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限天赋〕〔魏紫修仙传〕〔太古武尊〕〔灵武大陆〕〔无敌战斗力系统〕〔星际争霸世界的跳〕〔青梅萌萌哒:竹马〕〔量子意志〕〔武帝重生〕〔重生八零:医世学〕〔惹火娇妻,宠你上〕〔我的校贷那些年〕〔特种猛龙在都市〕〔误入狼室:老公手〕〔总裁大人,限量宠〕〔(快穿)祖师奶奶她〕〔超级兵王叶谦〕〔诸天万界我为王〕〔极品道士闯三国〕〔神级承包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二十九章背叛3
    章家。夜里。

    一阵暴风骤雨过后,归于风平浪静。

    李平胡翻来覆去,无法入睡。

    巧姐:官人,几次翻身,不曾睡着。可有事情瞒着妾身?

    李平胡:不曾瞒着。

    巧姐:鸡要下蛋,咯咯打鸣。狗要拉屎,心思不宁。你有心事,也是一样。

    李平胡:好啊,你居然敢骂我,看老子不收拾于你。

    两手给嘴巴上吹了一口气,伸到巧姐腋窝下面,又抓又挠。

    巧姐咯咯娇笑。宛如老母鸡下蛋,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巧姐:好了,好了。爷。你就直接说,妾身听着就是。

    李平胡搂着巧姐:最近,军营事情较多。总兵官大人命我带五千骑兵野外操练。估摸月余不能回家。你在家好好养着。不要和外面人来往。将养好身子,将来也好给我们老李家生个带把的,也好传宗接代。

    巧姐:这么久!新婚燕尔,还没满月呢!

    李平胡:是啊。我也舍不得你呢。

    巧姐一把抱住:妾身不给你走。爷。

    李平胡:军令如山。由不得你我。

    巧姐长叹一口气:妾不依,也没有办法。你去吧,妾身安心在家,等你回来。

    李平胡:嫁给官军,身不由己。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巧姐背转身去,暗暗抽泣。

    李平胡想扳过他身子,那想巧姐固执的,扭着背,就是扳不过来。李平胡忽然鼻子一酸,眼泪涌了出来。他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语声哽咽,安慰着她。

    巧姐满面泪痕,转过身来,一把抱着他:妾身舍不得你啊。

    好像生离死别一样。又不是不回来了。

    李平胡,这个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哪里危险哪里去的男人,被女人的眼泪俘虏了。

    为什么英雄难过美人关?为什么好汉愿在石榴裙下死?不是没有原因的。

    至于你为什么没有倒在石榴裙下?

    那是因为你艳遇不够。

    李平胡给女人抱着,默然无语。

    他,只能以粗暴的房事,给她以心灵的籍慰。只想把亏欠她的,一夜之间都回报给她。

    。。。。。。

    紫禁城,郑贵妃宫,白天。

    太监:禀报皇上,辽东巡抚陈登云,御史许守恩上奏折,弹劾辽东总兵官李成梁,杀降冒功,请求严惩。

    皇帝:知道了!

    太监:这是御史朱应毂,给事中任应征的奏章,弹劾辽东总兵李成梁恃宠而骄,奢侈无度。

    皇帝:嗯。

    太监:这是监察御史张鹤鸣的奏章,也是弹劾辽东总兵李成梁的,说他结交权贵,贿赂朝臣。

    皇帝:说好的呀!一起来参。这帮言官,唯恐天下不乱。去除了李成梁,他们就去除了眼中钉,肉中刺。可是,东北又去交给谁呢?留中不发。

    郑贵妃:大臣们上奏折,也不一定是无中生有。皇帝还是应该派锦衣卫调查一下。李成梁镇守辽东,已经二十余年,根本牢固,做些杀降冒功的事,也是有的。贿赂朝臣,定也不假。皇帝如果不加惩治,只怕李氏父子愈发猖狂。

    皇帝:贵妃的意思是说。。。。?

    郑贵妃:臣妾什么也没有说。主意都是皇帝自己拿。臣妾是不干预朝政的。

    皇帝:好。传锦衣卫指挥使王伟。

    王伟:皇上。

    皇帝:这许多折子都是弹劾辽东总兵官李成梁的。你拿去看一看。必要的时候,去辽东看看。朕想知道,是李成梁得罪了朝廷中的大臣呢?还是李成梁确实罪大恶极,人神共愤。

    王伟:是。

    郑贵妃:皇帝越来越英明了!臣妾虑事不全,望皇上恕罪。

    皇帝:说哪的话。贵妃从朝臣位置考虑。朕也是从祖宗家业着想。如果贸然处置,辽东情况可能会更复杂。

    郑贵妃:是。

    。。。。。

    宣府,大营。晚上。

    一兵勇骑马疾驶而来,快速下马进来:报。锦衣卫密报,朝中大臣,联合弹劾李老总兵官。皇帝已经派锦衣卫指挥使王伟去辽东密查。

    毕竟父子心连心啊。

    李如松急得团团乱转。

    徐渭过来:总兵官不要着急。立即给辽东示警。

    李如松:可否派人到京城打点一二?

    徐渭摇头说道:不必。李老总兵官平时已经打点的够了。现在我们应该按兵不动。你想想,如果你有一点点的动静,皇帝还不是怀疑啊?

    李如松拿起笔写了几句话,折好递给哨骑:以特急命令,给辽东总兵官提示,小心从事,度过难关。

    哨骑:是!

    李如松:去吧!务必在王伟到达之前,赶到辽东。

    哨骑:是!

    徐渭:风雨欲来风满楼。来势汹汹,大事不妙啊。

    李如松:皇帝最近一直不上朝。看起来大权旁落。其实不然。

    徐渭:昔日高拱,专权之疑,深中帝心。不管是朝堂听政,还是后宫静养,都是魁柄独持。如果你认为皇帝是浑浑噩噩,不理朝政,那么你就错了,大错特错。

    李如松:但愿父亲吉人天相,度过难关。

    徐渭:李老总兵官,四十出山如今将有三十年矣。大风大浪,见多识广。总兵官倒也无须挂念。

    李如松:但愿如此。想我爹爹已近七十。古稀之年,尚且为国守边。若是以莫须有罪名被拿问,岂不是晚节不保。一世英名,付之东流。

    徐渭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安慰几句。

    是啊,近七十高龄,如果身陷囹圄,真是得不偿失。

    我也努力过,老大徒伤悲。遥望白发垂,只怪贪欲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渡鸭之宴〕〔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神级魔头系统〕〔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我的老师是神算〕〔农家子〕〔引凤决〕〔神级无敌系统-苏城〕〔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大明小书生〕〔人间极乐〕〔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