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重生最强商女:首〕〔总有逆臣想撩朕〕〔仙帝归来〕〔拳拳到肉的综漫游〕〔杀出个位面〕〔天生不是好医生〕〔超模娇妻:老公,〕〔正义的拳头〕〔程双陈对:小花啃〕〔盛世独宠:逆天娘〕〔飞剑问道(飞剑问〕〔三尺剑气长〕〔诱妻入室〕〔别样仕途:靠近女〕〔护花高手〕〔从小李飞刀开始〕〔一号秘书〕〔隐婚爱妻:厉害了〕〔傲武星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二十一章恩将仇报4
    紫禁城,白天。

    皇帝已经渐渐变得大了,如今已是十四五岁的小伙子了。

    这日,皇帝来给慈圣皇太后请安。

    皇帝兴冲冲地走进来:母后。

    宫女婧儿:皇上,太后去上香了!不在宫中。

    皇帝:你叫什么名字啊?

    婧儿:奴婢叫婧儿。

    皇帝:婧儿,婧儿,进来吧!来来,坐下,和朕聊聊天。

    婧儿:是,皇上。

    皇帝:老家哪的?

    婧儿:苏州府的。

    皇帝: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朕听说,苏州府花团锦簇,漂亮的很哪!听说还有什么园子,堪比宫廷内院。

    婧儿:禀皇上,那都是富贵人家的庭院,奴婢家贫,不曾进得园子观赏。说不出是苏州的园子漂亮,还是京城的园子漂亮。

    皇帝:嗯,人说苏杭水美,树美,人美,没看到你是多么的美啊?

    婧儿:奴婢是苏杭最丑的。

    皇帝佯装大怒:这帮糊涂官员,欺朕年幼,居然把最丑的女人送进宫来!那你说,最漂亮的姑娘都哪里去了呢?

    婧儿:皇上息怒。最漂亮的姑娘小姐,都在南京城的十里秦淮。剩下的,就在西子湖畔,太湖人家了!

    皇帝:久闻十里秦淮香满屋,醉卧金陵不思归,看来还是有的。

    婧儿:何止啊!达官显贵,富豪大家,文人骚客,莫不趋之若鹜,皆以能与头牌伶妓一饭,一宿,而沾沾自喜,引以为豪。华灯初上,秦淮河边,车水马龙,远超京城繁华喧嚣。

    皇帝:说的朕好心动,好想去看看。

    婧儿:您是皇帝,当然得以国事为重。十里秦淮的美,是人间的美。而皇上您,就欣赏宫中的天上的美吧!

    皇帝:你真的会说话。什么天上的美,地上的美,归根结底,它都是大明的。你们苏州府还有什么好玩的?

    婧儿:苏州府,好玩的东西,多了去了!奴婢会的,就是一点苏州评弹了!

    皇帝:来几句,朕听听。

    婧儿:遵命。

    婧儿从房里拿出琵琶,边弹边唱:江南好,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两岸垂柳最妖娆。柳枝挂下绿丝绦,红花绿叶掩眉梢。江南美,江南娇,春来江水绿滔滔。小孩儿跑,大姑娘俏,小伙儿划浆精神倍儿高。清山儿绿,水波儿动,一对鸳鸯水中游。。。。。

    皇帝拍手:好,好,好。吴越哝语,就是儿甜。你哝,我哝。

    皇帝拉起婧儿,就抱在怀中。双手乱摸,羞得婧儿满脸通红。

    婧儿:皇上,。。。。。给人看见,不好。

    皇帝:有什么不好?待过得几日,朕找母后,把你恩赐于朕。

    婧儿:皇上,

    一句话,没有说完,另一张嘴巴已经盖住。

    。。。。。

    杭州府。晚上。

    巡抚衙门。内宅。

    一丫鬟端着茶水,推开书房的房门,正撞到许一山和厨娘小玉搂搂抱抱。茶杯,茶盘咣当一声跌落地上,摔得粉碎。丫鬟弯腰欲拣,许一山一摆手。

    丫鬟吓得跪地求饶: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许一山走过去,一把拉起丫鬟,指了指地上的茶水,直见砖头发黑,茶水流过的地方,都沸腾起来,冒着气泡。

    小玉:茶水有毒!

    许一山:是谁让你送来的?

    丫鬟:门房的老李头。

    只听得外面一阵嘈杂声:有人跳井了!老李头跳井了了!

    许一山对小玉:你去看看。

    小玉走出去,带上了门。

    许一山慢慢地走过来,吓得丫鬟又跪地求饶。

    许一山:老爷是老虎吗?怎么怕成这样?

    丫鬟:奴才怕,怕,。。。。

    许一山:怕什么_

    丫鬟:奴婢已经有婚约,不能伺候老爷。奴婢想把干净的身子,交给自己的男人。

    许一山:好,好,好。老爷说什么了吗?什么也没说。对于一个女人,知道廉耻,知道珍惜身边的人,知道疼爱自己的丈夫,知道感恩,好,是个好女人。

    丫鬟:老爷您不生气?

    许一山:生气,生什么气?只有我许府才有这样知道鲜廉寡耻的女人。

    丫鬟小声地:要不,等奴家婚后,再来服侍老爷。

    许一山:你这是骂我啊!老夫虽然好色,不至于无耻到这种程度。你去吧!

    丫鬟:老爷,你不要奴婢服侍了?

    许一山挥挥手:继续,送水。你小玉姐的事,嘴上多个把门的。

    丫鬟:是。

    小玉进来,望着匆匆忙忙离去的丫鬟,说:老爷,给你开了苞了?

    许一山:瞎说什么!老爷是那样的人吗?

    小玉:奴才不信,上床看看。

    小玉把被子掀起,闻闻,看看,摸摸:吱吱吱,奇怪奇怪真奇怪,饿猫不爱叼咸鱼。

    许一山:死了?

    小玉点点头:老爷,您要当心点。

    许一山: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怕鱼沟里翻船吗?

    。。。。。。

    岳霸府,夜。

    岳霸恨恨地:又给这老小子躲过一劫。

    王天举:爹,要不,直接杀进去,砍了他!

    王天书:不行,不行。这要冲进巡抚衙门杀人,那就是造反,死路一条。

    王大勇:反就反,怕他个熊啊!皇帝那么小,我们还怕他?

    王天举:爹去找一下你那些老部下,就说许一山贪赃枉法,家中有几十万两白银,事成之后,大家平分。

    岳霸:好!就拼他个鱼死网破。你们正常点卯,正常作息,晚上聚集,连总兵官,到时也咔嚓咔嚓。那时,爹就是总兵官,你们全部是副总兵官!

    几人一拍即合,开始谋划叛乱细节。

    。。。。。。

    杭州巡抚衙门。内宅。

    丫鬟:给老爷请安。

    许一山:罢了,起来吧。

    丫鬟:禀老爷。昨儿小翠和娘说了。被娘骂了一顿。

    许一山:什么事啊?

    小翠:娘说了,只要主子看上奴才,那就是奴才的福份。奴才就是做牛做马,也是心甘情愿。

    许一山:不留给你丈夫了?

    小翠:他也就是做奴才的命。有没有尝过那一口鲜,谅他也不知道。

    许一山皮笑肉不笑:那,现在就。。。

    小翠走过去,关上房门,真的脱了衣服。

    许一山走过去:不后悔?

    小翠点点头。

    许一山:心甘情愿?

    小翠点点头。

    许一山摸摸她的腰身,歪着头:美,美。

    小翠笑了。闭上眼睛。

    许一山拿起衣服,披在小翠的身上:老爷也想。老爷还是把美好的东西保留着,留个念想。

    说完,径自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国民校草别撩我〕〔大明小书生〕〔乱伦大杂烩〕〔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龄皇后〕〔重回八零:媳妇你〕〔顾轻舟司行霈〕〔甜宠替嫁小萌妻〕〔阴倌法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引凤决〕〔农门娇宠:养个包〕〔总裁的贴身特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