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神医〕〔林君河楚默心〕〔娱乐圈新高度〕〔腐烂国度之活下去〕〔我在地府有家店〕〔影帝的女人是大佬〕〔明威天下〕〔绝代鬼妻〕〔太师千岁,别惹腹〕〔把现实改造成游戏〕〔无敌之大唐〕〔盛世第一宠:老婆〕〔养成小甜心〕〔总裁爹地超级宠〕〔龙女飘飘〕〔都市魔少归来〕〔佳人把盏问长安〕〔砸中两个亿以后〕〔楼乙〕〔往往来来又半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十九章暴乱7
    晚上,李如松带着香袖,丫鬟小红回到家中。

    媳妇哈依娜惊喜异常。当看到跟在后面的香袖的时候,又是黯然神伤。

    哈依娜问:如松,娘问你,如柏最近怎么没有回家,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李如松一惊,糟糕,弟弟逗留浙江,怎么到现在不回?不要出什么乱子了吧?

    李如松一拍脑门:坏了!忙于军务,居然把弟弟忘在杭州府了!来人!算了,还是我自己亲自安排吧!

    李如松走进门外,吩咐兵丁喊来刘四周。

    李如松:几个月前,锦衣卫指挥使刘守有,都指挥同知张大同被抄家,下狱。你是知道的。李如柏,赵廉,胡夏等三人受刘指挥使差遣,到杭州公干。我怕牵扯到他们三人,让他们暂缓回京。那成想如今半年下来,不见三个人任何信息。你此去杭州,持我神机营提督铜牌,不论遇到何事,也要把他们三人带回。

    刘四周:是!提督大人。

    李如松回到后堂,深深地自责。后悔不已。

    。。。。

    杭州府。白天。

    巡抚大堂。

    绍兴知县:禀报大人。山阴屠夫张大胖之子张小华无缘无故,死在狱中。怀疑与锦衣卫李如柏有关。请大人定夺。

    巡抚许一山:嗯。那厮如今穷困潦倒,住在客栈。你多带人手,把他缉拿归案。

    知县:多谢大人成全。苦主整日大闹公堂,本县无从招架。

    许一山挥挥手:抓住以后,直接押回山阴,无须告辞。

    知县:谢大人。

    知县带二十余衙役,直扑客栈,将喝得醉熏熏的三个人拿下,戴上手铐脚镣,押回了山阴。

    。。。。。

    刘四周带了四个兄弟日夜赶路,纵马飞奔。

    。。。。。

    刘四周到达杭州府。求见浙江巡抚。

    巡抚许一山大难不死,很是得意。但是为人做事,也更加老谋深算,城府更深,不动声色。

    衙役:报告巡抚大人,北京城神机营武官刘四周持神机营提督铜牌来访。

    许一山心里想,老子怕他锦衣卫,可不怕你神机营。

    许一山冷冷地:不见。

    衙役:那个大人说有事求见。

    许一山不耐烦的:客厅等候。

    衙役:是。

    刘四周等了一个时辰,

    许一山才姗姗来迟:抱歉,公务繁忙。不知道将军此来,有何见教吗?

    刘四周:神机营提督大人胞弟李如柏上个月来浙江公干,至今不归。提督大人甚是挂念,命卑职过来看看。

    许一山淡淡的:哦,有这事?

    但是,许一山心中还是大大的吃了一惊,锦衣卫指挥使刘守有,锦衣卫指挥同知张大同连续被抄家,估计李如松也好不到哪里。哪里想到他麻雀变凤凰,居然执掌神机营,还是提督!

    许一山心想,他老爹李成梁总该倒霉了吧?

    许一山如无其事地:听说你们提督李如松的父亲李成梁还在辽东?

    刘四周:是啊,还是辽东总兵官。

    许一山暗自叹息:人家的后台怎么就那样硬呢?不禁为自己的鲁莽行事感到深深自责。也为自己的女儿改嫁他人而深深后悔。

    任凭刘四周再问,

    许一山再也闭口不提李如柏之事,逼得急了,居然说不认识。

    刘四周无可奈何,出了巡抚衙门。暗自寻思,难道李如柏三人已死吗?

    他来到杭州锦衣卫司,得知三个人曾经下榻的客栈。

    问询客栈伙计,才知三人被押送山阴。

    山阴。

    衙役:老爷,神机营武官刘四周求见。

    县令:请。

    刘四周快步走进:知县大人好大的胆子!

    县令:大人何出此言?

    刘四周把神机营提督的铜牌拍在桌子上:你胆大妄为!你堂堂七品县令,居然敢把锦衣卫正五品的锦衣卫千户押入大牢。你目无上司,胡乱断案。

    县令狡辩: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刘四周:所犯何罪?

    县令:杀死犯人。

    刘四周:可有证据?

    县令:证据尚且不足,本县正在调查。

    刘四周:大胆山阴县令,证据不足,何以抓人?

    县令:他们嫌疑最大。

    刘四周:好好好。本官不与你口舌相争。你看看这是什么?

    县令接过一看,大惊失色:此乃皇上御赐铜牌,见牌如见君。

    赶紧跪下叩头: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四周:县令大人,立即释放三人!

    县令面有难色。

    刘四周摸出神枪放在桌上:汝想抗旨不遵吗?

    县令吓得面如土色:是,是,是。立刻放人,立刻放人。

    监狱中,刘四周带衙役给三个人解锁,松绑。

    三人已经伤痕累累,原来已经被用过刑。

    再出来找县令的时候,县令早已躲了起来。

    刘四周带三人在酒店吃酒,讲起别后事情,泪如雨下,恍如隔世为人。

    大路上,一辆马车,驮着三个受伤的年轻人,走在阳光大路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医世神凰〕〔农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