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夫人:农家医〕〔报告军少:你家妖〕〔帝玄〕〔夜鸦主宰〕〔打脸大师〕〔仵作小娘子〕〔爱如意〕〔都市透视医圣〕〔邪枭女帝娇夫惑主〕〔黑域大陆〕〔世无良猫〕〔归山海〕〔农门悍媳:痴汉夫〕〔权臣的不老娇妻〕〔军少霸宠二婚妻〕〔重生之独步长生〕〔网游之梦幻问道〕〔我的大明新帝国〕〔一撩成瘾:总裁大〕〔娇妻在上:完美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十八章抄家3
    北京城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京城的百姓四处传讲,锦衣卫大头子刘守有被抓,家产被抄。

    零零碎碎的古董商贩徘徊在刘府周围,高价收购古董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一个厂卫走出来,立即有四五个商贩围上去:大爷,有成色好的古董吗?

    厂卫:去,去,去,没有,没有。

    商贩:瓷器也成。

    厂卫:没有,没有。

    商贩佯佯然离去。

    厂卫七拐八拐走进一家典当行中,从怀中摸出一块白玉:朝奉,看这能值多少银子?

    朝奉接过来仔细研究,说:三两银子。

    厂卫:乖乖,玉还真值钱啊。行,给你了!

    朝奉:大爷。玉本来不值钱。但您老来,还不给你大价钱啊!回去告诉爷们,有多少,要多少。

    厂卫:成。

    掂了掂银子,厂卫高兴地:又有酒喝了!

    朝奉掂了掂白玉:好玉啊!难得通体雪白,没有百八十两银子,还真的舍不得出手。

    。。。。

    香袖和小红一路狂奔,到醉风楼。抱着老鸨放声大哭:嫲嫲,刘家败了!

    老鸨:怎么回事,慢慢说。

    香袖:刘家给抄了!奴家的所有财产都没有了!

    老鸨:你的盘缠呢?

    香袖:没了。

    老鸨:你的细软呢?

    香袖:没了。

    老鸨还不死心:你的银子呢?

    香袖:都没了。

    说完哇哇大哭。

    老鸨:那指挥使刘大人呢?

    香袖:给东厂厂卫抓走了!连关在什么地方,奴家都不知道。

    老鸨:我说的吧!刘守有那个老杀才靠不住。这福才享几天啊,就闹得人财两空。鸡飞蛋打,真倒霉。

    香袖:嬷嬷,奴家怎么办啊?

    老鸨:袖袖,凭着你的漂亮的脸蛋,凭着你的苗条身材,啧啧,还愁没有男人吗?再找人嫁了呗,还能怎样?

    香袖:嬷嬷,奴家现在是无家可归了,能借你这里,住几天吗?

    嬷嬷:袖啊!不要怪嬷嬷心狠。老身这里啊,你住不得。你知道,醉风楼是干什么的,要是哪个恩客,官爷看中你,你是接客呢,还是不接?接吧?你心里窝囊,因为你已经从良了!不接吧?又破坏了我们醉风楼的规矩。你说,你不是难为嬷嬷我吗?

    香袖一咬牙:嬷嬷,奴家好不容易跳出这火坑,无论如何,是再也不能跳进来了。奴家就是睡在大街上,也不要人可怜。

    香袖恋恋不舍走进自己房间,睹物思人,泪如雨下。

    拿起古筝,拨弄几下,忍不住悲从中来,曼声唱道: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歌声曼妙清脆,婉转,仿佛王菲提前五百年出世。

    歌后啊!

    所有的嫖客都放下手中的工作,跑到院子当中,仰天长望。

    他们如痴如醉。

    忽然,一个嫖客大声嚷嚷起来:放着这么漂亮的花魁不给老子上,欺骗老子。不行。老子要退货。

    其他嫖客也跟着嚷嚷起来。

    老鸨一看不好。赶紧就往楼上跑去。

    香袖红着眼睛,拉开门,冷冷地朝下面扫了一眼。

    香袖给老鸨福了一福,拉起小红,扭头就走。

    老鸨在后面喊:没有地方去,就还是回来。你的房间,还给你留着呢!

    。。。。。。。

    李如松六神无主,魂不守舍的回家。

    毕竟,和刘守有共事几年。兔死狐悲,伴君如伴虎,油然进入到脑海之中。

    门口小厮大喊:大爷回来了!

    李府所有人都跑了出来。

    李母:儿子,出什么事情了?吓死为娘了!

    李如松:刘家被抄了!

    哈依娜:如松,到底怎么一回事啊?你说啊?会不会连累到我们李家?

    李如松沉默寡言,就是不说话。他默默地走进房间,朝床上一倒。

    虽然事不关己,可以高高挂起。然而毕竟是自己以前的顶头上司倒了霉,李如松还是感到心情沉重,难受,不能接受。

    徐文长:算了,大家都散了吧!大爷也累了一天了!给大爷休息一下。等明天,再说。好不好?

    哈依娜把李如松抱在怀里,轻轻地安慰道:没事的。马上就会过去的。

    房间里,哈依娜紧紧抱住李如松,抽泣起来。

    这种事情,只要你身处其中,你也一样胆战心惊,头皮发麻。

    因为你为之奋斗一辈子的事业,家产,妻儿,父母,都霎那间飞灰烟灭,无影无踪。

    李如松木然地站立着,把脸埋在女人的双乳间。那里,才是他为之奋斗,为之拼搏的家的港湾。

    旁边,一岁的儿子李遵祖不停得叫唤:爹,爹!

    李如松陡然站起,瞬间恢复了他的壮士情怀。

    李如松揽住女人的腰枝,抱起儿子,用袖子抹去女人的泪水。

    李如松轻轻咬着女人的耳垂:别怕。只要我们坐得端,行得正,对得起苍天琼宇,何惧那冬日的严寒。

    哈依娜点点头:是啊!天威难测。伴君如伴虎。想当年,你们锦衣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怎么忽然就倒霉了呢?

    李如松:刘大人,绑架了大同巡抚,勒索了五万两银子。被人捅到御史台。首辅大人愤怒异常,把他们三个诓骗到紫禁城一个偏殿,然后就抄家。如桢当时也是在场。

    哈依娜:碍着李如桢什么事了?

    李如松:我估摸着,是想叫如桢传话给我,老老实实做人。

    哈依娜:好险啊!幸亏你离开了锦衣卫。

    李如松:等会,我再去和老师谈谈。看看老师什么想法。

    哈依娜: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一念情深,万念婚〕〔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她娇软可口[重生]〕〔靳少强宠小逃妻〕〔诱妻入怀:帝少大〕〔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首席大人,战不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