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逆袭:终极反〕〔娱乐之逍遥老爸(逍〕〔花样快穿:位面男〕〔隐婚365天:江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千滋百态〕〔将军在上,无心何〕〔我叫科莱尼〕〔冥婚夜嫁:邪魅鬼〕〔重生冥婚:傲娇鬼〕〔诱爱成婚,腹黑老〕〔都市之最强仙人〕〔阿唯〕〔影后来袭:王爷不〕〔电影世界开拓者〕〔话说盗墓之七星灯〕〔天才萌宝鬼医娘亲〕〔快穿:辣鸡宿主是〕〔末世虚域〕〔钱探吴乾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二十章小皇帝4
    紫禁城,晚上。

    皇帝和冯保在一起。烛光摇晃。

    皇帝:大伴,听说你喜爱抚琴,何不弹奏一曲,以度此茫茫长夜?

    冯保:没有雅兴。

    小皇帝:何时才有?

    冯保:奴才有时候寂寞了,有时候会想念远方的家人,有感而发。不免技痒。就会抚琴一曲,以抒心意。今天和皇帝一起,兴高采烈,没有雅兴。

    皇帝:大伴,你也会有寂寞的时候?你也会有想念亲人?

    冯保:皇上,人生天地间,食五谷杂粮,七情六欲,人皆有之。

    皇帝:大伴,你错了!你有七情五欲。

    冯保愕然:奴才为何少一个欲?

    皇帝:因为你不是男人。

    冯保很愤怒,却也很无奈,沉默片刻,走至窗前,望着茫茫夜色,不由得流下两行清泪。

    皇帝:大伴生气了?

    皇帝看到冯保的泪痕,高兴的拍手:大伴哭了,大伴哭了!哦!哦!哦!

    冯保淡然处之:风沙落入眼中。

    冯保默默地走至琴旁,弹奏起古人的十面埋伏,琴声铿锵激昂,宛如沙场秋点兵,黄沙满面,旌旗招展,人喊马嘶。

    。。。。。。。

    紫禁城,白天。

    张居正给皇帝讲学。

    张居正:今天给皇帝讲解《帝鉴图说》故事之六十三论字知谏

    唐史论:穆宗见翰林学士柳公权书,独爱之,

    问曰:“卿书何能如是之善?”对曰:“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

    上默然改容,知其以笔谏也。

    皇帝懂得其中的道理吗?

    皇帝摇摇头。

    张居正:皇帝当心存中正,以公正心对朝臣,以公正心对黎民百姓。勿以事小而不为。同样,法制严明,公正光明,以公正道义广泛传播,则天下万民,俱遵纪守法,吾大明礼仪之邦,四海传颂也。

    皇帝:先生说的真好。

    。。。。。

    苏浙,夏,暴雨倾盆,大涝。

    公元1575年,明万历三年夏天。苏州,常州,镇江,杭州一带,遭遇暴雨袭击,河水暴涨,海水倒灌,多处决堤。眼看着江南水乡的水稻要被洪水淹没。各州府县所有官员都坚持在抗洪救灾的第一线。

    许一山冒着大雨,打着雨伞,赤着脚丫,带着随从,视察河堤。

    太仓县令:大人,水流湍急,雨再这么下下去,,河堤决口是迟早的事。

    许一山:严防死守。昼夜都安排人盯着,一有险情,立即采取措施。蒲包还有多少?

    县令:还有不到三千条。

    许一山大怒:你是个死人啊!快安排人采买。

    县令:库银都赈灾了。卑职家里都没米下炊了!

    许一山:打奏折,上报苏州府,就说我说的,立即拨付银子。大灾面前,放下所有的利欲熏心。老百姓有吃的,你们才有吃的。老百姓受苦受累,你们也跟着倒霉。去吧!

    衙役来报:苏州河李家湾处决堤,请大人回避。

    许一山一脚踢出:放你娘的屁!决堤危险,不去。那本府雨中检查什么?是走过场,摆样子吗?走,看看去。

    决堤处,几十个人在奋力抢险。

    许一山:这样填土不行,必须要有大树,石块,才能牵扯住呢土。去,把本府的八抬大轿抬来,再锯些木头,把灌好泥土的蒲包,一起准备好,大家一起行动,争取一气呵成。

    衙役:大人,大轿添河水中了,您怎么回去?

    许一山:怎么回去?走回去!

    须臾,大轿抬到。树木,蒲包都堆放在河边。

    许一山:开始吧!

    许一山身先士卒,跳入河中。

    农民喊:大人,危险!

    许一山呵呵一笑:你来,就不危险啊!快,大伙一鼓作气,堵死决堤口。

    衙役门都争先恐后上前,和民工们一起,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河堤缺口补上。

    有农民拿来苦瓜:大人,乡下没有好吃的,就这苦瓜解解乏吧!

    许一山接过猛咬一口:甜!

    苏州总兵官麾下参将岳文龙,是负责这一带的灾情的官员。今天朋友相聚,于是喝了点酒,不想就在这一顿饭时间,河堤决口了!

    岳文龙踉踉跄跄走过来:我说没有事吧?还骗我说决堤了!这河堤不是好好的吗!

    岳文龙走到许一山面前,打量了一下许一山:这老儿长得真怪,和我老丈人一样一样的。

    许一山早就认出他是自己的姑爷,想想女儿,没好发作。看他居然没有认出自己,也就想打个迷糊眼,想混过去算了。

    岳文龙看人扭转头,不理他,越发来劲了:嘿,老东西,居然胆敢不睬大爷我,你不想混了,是不是?

    许一山扭过头:文龙,不得无礼!

    岳文龙得礼不饶人:呵呵!老小子。敢呼大爷的名字。

    走过去,一脚把许一山踹到,不想是个斜坡,许一山顺坡一滚,滚掉河里去了。

    众人大惊,七手八脚地把许巡抚从水里拉出来。

    众人忍住笑,因为岳文龙毕竟是许大人的女婿。

    许一山铁青着脸,走过来,一言不发,突然,一巴掌,啪,狠狠地打在岳文龙的脸上。

    岳文龙大怒:老小子。。。。

    许一山:,来人!把他给我绑起来!

    岳文龙:本将军是苏州府总兵官麾下,何人敢绑我?

    衙役们七手八脚,把岳文龙绑了个结结实实。

    岳文龙还骂骂咧咧。

    许一山更是恼怒,拾起吃剩下的半节苦瓜,狠狠地塞到他的口中。

    师爷:老爷,他是姑爷啊!小姐面前说不过去。

    许一山恨恨得:我怎么瞎了眼,把姑娘嫁给你这种混账东西。来人,把他倒放水中,醒醒酒。

    衙役:是!

    岳文龙被绑起来,头朝下,脚朝上倒置水中,哇哇地猛喝几口河水,摇摇头,终于认出了,原来是巡抚大人!

    岳文龙:爹!儿子喝了几口猫尿,没认出你来,请您大人大量,原谅儿子吧!

    许一山:我不是你爹!岳文龙,我问你,大灾当前,全民抗灾,你到了何处!

    岳文龙:来了几个朋友,喝了点酒。爹,你平时也不是喝酒嘛!

    许一山:还敢狡辩!河堤决口,你在何处?河床下面就是几百户农户,人命关天,岂容尔等狡辩!来人哪!把他给我砍了!

    岳文龙:我是参将,不受你巡抚衙门管辖,你无权杀我!再说了,你杀了我,你的女儿就要守寡了!

    许一山本来是吓唬他一下,不想他拿自己的女儿说事,更加的愤怒,不管衙役,师爷如何求情,还是砍下了他的脑袋,悬挂在河堤决口旁边的大柳树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国民校草别撩我〕〔大明小书生〕〔乱伦大杂烩〕〔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龄皇后〕〔重回八零:媳妇你〕〔甜宠替嫁小萌妻〕〔阴倌法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翻窗作案:隐婚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