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重生最强商女:首〕〔总有逆臣想撩朕〕〔仙帝归来〕〔拳拳到肉的综漫游〕〔杀出个位面〕〔天生不是好医生〕〔超模娇妻:老公,〕〔正义的拳头〕〔程双陈对:小花啃〕〔盛世独宠:逆天娘〕〔飞剑问道(飞剑问〕〔三尺剑气长〕〔诱妻入室〕〔别样仕途:靠近女〕〔护花高手〕〔从小李飞刀开始〕〔一号秘书〕〔隐婚爱妻:厉害了〕〔傲武星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三十章宁夏之乱1
    明朝万历时期,发生了有名的三大战役。

    一是西北,平定哱拜叛乱的宁夏之役,一是西南,平定杨应龙叛乱的播州之役,一是东北,平定小日本丰臣秀吉入侵的朝鲜之役。

    就是这三大战役,彻底的拖垮了大明的经济,导致了大明朝的土崩瓦解。

    我们先来看看西北的哱拜之乱。

    哱拜,本来呢,他是蒙古人。也可以说他是鞑子兵。

    早在嘉靖年间,被明军追得无路可逃,为了生存下来,不得已投降了明军。

    像哱拜这样投降过来的降军降将,在哪个年代,都是习以为常的。他也没有觉得那里不光荣。

    对于任何一个朝代,对于投降过来的,基本不会把重要的领导职务交给他。为何?怕他再投降别的人啊?他今天能投降你,当然明天可以投降别人。

    至于说哪个领导特别信任,某人能力特别出众,委以重任,给他独挡一面,那都是小说家言,当不得真。

    对于哱拜,虽然武艺超群,力大无比,心狠手辣,所向无敌,这都只是他自己编写的档案介绍。

    明朝廷还是认真考虑,最后赏他一个宁夏都指挥之职。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工作,打打杀杀,哱拜凭借着自己的作战勇敢,屡立战功。到万历初年,论资排辈,提为游击将军。

    游击上面才是千户,参将,副总兵,总兵。

    小伙子,任重道远啊!

    加上自己的亲兵卫队,这时候,他已经有了一千余人的部队了。

    到了万历十七年,岁数大了,要退休了,朝廷说,这孩子,一辈子也不容易,赏个副总兵吧,那样,衣锦还乡,退休工资也能够多拿一点。

    每一个大将,都有自己的得力的干将。

    哱拜也是如此。他有子哱承恩,义子哱云,手下许朝,土文秀,刘东玚,还有效忠于他的死士苍头军。

    早在万历十七年,,哱拜就致仕,退休回家了。他的儿子哱承恩顶替他爸的职业,朝廷也比较大方,给他儿子顶替父职,封赏了一个指挥的职务。

    这就是世袭制。

    早在中国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世袭制都一直存在。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就是这个意思。

    按照道理,哱拜也应该感激涕零,热泪盈眶才是。

    但是,这时候,京城里面传出了皇帝几年不上班的传闻。

    不知道皇帝是死是活,反正没有人看到他上班。

    这就给人以很多的想像。皇帝都不干了?我凭什么还干?我傻啊?

    万历十九年,火落赤部首先起来作乱,他们带兵袭击了佻河。佻河守兵立即向宁夏镇求教。

    宁夏镇总兵官张惟忠,名字起得好,唯皇帝马首是瞻。张惟忠一听着急了,叫这个,这个不去。叫那个,那个推托。

    还是哱拜副总兵官觉悟高,自告奋勇,要求参战。

    张惟忠心里想,谢天谢地。终于有人答应去了。

    哱拜把自己的贴身卫队,苍头军,一共三千余人,全部带上。一是拉练,二是洗脑。

    大军到了金城,火落赤部落早已经望风披靡,撒腿就跑。

    看着自己的部队,旗帜鲜明,整齐划一。哱拜高兴啊。

    再看看其他的镇派出来的军队,丢三落四,萎靡不振。哱拜对他们是一百个不满意。心里暗想,朝廷靠这些人,有个屁用。

    得胜回营,哱拜故意带着部队到塞外转转,说得好听,是拉练,其实,想耀武扬威,给人看看。哪里想像到,塞外那些游牧民族的部队,一看见他们,就像看见鬼似的,撒腿就跑。

    哱拜那个得意啊,周边尽是一些胆小如鼠的部队,我不称王,谁敢称王!

    一个人,一旦有了反意,他就开始准备,等待机会。

    。。。。。。。

    机会终于来了!

    万历二十年二月十七日,

    宁夏镇,大营。

    官兵衣服单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吃饭的时候,锅里面的米粒稀少,士兵们怨声载道。

    参将哱承恩:弟兄们,看看我们身上穿的,是单薄的秋衣,看看我们碗里的稀粥,可以照见人影。遇着打仗卖命了,是我们兄弟冲在最前面。上苍为何对我们如此的不公平?兄弟们,跟我走,找巡抚大人,讨个公道!

    士兵们前呼后拥,跟着哱承恩,去找宁夏巡抚党馨评理。

    党馨早就看不惯哱拜骄横的个性。对于哱拜的要求添置士兵棉衣的报告,置之不理。

    你一定会遇到,一个单位,两个领导,对面不啃西瓜皮,互相看不起,互掐。

    宁夏巡抚衙门前面。

    士兵们气愤填膺,呼喊声不绝。

    士兵们高声呼喊:我们要棉衣,我们要吃饭;我们要棉衣,我们要吃饭。

    参政出来:不要瞎喊乱叫,选派一个代表进来,和抚台大人面谈。

    众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敢进去。

    为啥?枪打出头鸟。你不怕啊?

    哱承恩不怕:我去。

    哱承恩走进巡抚衙门大堂:给大人叩头。

    党馨:因何喧哗?

    哱承恩:天气冷了,士兵们还穿着秋衣。每顿饭都吃不饱。

    党馨:军营物资,按时,按量已经交付你们总兵官大人。。有什么问题,去找你们总兵官。干嘛找本官?

    哱承恩:总兵官大人说了,您没有交付。

    党馨:岂有此理!本官难道骗你小孩纸不成?你小小参将,在本府面前喧哗吵闹,目无尊长。顶撞上峰。来人哪,把他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衙役把哱承恩拉下去打板。

    受刑完毕,拉上大堂。

    哱承恩:无故打我,末将不服!

    党馨:既然不服,再打二十!

    哱拜带家丁走上大堂:大人且住。我儿年少不懂事理,请大人看小民薄面,担待一二,饶他一回。

    党馨:你不过是鞑靼投降过来的降将,三姓家奴,有何薄面?滚下去!来人,休得啰嗦,拉下去,打!

    党馨根本就不把哱拜看在眼里。

    哱拜心里那个气啊,心里暗骂:老小子,连我的面子也不给,咱们走着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国民校草别撩我〕〔大明小书生〕〔乱伦大杂烩〕〔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龄皇后〕〔重回八零:媳妇你〕〔顾轻舟司行霈〕〔甜宠替嫁小萌妻〕〔阴倌法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引凤决〕〔农门娇宠:养个包〕〔总裁的贴身特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