

    落在自己身后的男人,脸上像是细细落了一层雪,白得让人觉得渗人,与身上浓烈入夜的黑袍,形成鲜明的对比。

    徐藏的修为,跌到了第三境

    徐藏看着宁奕,认真问道:“看清楚了吗?”

    宁奕点了点头。

    徐藏又问道:“记住了吗?”

    宁奕再一次点了点头。

    徐藏笑了笑,道:“好。”

    他拍了拍宁奕脑袋,虚弱的了一个字。

    “走。”

    他没有去看躺在凹坑当中的覆海星君,而是径直向前走去,远方是无量山的方向,这个黑袍男人拎着一柄剑鞘,孤零零前行,挡在面前的雾气被剑气撕碎,向两边扯开。

    宁奕的心底忽然涌起了一股难言的悲伤意味。

    他看着走在前面的徐藏,那道身影的行路变得缓慢而又乏力,在星辉逐渐的燃烧当中,徐藏的修为不断下跌他真的只有第三境了,能够杀死覆海星君,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依靠星辉。

    他靠的是自己修行至今,与星辉纠缠在一起的剑气。

    宁奕忽然明白了徐藏口中的剑道,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徐藏这十年来不断跌境,不断解散星辉,如果他不这么做,他已经与周游一般,是名震天下的星君大修行者了。

    修行者向死而生,他想要舍弃一切,直接跨越所有的门槛,去抵达星君之上的“涅槃”境界。

    活出新的一条命。

    但是他散去了星辉,却没有散去剑气,裴旻大人遗传的剑气,深入骨子里,徐藏的修为越来越低,剑气就越来越盛他要舍弃一切。

    杀人。

    杀人便是最好的办法,杀人便是消磨剑气的最好的手段。

    比起天才两个字,他更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拎起世俗的铁剑,打破修行的规矩,这世上的修行与道理,他一样都不尊崇,一样都不采纳。

    是为了报当年裴旻大人的仇恨吗?

    宁奕看着那袭拎鞘的黑袍,关于当年,他什么都不知道。

    关于现在,他只知道徐藏就快要死了。

    杀完人,剑气与星辉殆尽,便与死人无二。

    藏锋十年,出鞘一日。

    执法殿的命牌轰然爆碎,上一次执法殿长老郑奇的死亡,七八枚令牌,便引起了轩然大波。

    而这一次大衍剑阵的四十九位弟子,这些人的命牌,几乎在同一时间被砍得破碎开来,而在短暂的十数个呼吸之后,象征着执法殿最至高无上地位的那枚命牌,啪嗒一声绽开了一道裂纹。

    然后从命牌内部,缓慢、不可阻挡的,碎裂开来。

    覆海星君陨落。

    执法殿一片死寂。

    这片死寂很快传染到了整座圣山,消息传遍,而讽刺的是,无量山近百年结下来的最大仇恨,甚至不需要他们结阵出行寻找仇人报复因为罪魁祸首,已经站在了山门底下。

    无量山的命星修行者,从修行状态当中苏醒过来,剑阵一座接着一座的复苏,通天的煞气撕碎山顶的雾气,大风迸发,山巅的云气被震荡开来。

    无量山的山主,从执法殿走出,他双手捧着覆海星君的命牌,看不出有丝毫的喜怒哀乐,站在山顶,一扬而下。

    这是一个外人无法理解的宗门。

    宗门与皇室不同,但无量山的修行者每一条人命都被看得十分珍贵,放眼天下,除了皇室,几乎没有一座圣山,能做到无量山这般的团结。

    无量山主站在无量山的山顶,灰袍飘摇。

    他参与了十年前的天都血案,如今站在最高处,注视着裴旻的弟子,跨越了一整个十年,所为复仇而来。 一流站首发

    一盏骤光亮起,接着是下一盏,“砰”“砰”彻响,击鼓传花般就这么盏盏通明,一直传递至山门底下。

    宁奕怀中抱着细雪,跟在徐藏的身后,一路跌跌撞撞,忽然停了下来。

    前方的黑袍男人抬起头。

    站在无量山下,骤光刺目。

    徐藏平静注视着整座无量山,并不觉得这些光芒如何刺眼。

    无数阵法点起,在黑暗当中大放光明。

    但徐藏才是这天地之间唯一的光。

    他伸出一只手,宁奕把细雪递过去,徐藏握住剑柄,缓慢旋出剑锋。

    仍然只有那么四个字。

    “看好。”

    “记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剑骨》,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农家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特种兵之超神卡牌〕〔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