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的女人谁敢动.〕〔超级护花天王〕〔阴阳风水录:民国〕〔医妃嫁到:储君独〕〔传奇女玩家〕〔婚婚向暖:傅先生〕〔修道红尘间〕〔重生八零之极品娇〕〔抗日之少年战将〕〔情感欺诈师〕〔我的食客不是人〕〔魔鬼主教〕〔唐朝小庄主〕〔绝地求生之空投成〕〔医圣都市纵横〕〔拜师九叔〕〔穿越之再造帝国〕〔替嫁甜妻:总裁大〕〔超级冒险大师〕〔在你梦里为所欲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骨 第三十八章 救命之恩,如何相报
    这个声音出来之后,感业寺骤然安静下来。

    宁奕注视着那截车厢,他在思考如何开口,听起来,对方的话语并不带着如何羞辱的意味,似乎只是好奇自己是否真的知晓,此刻在车厢里坐着的那位,是什么样的身份。

    不用动脑,哪怕是用脚趾头去想,能够被两座圣山的大人物围拥着的,在整座西境内,还能有谁?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此发问,哪怕不带着羞辱,也有些徐藏明知故问的无耻风范了。

    于是宁奕老老实实认真回答。

    他很是惜字如金的说了三个字。

    “三殿下。”

    车厢内的那个人语调木然的开口。

    “宁奕。你劫了本殿的货。”

    宁奕并不惊奇于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二皇子远在东境,能够叫来一批马贼实行杀人越货,更不用说这位就在自己大本营的三殿下了。

    宁奕只是皱了皱眉,如果说他劫走这批货的确没有错,他把一整节车厢当中最贵重的物品都找了出来,为了破开初境,他吞下了车厢底两颗品秩不凡的阴珠阳珠。

    但是剩下的车厢究竟去哪了,宁奕知道这批货要送到感业寺,但他在这里待了如此之久,连个车影子都没见到,鬼知道被谁截走了?

    宁奕欲言又止,他杵着伞剑站在寺门,头顶着一团黑线,终于明白了徐藏背黑锅的感觉

    车厢里的那个人,似乎有些失去了兴趣,幽幽道:“你敢截我的货,这是死罪。”

    这句话说完,小无量山和剑湖宫的那两拨人马,便不再是恹恹无力,而是抖擞大袍,气势压下,感业寺内枯叶纷飞,渊渟岳峙。

    坐在车厢里的李白麟,说完之后,便懒得再看,他先前瞥了一眼,这个少年也并不如何的出众,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打劫大隋皇室的货物,本身就是一桩死罪。

    如果那个叫宁奕的少年,不能给出一个他愿意接受的答案,那么他会把这个犯了天下之大不讳的少年,绳之以法,亲自交给蜀山处理。

    李白麟注意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徐清客,神情不太对劲,面容带着一些困惑和微惘,他很少见过老师会有如此的神情。

    徐清客微微蹙眉,似乎在想着什么,或者在感知着什么。

    这座寺庙里的灵性不太正常,枯叶很干,但色泽艳丽,秋风很冷,但吹过帘子吹到肌肤的时候,带着一股暖意。

    他与蜀山约定过,将会在徐清焰十六岁的那年把她接走,定下来的地点,就是感业寺。

    对于自己的妹妹,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那是一座神性宝藏,也是一个致命的毒药。

    这是一种无解的病症,他只求她能够活到十六岁那年入皇城。

    蜀山后山的丹药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些年,蜀山把自己妹妹保护的很好,徐清客阴神遨游蜀山的时候,一度没有找到蜀山藏匿自己妹妹的地点如今到了感业寺,看到寺庙院子里花开花谢,轮回生锈,这样的一番景象,毫无疑问,与神性的变动密不可分。

    外面传来了轻微的推门声音。

    宁奕有些困惑的看着推门而出的固执女孩,夕阳的光芒落在那张雪白无瑕的少女面颊,紧接着所有的目光都落了去。

    车厢里能够听到外面的哗然声音。

    在两座圣山能够修行的人物,都是心性坚毅之辈,即便如此,当他们见到那个推门而出的女孩之时,仍然情不自禁发出了一声感慨。

    李白麟皱着眉头,探出了头。

    只是一眼,他便再也挪不开目光。

    外界曾传,西境的三皇子李白麟,是个多情的情种,但真正了解这位三皇子的人知道,这其实是一个笑话李白麟不近女色,传出的所有负面的消息,都只是为了把自己涂抹污浊,素日里在西境殿内休息的时候,身边围绕着莺莺燕燕,总是想到自己因晚生一些时日,不得已而沦落至如此地步,于是越看越厌,越看越恨。

    情种是假的。

    李白麟怔怔看着那个推开门的女孩,那张稚嫩柔媚的脸蛋,五官带着英气,与自己见过的那些都不一样。

    他听徐清客说过,徐家有女初长成,难得一见的佳人美色,只不过有疾在身,要等到十六岁那年,送入皇城,送给陛下做一份天大的寿礼。

    坐在李白麟对面的清瘦男人,看到殿下如此失态模样,无声的摇了摇头,轻轻敲了两下车厢内壁,待到李白麟恍惚回过神来,才轻声在车厢里开口。

    宁奕轻声道:“你可以不用来的,我可以解决这一切。”

    宁奕的解决方法向来很简单,打打不过就跑,他从推门的那一刻,就一直在思考,如果待会发生了冲突,如何从这帮圣山修行者的手中跑掉。

    这里是蜀山的地界,小无量山和剑湖宫的人不敢猖狂。

    女孩的出现,改变了如今的格局。

    徐清焰舒展眉头,拿着旁人不可听闻的声音细碎道:“我不放心其实我哥并不是一个坏人,你救了我,所以你不该死。”

    宁奕沉默看着女孩,心底默默盘算着其他的事情。

    徐清焰前一步,目光缓慢扫过所有人,认真对着那截车厢说道:“宁奕先生,救了我一条命。”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

    小无量山和剑湖宫的人马开始窃窃私语,他们并不了解这个女孩与车厢有什么关系,但剑拔弩张的气氛,从她出场之后,就烟消云散。

    大部分人皱着眉头,看着两个刚刚共处一室的少年少女,各种各样的臆想都传了开来然而没有过多久,车厢内清脆的敲打声音响起,徐清客收手之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保持噤声。

    “宁奕先生我替殿下收回之前的话。”

    有人走下了车厢,徐清客看着三年未见一面的妹妹,沐浴在阳光当中的女孩的确惊为天人,而那个站在徐清焰身旁的少年,显得平凡如草芥。

    “你压制了她体内的神性?”徐清客蹙起眉头,道:“你是蜀山的?”

    宁奕嗯了一声。

    “你应该知道的,她的身体里有病。”徐清客轻声开口:“蜀山的药治不好。”

    宁奕点了点头。

    徐清焰体内的这些神性,蜀山的丹药只能压制,不能疏散。

    “我会把她送到皇城,大隋的皇城,有全天下最高超的药师丹圣,妙手回春,他们能让她活得更久。”徐清客注视着宁奕,忽然问道:“你觉得她很好看?”

    宁奕再一次沉默的点了点头。

    “我希望她的身体,没有出现其他的变故,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徐清客微笑说道:“在阔别三年之后,重新见到我的妹妹,发觉她的身体并没有恶化,看起来还能活一些时候,这是一件好事。也让我对蜀山的印象变好了。”

    这些话听起来荒谬而又自负。

    但是宁奕没有笑。

    眼前的瘦弱男人,看起来并没有修行,却给宁奕带来一种极其强大的压迫感。

    也是一种暗流汹涌的危险感。

    宁奕抿起嘴唇,没有搭话。

    “你如何治好她的?”徐清客挑了挑眉。

    宁奕摇了摇头,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一阵寂静。

    徐清客认真打量着少年,他轻声而温柔的说道:“每个人都有秘密你能够让她多活几年,是你们两个人的福气。”

    宁奕皱起眉头。

    徐清焰木然看着自己的哥哥。

    “殿下愿意不治你的罪。”徐清客微笑说道:“你不仅可以不用死”

    “还可以被殿下带回皇城,衣食无忧,安享晚年。”

    少年脸并没有丝毫的欣喜,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徐清客面色如常,站在他身旁的苏苦,看着少年如此态度,忍不住皱起眉头。

    其余的两座圣山,修行者交换眼神,有些疑惑于这个少年,为何与之前的那位马贼二当家在听到了同样的消息之后,展现出来的反应截然不同。

    在他们看来,能够被带回皇城,是一件天大的恩赐之事。

    苏苦忽然前一步,他先是看着徐清客,还有车厢里的三皇子李白麟,语气诚恳道:“在剑湖宫,我等修行之辈,行走在剑尖之,闯荡天下也好,出门历练也罢,经常受伤,轻重不一,每年都会有人死去若是能够被救活,那么便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小无量山的郑奇长老,听着这番话,有些迷糊,不太明白苏苦想要说什么。

    车厢里一阵沉默。

    苏苦继续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命之恩,是天底下最大的恩情了。”

    宁奕听到这里,叹了口气,心想这群修行者当中,总算出了一位正常些的人了。

    他刚刚想开口说,自己不需要任何的银两,也不需要任何的封赏劫货的事情能够一笔两销,他才不想被带到皇城,让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安享晚年,这说的算是什么鬼话?

    让宁奕窒息的是,没过一个呼吸的时间,苏苦便转过头来,背负双手,居高临下,面色却无比诚恳,苦口婆心道:“宁奕,三皇子救了你一命,这般天大的恩情你为什么还不谢恩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