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重生最强商女:首〕〔总有逆臣想撩朕〕〔仙帝归来〕〔拳拳到肉的综漫游〕〔杀出个位面〕〔天生不是好医生〕〔超模娇妻:老公,〕〔正义的拳头〕〔程双陈对:小花啃〕〔盛世独宠:逆天娘〕〔飞剑问道(飞剑问〕〔三尺剑气长〕〔诱妻入室〕〔别样仕途:靠近女〕〔护花高手〕〔从小李飞刀开始〕〔一号秘书〕〔隐婚爱妻:厉害了〕〔傲武星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十八章抄家4
    北京城,李府。晚上。

    李如松,徐文长促膝谈心。

    徐文长:刘指挥使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把大同巡抚从大同绑来。如果没有勒索银子,也不打紧,就说是正常的问讯。现在勒索了这大把的银子,又给东厂的厂卫抄了个现行。无论如何也是说不清楚了!

    李如松:能否把他们保出来呢?

    徐文长摇摇头:你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还要去考虑别人!难!现在朝廷是张居正一手把持。他拿的人,就甭想了!现在他正想着推陈革新,推出一条鞭法,正是要杀猴给鸡看。

    李如松:师傅。如松想离开朝廷,到辽东去。你怎么看。

    徐文长:也好。远离朝廷这个大染缸。不过,去了辽东,生活就不会安逸,每天都是打打杀杀。

    李如松:师傅。在如松心里,那才是我大展身手的地方。

    徐文长:每个男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兵戈相见,战马嘶鸣,黄沙漫野,才是你的理想地。单枪匹马,唯我李大将军,才是你的富贵乡。

    小厮叩门。

    李如松:进来。

    小厮:大爷,有人找。

    李如松出得门来,走到大门口,一看,原来是香袖。

    李如松:你怎么来了?

    香袖:李如松,你还是不是人?我们家老刘以前是你的头子吧?现在他有难了,你就不问了?

    李如松:我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怎么问?

    香袖:奴家现在是无家可归了。你看着办吧!

    李如松:那好办,不就一间房子吗?走,找大奶奶去。

    李如松把她带到自己的房间:依娜,香袖姑娘无家可归,你给安排一下。

    哈依娜:嗯,知道了!你去忙吧。

    等李如松走后,哈依娜问:都会些什么呀?

    香袖:逛街。

    哈依娜:会刷锅洗碗吗?

    香袖:不会,

    哈依娜:会洗衣做饭吗?

    香袖:不会。

    哈依娜:会养猫喂狗吗?

    香袖:不会。

    哈依娜:不会可以学。我们李府,小家小口,用不着只会吃饭的闲人。不像你们刘府,家大业大。

    香袖:奴家可以学。

    哈依娜:好吧。厨房里正需要打杂的人手,你和红姑娘一起去吧。主仆正好说说话,聊聊天。没事的时候呢,来帮我带带孩子。以后啊,等自己有了孩子,也不用手忙脚乱的。

    香袖:谢谢大奶奶成全。

    哈依娜:有些话,我是不想说的。但是呢,我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不说,搁在心里闷得慌。

    香袖:奶奶但说无妨。

    哈依娜:我们李家,个个都是规规矩矩的。你来了呢,以后少在外面招蜂引蝶,对府中的几位爷,要恭恭敬敬,不要主子不是主子,奴才不是奴才。弄得大家都不好看。你说,是吗?

    香袖:奶奶教训得是。奴家记下了!

    哈依娜:月亮,带她们去安歇吧!

    月亮:哎!

    房外。

    小红:你们奶奶真的好厉害啊!

    月亮:那是你们第一次接触。其实呀,奶奶对我们最好了!那个有点头疼脑热的,奶奶都自己去买药,熬煎服用。你们看李府,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有谁敢对奶奶顶个嘴的?不要说打了,就是撵出府去,都哭哭啼啼好几天。

    香袖:咦!那是收买你们这群没用的奴才。一点小恩小惠,就把你们哄得团团转。

    月亮:你要说奶奶坏话,我不带你们去了。

    香袖:好好好,你们奶奶是大善人,是菩萨心肠。好了吧?

    。。。。。。

    香袖在井旁打水。摇动着碌撸,艰难地转到,一圈,一圈,一圈。。。。

    忽然,手无寸力的香袖,实在是转不动了,手一松,水桶是急速下坠,带动着碌撸快速的旋转,手把打在香袖的腰上,把她打倒在地,差一点跌入井中。

    恰好李如桢路过,急忙跑上前去,把她扶起。

    香袖吃力地:不行,腰疼,站不起来了!

    李如桢:事急从权。

    二话不说,抱起香袖就走。

    不一会儿,哈依娜,郎中,李府的丫鬟都跑了过来。

    七嘴八舌,献计献策。

    小红:姑娘,就这一会儿,怎么就受伤了?

    月亮:你们奶奶是金枝玉叶,做不得事情的。

    小红:姑娘做得一手好刺绣呢!

    月亮:你们奶奶只拿得动针线,

    小红:谁说的?金银珠宝,也照样拿得动。

    说得众人都笑了起来。哈依娜看李如桢站在旁边,关切地望着香袖姑娘,心想,算算算,以后还是让她赶紧走,要不,这一府的大爷,男仆,个个因为她神魂颠倒,那就糟了!

    。。。。。。

    晚上。

    李如松和哈依娜相依相偎,缠缠绵绵。

    哈依娜拿下李如松伸向内衣的手,害羞地说:不给。

    李如松不解地:怎么了?

    哈依娜摸摸肚子:里面有老三了!

    李如松:来的真不是时候。我还想带你们回辽东的呢!

    哈依娜:奴家恐怕去不成了。遵祖,应祖还这么小,怀里再添一个,来来回回,确是不便。

    李如松:那我就自己去吧!家中母亲,弟弟,你多看顾。

    哈依娜:哪是当然。等会你还是到书房睡吧!给母亲知道了,又是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

    李如松又抱住她腰:还是舍不得。

    哈依娜:呵呵,奶都断了!还有什么舍不得。

    李如松:好呀!你敢骂我!

    李如松双手深入插其腋下:要不,再给我吃一口。

    哈依娜:滚,那是你儿子吃的。你什么大丈夫啊?还和你儿子抢吃抢喝。

    李如松一把抱住,作吮吸状,哈依娜娇羞的将头藏在李如松怀中,咯咯而笑。

    闺房之乐,乐在其中。

    过了片刻。

    哈依娜:朝廷同意你去辽东了吗?

    李如松:批文还没有下来。

    哈依娜默默地抱着他,不再说话。只是疼爱有加的抱着他。

    分离在即,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只有爱,只有怜,只有魂牵梦绕,只有牵挂,只有思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国民校草别撩我〕〔大明小书生〕〔乱伦大杂烩〕〔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龄皇后〕〔重回八零:媳妇你〕〔顾轻舟司行霈〕〔甜宠替嫁小萌妻〕〔阴倌法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引凤决〕〔农门娇宠:养个包〕〔总裁的贴身特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