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神狂后〕〔终极保安〕〔一念而深:帝少宠〕〔傲天圣帝〕〔极品道士闯都市〕〔了一〕〔亮剑之最强系统〕〔透视仙王在都市〕〔道岳独尊〕〔魏武侯〕〔春野小农民〕〔重生柯南当侦探〕〔封少,有点甜!〕〔原来老妈是魔尊〕〔如果还能这样爱你〕〔原始部落大冒险〕〔工业造大明〕〔私人科技〕〔娱乐之逍遥老爸(逍〕〔甜妻100分:陆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二十四章皇帝有爱情2
    北京,郊外。

    李如柏,许佩佩纵马疾驰。落日的余晖,漫漫的草原,如同一幅美丽的图画。

    许佩佩:哥,塞外草原,真的是美啊!

    李如柏:景美,人美。没有佩佩的绝世佳人,那里能够感受到塞北的大漠风光。

    许佩佩:哥,有点冷。

    李如柏脱下大氅,披在佩佩身上。

    许佩佩依偎着如柏,浑然不知天色暗黑。

    两个鞑靼人,骑马经过,远远地甩出套索,刚好套住李如柏。那骑马人打马就走。李如柏奋力抓住绳索。许佩佩被这突然发生的变故,吓得哇哇大哭。

    李如柏:你快走,快回去。

    骑马人:自顾不暇,还有心情,想着别人。

    李如柏:快骑马回去。

    许佩佩翻身上马。

    两个骑马人回头堵截。

    李如柏:把手铳扔过来。

    许佩佩会意,手铳扔出。

    李如柏接枪在手,啪的一声,拉着他的骑马人栽下马来。

    李如柏一个飞跃,跳上马背,哈哈声中,一刀劈出,登时了结。

    许佩佩花容失色,躲在李如柏怀里,嘤嘤哭泣:哥,我好怕。

    李如柏拍拍她的后背:以后,这就是家常便饭。

    许佩佩:哥,我们回杭州吧!那里,毕竟安宁些。

    李如柏:大丈夫,马革裹尸,血染沙场。谁都要求安宁,边疆谁护,国之怎安?

    许佩佩:吓死我了!走,回去。

    两骑并肩而行。

    许佩佩:哥,我还是害怕。

    李如柏伸出虎臂,把她拦腰抱了过来。两人一骑,蹄声得得。

    。。。。。。

    紫禁城。白天。

    教坊司。

    郑仙儿是教坊司的宫女,负责打扫庭院。整理乐器。

    由于勤快,大家都乐意仙儿,仙儿地称呼她。

    她呢,也是胸无城府,乐得屁颠屁颠地跑前跑后为大伙服务。

    。。。。。。

    乾清宫。皇帝在看各地递上来的奏折。

    冯保看皇帝好辛苦:皇上,皇上。

    皇帝:嗯。

    冯保:奴才带你去个地方。保管让你开心。

    皇帝:好。

    冯保:要换便衣。

    皇帝:为何?

    冯保:安全起见。

    皇帝:跟着东厂提督,还会有危险啊?

    冯保:以防万一。

    皇帝:什么地方?

    冯保:教坊司。。

    皇帝:那不是宫里吗?干嘛大惊小怪的。

    冯保:皇上,您不知道。教坊司里有不少的乐师,乐工,都是犯罪官员的家小,他们以前是高高在上的主子,现在是矮矮挫挫的奴才。奴才呀,是怕他们心怀叵测,心怀不满。

    皇帝:那就不去了。

    冯保:别呀,皇上。那里啊,现在正在排练太后指定的(胡茄十八拍),有歌有舞,热闹的很。

    皇帝:好吧。

    皇帝和冯保着便衣,来到教坊司。

    几十人同时演奏,果然气势恢宏。领舞的是舞娘李娇儿。

    水袖甩出,宛若凌波仙子下凡,广寒宫嫦娥姐姐舒广袖,弄轻影。

    皇帝看的心旷神怡。

    冯保:可惜老了点。

    皇帝:多大了?

    冯保:听说要到四十了!

    皇帝:扫兴。大明没有人了?要这老得掉渣的东西来此卖弄?

    冯保:教坊司一时找不到年轻貌美的领舞舞娘。

    皇帝:走吧!半老徐娘,有什么看头?

    忽然,李娇儿摇摇晃晃,跌倒在地。

    皇帝:怎么回事?

    冯保:奴才去看看。

    不一会儿,回来说:扭伤了腿了!

    教坊司主薄:李娇儿腿伤了!你们,谁可领舞?

    众人面面相觑。

    郑仙儿走过来:大人,奴婢来试试。

    主薄:你是谁?

    郑仙儿:奴婢是刚刚进宫里来的宫女。

    主薄:扯蛋。我们这,那个不是学习了五七年的。她们尚且不敢自荐。你个黄毛丫头片子,怕是牙还没长齐全吧!

    众人哄然大笑。

    郑仙儿:甘罗十二为丞相。少年老成,有什么好笑的?

    皇帝感觉好奇,朝冯保努努嘴。

    冯保咳嗽一声,走上前去:你就给她试一试嘛!

    主薄:你又是哪颗葱?今儿还就奇了怪了,尽是些楞头青,瞎捣乱。

    冯保:我是哪颗葱?有认识洒家的吗?

    众人都摇摇头。

    冯保:在下冯保。

    主薄:我是你大爷。冯公公是禀笔大伽,提督东厂,掌印太监,身份何等尊崇?岂能我等到这乱七八糟的地方?

    冯保摸出腰间铜牌,递了过去。

    主薄大惊失色:啊?

    赶紧跪下叩:你们这群猪,还不给冯公公叩头?

    刹那间,全部跪地叩头。鸦雀无声。

    皇帝捂嘴直笑。

    主簿看到旁边居然有人站着,不给冯公公叩头行礼,这还了得,爬起来,就想踢。冯保一把拉住,小声说道:那是皇上,不要命了!皇上微服私访,不要东张西望。

    主薄更是害怕了,默默地点点头。忍不住,还是跪下朝皇帝叩个头。

    冯保:就给那个小姑娘试一下领舞。

    主薄连连点头:是是是。

    郑仙儿换上领舞的长裙。

    音乐响起,气势磅礴。郑仙儿翩翩起舞,舒广袖,甩长裙,凌波仙子一般。一曲终了,皇帝拍手叫好。

    冯保谄媚的说:以后领舞,就是她了!

    主薄:想不到,想不到,效果出奇的好!

    众人鼓掌欢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国民校草别撩我〕〔大明小书生〕〔乱伦大杂烩〕〔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龄皇后〕〔顾轻舟司行霈〕〔重回八零:媳妇你〕〔甜宠替嫁小萌妻〕〔阴倌法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怀上反派他爹的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