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鬼豪:邪妃祸〕〔神医弃女〕〔道在阴间〕〔驭兽狂妃:帝尊,〕〔鬼摸山〕〔魔情老公好心急〕〔我的传奇岁月〕〔校医是武林高手〕〔穿越八零俏宝妈〕〔樱花树下的真命天〕〔超神机关师〕〔黑巫师系统〕〔帝国神纪〕〔帝皇在世〕〔斩神绝之君临天下〕〔宦海(科举)〕〔我的头盔有意识〕〔下一个人间〕〔武林盟主叶乙传〕〔都市主宰神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战神李如松 第十六章报仇4
    杭州,白天。

    许一山的管家从巡抚衙门出来以后,就被在远处监视的李如柏,胡夏盯上了。

    七拐八拐,穿过四五条巷子,来到一处宅院。

    管家敲了敲门,就听吱呀一声,门开了一道细逢。一个妇人巧笑焉焉,倚门而站。管家上去就抱着亲了一口。

    两人打情骂俏,互相拉扯着,走了进去。

    李如柏和胡夏对望一眼,走到偏僻处,纵身一跃,飞过墙去。

    管家已经褪去妇人外衣,又是搂又是抱。

    妇人更是达达叫个不停。

    不一时,欢声浪语,不停传出来。胡夏还是年轻,臊得面红耳赤。

    两人揣开房门,冲了进去。管家赤身裸体,正在上下起伏。看到有人冲进来,管家勃然大怒,也不穿衣服,赤裸着身体,就跳下床来,一巴掌狠狠地刷了过去。

    管家一直跟着许一山巡抚,他的地位,就是巡抚衙门的二当家。对许府的下人,他向来是要打就打,要骂就骂。对于丫鬟奴婢,见他更是畏惧胆小。见他如见虎狼。更有谄媚奴才,不惜以身奉承,保得一时平安。

    李如柏见他打来,伸手格挡,拉其手臂,顺势一带,管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管家大骂:大胆奴才,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胡夏一个反剪,扭转其手臂。管家哎呦一声,动弹不得。

    李如柏,胡夏绑住了浙江巡抚衙门的管家,将他带到锦衣卫司。经过刑讯逼供,拿到了巡抚许一山贪污受贿的罪证。

    李如柏:赃银呢?

    师爷:你们来迟了几天。已经运往台州,赈济灾民了!

    李如柏:让他画押。

    连夜,呈报京城锦衣卫。

    。。。。。。

    北京城。锦衣卫正堂。刘守有来来回回,好生不决。

    刘守有:你们说说,这许一山到底是好官,还是贪官?是清官吧?他大肆敛财。家中藏银达二十余万两赈。相当于大明朝廷年收入的十分之一。你说他是贪官吧?他又一文不留,全部赈灾了!

    张大同:清官,大大的清官。你说他贪官,钱呢?

    李如桢:你说他清官,但是他收了贿赂。

    刘守有:算了吧!本来我们锦衣卫插手,就是想抄些银两。现在倒好,没了!算了,把呈文转交内阁吧。由首辅大人定夺。

    张大同:是!

    。。。。。。。。

    杭州府。白天。

    李如柏与胡夏,赵廉一起喝酒。

    胡夏:二哥,来杭州府前,大哥不是给你几个锦帕吗?如今,第一件大事已了。该打开第二个了!

    李如柏:好。

    李如柏掏出锦帕,打开,嘿然四个大字:杀张小杰。

    李如柏知道,张小杰是师傅徐文长的仇人,因为他,老师家破人亡。因为他,老师才被迫流浪他乡。

    胡夏:张小杰是谁?

    李如柏:浙江绍兴山阴县人。横行乡里,无恶不作。是徐师傅的仇人。

    胡夏:传令绍兴锦衣卫所,一刀喀嚓就是。何须劳烦我们兄弟几个,千里奔波。

    李如柏:你不知道。我大哥心细如发。由我替恩师报仇,恩师才会心安理得。

    赵廉:说得也是。

    李如柏:今天休息一下,明早出发。

    二人:是,听二哥的。

    。。。。。。

    锦衣卫正堂。白天。

    刘守有:大同巡抚方逢时,处处与老夫作对。前番,几次三番调戏我们家香袖。近日又上折子弹劾于我。不知是何道理。真是岂有此理,活得不耐烦了。

    张大同:既然他不仁,别怪我不义。

    刘守有:想想都是同朝为官,本官实在下不去手啊!

    张大同: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刘守有:既然如此,这次绑他,也是他罪有应得。唉!堂堂一个巡抚大人,居然如此色迷心窍。色之所致,无以救药啊!

    张大同:大人,所见所闻,实在是高。

    刘守有:好吧。时刻注意大同方向动静,不要给他再狂言乱语,乱我锦衣卫形象。

    张大同:是。

    。。。。。

    浙江杭州府,晚上。

    酒馆里,李如柏,许佩佩相对而坐,默默无声。此时此刻,两人都心潮起伏,不能平静。似有千言万语,一时都说不出话来。良久,李如柏默默地握住佩佩的小手,四目相对,。

    佩佩:明天就走了?

    李如柏:是的。公务在身,不能久留。

    许佩佩:还回来吗?

    李如柏:也许,可能,大概,不回来了!

    许佩佩:你好狠的心。奴家心有所属,你不知道吗?

    李如柏点点头:知道。

    许佩佩:那你为何不想回来见奴家?

    李如柏:在下既然身在锦衣卫,身披着这身戎装,就当唯命是从。毕竟,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许佩佩:大明朝都要是你这样忠心耿耿,只怕是要千秋万代,无穷无尽了!

    李如柏:身为大明官兵,遵纪守法,唯命是从,也非错事。

    许佩佩:嗯。你走后,奴家就进京,在贵府等你回去。

    李如柏:我娘不认识你啊!再说,哪有新娘子自己上门的?

    许佩佩:那有什么!说明奴家贱呗。

    李如柏:这样吧。等绍兴府事情一了,我自会回到杭城,和你一起回京城。

    许佩佩拍手叫好。

    两人头靠着头,肩靠着肩,双手互握,窃窃私语。许佩佩一会轻嗔薄怒,一会儿又是语笑焉焉。撩拨着李如柏的心弦。李如柏如痴如醉,直觉得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天下之大,唯我幸福。

    。。。。。。

    绍兴山阴。白天。

    张小杰走在大街上。李如柏,赵廉,胡夏远远的跟踪。

    张小杰悠闲自得的和几个地痞流氓逛街。

    张小杰歪歪扭扭的走在大街上,故意撞翻卖烧饼的胡四的摊子。

    胡四愤怒地:大爷,您走路担心点。您撞倒了我的炊饼,你就得赔偿。

    张小杰:赔钱?好说。好说。一个炊饼一文钱,

    张小杰一边数,一边用脚辗: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八个,。。。。

    看着一地的炊饼被辗得面目全非,围观的百姓愤怒异常:暴殄天物啊!

    张小杰:这个地上的,是二十三个炊饼,这桌上筐里面的,大爷数数,一并给你。

    他拿起一块,扔到地上,用脚辗压,直到把筐里面的炊饼全部糟蹋,他还没有停止。又拿起盛放炊饼的竹筐:这个多少钱,大爷一并给你。

    胡四呆了:这个,这个,就免了吧!

    张小杰:这怎么行呢?大爷家大业大,怎么会欺负你们这些穷老百姓?说,多少钱,大爷陪!

    张小杰扔筐在地,跳上去又是跳,又是叫:大爷有的是钱。

    胡四畏畏缩缩:一共三十二个铜钱。

    张小杰一个巴掌打在胡四的脸上:我呸!想钱想疯了你!上次欠我们家的面钱八十贯,至今未还。今天敢来讹诈老子。

    众人一看,此人明显无赖泼皮,一哄而散。

    张小杰还不罢休,拖倒胡四,一阵暴打。

    围观百姓敢怒不敢言。

    胡夏再也忍无可忍,一脚踢翻了他。

    张小杰一看情势不妙,爬起来就跑,边跑边喊:杀人啦!杀人啦!

    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阻碍了三人追击,眼睁睁地看着张小杰跑进自家大门,再也不出来了!

    三人在门口转悠,直至天黒,再也没见张小杰出来。

    三个人佯佯然回到客栈。

    。。。。。。

    夜半时分,山阴知县带大批衙役捕快,包围了客栈。

    火把林立。衙役齐呼:不要放走了江洋大盗。

    捕快领班石林,一脚踢开房门。只见三人赫然而立。

    石林:何方高人,来我山阴撒野。没有王法了吗?

    张小杰站立在后:他妈的,敢太岁头上动土,不想活了!

    李如柏掏出腰牌,恭恭敬敬地递上:卑职锦衣卫千户李如柏,这厢有礼了!

    石林将信将疑,把腰牌转呈给知县。

    知县大人赶紧叩头:不知大人莅临山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李如柏大喝一声:拿下张小杰。

    众衙役面面相觑。知县:上峰有令,拿下张小杰。

    几个衙役如狼似虎,把张小杰铐上。

    张小杰:你他妈的,怎么反水?来时,不是在我们家喝的酒啊?

    知县恼怒:给我掌嘴,看他还胡说。

    啪啪啪啪,几个巴掌下去,张小杰再也说不出话来。

    。。。。。。。

    浙江绍兴山阴县。白天。

    李如柏,胡夏三人走入县衙大堂。

    山阴县令拱拱手:上峰到我山阴,所为何来?不知张小杰所犯何事,以致上峰从京城赶来,亲自捉拿?

    李如柏欠欠身:此案涉及十余年前的一桩公案。张小杰***女,造成一尸两命。事主告到刑部,锦衣卫奉命捉拿。具体详情,在下不便细说。

    山阴县令:可否由本县先行审理,结案报批?

    李如柏:此事,如柏不能作主。

    县令:因为此案发生在山阴,不在京城。根据大明律法,刑法当事人由当地审结原则,此案应由本县审理。

    李如柏:然在下如何向刑部交差呢?

    县令:本县审理完结,自当向刑部转送备案,了结此案。

    不管李如柏怎么解释,山阴县令就是不松口。

    李如柏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固执己见,山阴县令都是据理力争,拒不让步。毕竟报仇雪恨是私事,上不得台面。如果真的闹到了刑部,自己虽然不怕,但也用不着打狗不成,反惹一身臊。

    李如柏:也罢。既然县令大人如此固执,本使就退让一步。此案就由大人审理,望大人秉公执法,切勿徇私舞弊。如果查出,你我都不好看。

    县令:那是当然。

    李如柏:告辞。

    山阴县令:上差走好。

    出的县衙门衙门,胡夏忍不住:二哥!为何如此客套,一刀了断的事情。搞得如此复杂。

    李如柏:我也不想如此。奈何?

    赵廉:回去吧。二哥。回去再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品圣医〕〔大明小书生〕〔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太古龙神诀〕〔稻香
  sitemap